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10, Vol. 23 Issue (1): 67-70  
0

引用本文  

金虎范, 刘勇, 山本福寿, 等. 日本埼玉县饭能市的山村环保旅游业[J]. 世界林业研究, 2010, 23(1): 67-70.
Jin Hufan, Liu Yong, Fukujixyu, et al. Enlightenment from Land-based Ecotourism in Hanno City of Saitama Prefecture, Japan[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10, 23(1): 67-70.

基金项目

北京林业大学科技创新计划(BLJD200905);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2006BAD24B01);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0972353)

通信作者

刘勇(1961-), 男, 汉族,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向为森林培育理论与技术, E-mail:lyong@bjfu.edu.cn

作者简介

金虎范(1983-), 男, 朝鲜族, 北京林业大学在读硕士, 主要研究方向为苗木培育理论与技术, 电话:13811188424, E-mail:heicaojinhufan@126.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09-12-17
日本埼玉县饭能市的山村环保旅游业
金虎范1 , 刘勇1 , 山本福寿2 , 李国雷1 , 吕瑞恒1     
1. 北京林业大学林学院,北京 100083;
2. 日本鸟取大学农学部,鸟取 6800947
摘要:我国山村森林资源丰富、民风各异, 为山村森林旅游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但由于我国森林旅游业发展历史较短, 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不足。日本埼玉县饭能市的山村环保旅游向我们展示了现代旅游业的新气象, 不仅推动了地方经济的发展, 而且还发挥了旅游的带动作用, 使林业由资源产业向生态产业转移, 给我国山村森林旅游业的发展带来了有益的启示。
关键词森林旅游    山村环保旅游    日本    
Enlightenment from Land-based Ecotourism in Hanno City of Saitama Prefecture, Japan
Jin Hufan1, Liu Yong1, Fukujixyu2, Li Guolei1, Lv Ruiheng1     
1. College of Forestry, Beijing Foresty University, Beijing 100083, China;
2. Faculty of Agriculture, Tottori University, tottoriken 6800947, Japan
Abstract: The rich forest resources and various customs in China lay a solid foundation for developing the country forest tourism.However, as China develops forest tourism industry for a rather short time, there are many problems.The land-based ecotourism developed in Hanno City under Saitama Prefecture of Japan shows us a new trend of modern tourism industry.It not only promotes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but also changes forestry sector from resource industry to ecological industry, thus facilitating the tourism development, which brings certain enlightenment for country forest industry in China.
Key words: forest tourism    land-based ecotourism    Japan    

我国具有类型多样的森林生态系统, 有许多独具特色的森林风景资源, 加上悠久的历史和多民族的习俗风情, 共同构筑了各具特色的森林旅游资源。进入20世纪以来, 我国国家森林公园的建设日趋成熟, 批建速度稳步上升, 2000-2007年的8年间共批建国家森林公园351处, 平均每年达到43处。2001年, 国家林业局召开了全国森林公园工作会议, 明确了森林公园的性质, 提出要把森林旅游业真正建设成为中国林业产业中的优势和强势产业, 极大地推动了森林公园的建设[1]。但是我国的森林旅游业开发历史较短, 且森林资源相对匮乏, 管理水平和全民对林业的关注程度较低。日本埼玉县饭能市的山村环保旅游业, 在保护森林资源及风景地的基础上, 科学合理利用森林生态资源, 为国民提供了一个保健、休养以及科普教育的优美场所, 成为现代绿色旅游业。本文在借鉴日本森林旅游业发展经验的基础上, 提出了发展我国森林旅游的建议。

1 日本森林旅游业现状

日本是世界上的林业发达国家之一, 林业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较为合理, 森林的培育、保护及木材的加工利用技术先进, 全民绿化及环保意识强。日本大规模的森林旅游始于1973年, 当年由林野厅从全国国有林中挑选出特别优美的森林、风景名胜地周边的森林及适于野外游憩和观察的森林, 作为游憩林对外开放。目前, 日本每年约有8亿人次参与森林旅游活动, 平均每人每年到森林旅游大约7次[2-3]

2 饭能市林业及山村环保旅游业现状

饭能市坐落在秩父山地一带的广阔台地上, 森林覆盖率为75%, 大部分属于埼玉县立奥武藏自然公园的范围。饭能市的街道是围绕从秩父山地流出的入间川建设的。从江户时代开始, 饭能的杉木和日本扁柏由于材质优良, 且是从江户西面的河道而来故而称作"西川材"。秩父山地土壤肥沃, 当地年降雨量超过1 500 mm, 年均气温14 ℃, 非常适宜杉木和日本扁柏的生长。同时, 饭能市交通方便, 离主要消费市场江户只有60 km, 主要是以入间川、高丽川、成木川和隅田川直接相连的河道为主, 给"西川材"的销售提供了非常便利的运输途径, 进一步刺激和促进了饭能市林业的发展, 到江户时代以后改为公益林地[4]

饭能市的整体交通非常便利, 饭能市区、郊区以及相邻城市的人们都可以轻松到达森林旅游景区。

2.1 饭能市的林业管理制度 2.1.1 "分收林"制度

日本在林业管理上森林所有者和经营者是分开的。饭能市林业的土地和苗木主要由当地的森林所有者提供, 造林和抚育森林的劳动力主要由森林经营者提供, 30~40年为一个轮伐期, 造林和采伐交替进行, 已成材的木材以当时的市价进行销售。"分收林"制度成为一种特色, 既可以保障建设的需要, 同时又可以有效保护有限的森林资源, 保障森林资源的可持续经营。

2.1.2 "山守"制度

山林看守(以下简称山守)制度是伴随着借地林业制度的发展和村外所有者山林所有权的获得出现的一种山林管理形式。一般把山守制度解释为"山守是一种管理制度, 是村外所有者从山林所在地区的居民中挑选有信誉的人委托以山林的保护管理"。山守的职责是平时巡视山林, 在栽植苗木、幼林抚育、间伐、皆伐等作业时, 代替森林所有者召集、管理劳力, 进行抚育、管护等日常管理。山守具有从山林的保护管理开始, 到栽植抚育、间伐等劳务以及物质的购买运送、劳力的管理权; 同时, 还具有对于山林所有者采伐决策的建议权。山守制度本身需要山守本人具有很高的信誉度。历史上的山守在当地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山守的报酬不是日薪或月薪, 而是等到立木皆伐时, 得到主伐收入3%~5%的管理费。此外, 习惯上还可以优先购买立木, 或者从事木材流通。由于山守的收入来自林木主伐时的收入, 因此, 山守会把山林看成是自己的山林那样去精心管理。历史上吉野地方的主伐年龄常常要在100~150年, 所以, 山守往往是一种世袭的职业。山守制度使林主和山守之间处于一个利益相关的关系中, 两者都能够把经营、管理好山林看成是自己的事情。如果有人破坏山林, 不但山守去管, 而且林主也要通过限制参与山林作业等办法制裁。更重要的是一般当地村民也排斥破坏山林者以保护自己的生活保障。所以, 爱林、护林的思想一辈传一辈, 全村人对山林非常爱护, 使饭能林业取得了很大成功。

2.1.3 林业保护政策和法律体系完善

日本政府一贯坚持的林业政策基本上有以下几项:经济扶持政策、山区振兴政策、国土保安政策和林地开发政策。这些政策不以谋求利润和取材为前提, 而以发展林业事业、保护国土、改善生活环境和造福人民为出发点, 最终体现的是政府对林业的扶持与保护。

日本林业法律体系较为完备。林业基本法律、法令有《森林法》和《林业基本法》等, 此外, 还有一系列配套和辅助性法令。这些法令、法律使造林绿化、森林培育和资源保护等都有法可依, 为林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5-6]

2.2 饭能市的森林规划及旅游开发 2.2.1 保护老林道, 发展新林道, 整备旅游资源

饭能市面积不大, 从最东侧的玄关站到最西侧的池袋站乘坐特快车1小时就可以到达, 主要的观光资源是在埼玉县被称为第一名胜的海拔190 m的天览山, 从山顶上可以看到饭能市的大街小巷甚至可以瞭望东京的中心地带。从市区街道向西走, 山上的老名栗村还保留完整, 那里94%都是林地, 以前的老林道还都保存着, 如严振岭、饭盛岭、布纳岭、割场坂岭等都成为了如今徒步旅行的主要场所, 常年有徒步旅行者涉足。现在政府以抚育间伐为主要措施, 丰富了林下植被, 提高了生物多样性, 同时改善林道, 使得林内更加明亮安全, 加修休息椅, 使游人可以尽情享受森林沐浴。

2.2.2 重视人才引进, 为森林旅游业发展注入新鲜血液

饭能市在周围山村修建了排水系统, 改善了工作、生活环境, 启用企业式森林管理模式, 采用月薪制, 提供各种保险及社会福利项目, 实施一周休2日和带薪假等, 吸引年轻工作者。

饭能市立足于本地培养人才, 加强对现有人员的培训, 提高服务质量。采取走出去、请进来, 长短结合的方式为旅游发展培养合格人才。

2.2.3 开发与保护并举, 有效防止森林旅游开发带来的污染

对现有的旅游资源加强规划, 完善和细化公园总体规划和旅游发展规划, 如各旅游区的交通规划、经营管理规划、环境保护规划和项目建设规划等小区规划工作, 并严格按规划执行。结合自身优势和地区特色创造性地开发出合乎消费者心理的旅游项目, 如登山、探险、森林浴、游览、森林宿营、狩猎、林地餐饮、疗养、避暑、情侣系列、新婚旅游系列等。挖掘森林旅游文化内涵, 创新生态旅游纪念品。利用环境优势, 大力开发绿色旅游食品, 符合当前绿色消费时尚。建设旅游垃圾回收箱, 普及垃圾分类制度, 渗透环境保护观念, 向外国游客宣传日本的垃圾分类法, 以减少对景区的环境污染。

2.2.4 重视旅游的文化内涵, 振兴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饭能市环保旅游的宗旨是给工作压力大的都市人民和当地人民提供一个随时随意可以享受的"森林沐浴中心", 一个可以经常光顾的"休闲驿站", 给远道而来的游客展现了一个独具特色的饭能。"不要单纯为了看饭能的名胜而来, 请为了了解饭能而来!""再看饭能名栗的自然、文化和产业, 将保全与再生传递给将来, 一直传递下去。""每当访问时总有新的发现和新的变化, 能给你提供快乐满意的旅行。""当你走遍所有的地方, 接触过所有的人, 比起对这个地方的赞叹和留恋, 更让你难忘的是这里朝气蓬勃、可爱的人们。"这些都是当地的标语。饭能市使用西川材制作独木舟供远足、旅行, 重视和发现传统生活文化。通过山村环保旅游加深了农村和都市居民间的交流, 激活了自然和文化, 实现了观光林业与地域振兴双赢的目标。

3 启示 3.1 科学管理现有资源, 施行承包转让制, 发展非公有制林业

目前我国正处于林权制度改革时期, 在森林管理上可以借鉴饭能市的山守制。我国的森林所有制与日本有所不同, 森林属国家所有, 但也正在改革, 可以采取灵活多样的经营方式, 将森林租赁承包给地方或个人, 引导经营者本着谁经营谁受益的原则, 国家只对其进行监督和指导, 充分调动森林经营者的积极性[8-10]

3.2 开展珍惜森林资源、保护环境的宣传工作, 提高全民爱林护林的意识

我国森林旅游产业的快速发展, 在带来一定的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的同时, 也对环境产生了一定冲击, 据调查表明, 已有22%的自然保护区由于开展生态旅游而造成保护对象的破坏, 11%出现旅游资源退化[11]。在日本, 无论政府还是个人对林业保护都非常重视, 国家对森林经营管理的资金投入较大, 人们自觉保护森林, 维护生态环境, 并且落实在生活的各个层面。我国在这方面还需进一步加强, 在政府督管的基础上, 利用多渠道的宣传媒体, 加大环境保护的宣传工作, 逐步提高全民保护森林环境的意识。这样不但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旅游污染问题, 减轻环境负担, 还可以减少不必要的开支。

3.3 改善山村工作环境, 吸引年轻林业人才

我国的旅游业开发历史较短, 山村生态旅游的发展大多还停留在初级阶段, 大部分年轻人都不愿意到山村工作, 年轻人才的匮乏已经成为瓶颈, 严重束缚了我国生态旅游业的发展。我们可以借鉴饭能经验, 采用薪酬制, 开设公交路线, 加强与市区的链接, 实施各种社会福利制度, 引进高性能林业机械等, 构建方便、宽松的工作环境, 吸引年轻林业工作者[7-8, 11-12]

3.4 开展生态教育, 丰富森林旅游的内涵

学习和教育始终是游客开展旅游活动的内在需求。游客产生旅游的动机多种多样, 其中就有精神上的动机因素, 包括对知识、见闻的追求。生态教育是一种特殊的旅游产品, 也是森林旅游者求知、求美、求乐的主要途径。就旅游业的社会属性而言, 旅游本身就具备知识传播功能。森林旅游地要满足游客的学习需求, 就必须以森林旅游资源为载体, 利用教育技术手段, 主动解说自然与人文知识, 使之成为开拓客源市场的有效手段[1-2, 13]

参考文献
[1]
李柏青, 吴楚材, 吴章文. 中国森林公园的发展方向[J]. 生态学报, 2009, 29(5): 2749-2756. DOI:10.3321/j.issn:1000-0933.2009.05.068 (0)
[2]
吴章文, 吴楚材, 文首文. 森林旅游学[M]. 北京: 中国旅游出版社, 2000: 9-12. (0)
[3]
環境省自然環境局自然環境計画課, 国立公園課. 自然公園法及び自然環境保全法の修改につぃて[J]. 国立公園, 2009, 675: 26-27. (0)
[4]
犬井正. 森林整備の展開と農山村の振興-埼玉縣飯能市の着地型ェコッ-リズム[J]. 森林技術, 2008, 800: 18-24. (0)
[5]
费本华, 王戈. 日本的森林资源及林业管理状况[J]. 世界林业研究, 2003, 16(1): 46-49. DOI:10.3969/j.issn.1001-4241.2003.01.010 (0)
[6]
韩柏泉. 澳大利亚、日本林业考察报告[J]. 安徽林业, 2003(7): 48-51. (0)
[7]
王洪峰. 我国林业资源可持续发展模式探讨[J]. 农家之友, 2009(6): 67-68. (0)
[8]
彭扬, 丁党生. 论林业在我国新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J]. 长江论坛, 2009(1): 32-39. DOI:10.3969/j.issn.1005-3980.2009.01.006 (0)
[9]
田艳丽, 徐娟, 宿宗艳. 森林生态旅游可持续发展前景的分析与探讨[J]. 防护林科技, 2009(1): 96-98. DOI:10.3969/j.issn.1005-5215.2009.01.041 (0)
[10]
吴楚材, 吴章文, 郑群明, 等. 生态旅游概念的研究[J]. 旅游学刊, 2007, 22(1): 67-71. DOI:10.3969/j.issn.1002-5006.2007.01.017 (0)
[11]
小林明. 御藏島にぉけるェコッ-リズム[J]. 国立公園, 2009, 675: 21-22. (0)
[12]
村上正市. 大江山はぃま-里山は文化遺产[J]. 国立公園, 2009, 676: 30-31. (0)
[13]
木村宏. 山村へのぃざなぃ-飯山市界隈[J]. 森林技術, 2009, 808: 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