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10, Vol. 23 Issue (3): 24-28  
0

引用本文  

耿绍波, 鲁绍伟, 饶良懿, 等. 基于涡度相关技术测算地表碳通量研究进展[J]. 世界林业研究, 2010, 23(3): 24-28.
Geng Shaobo, Lu Shaowei, Rao Liangyi, et al. Research Progress of Measurement of Land Surface Carbon Budget Based on Eddy Covariance Technology[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10, 23(3): 24-28.

基金项目

林业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华北平原杨树人工林碳通量测算技术研究(200804013)

通信作者

饶良懿(1976-), 女, 福建建瓯人, 博士, 副教授, 主要从事森林生态水文和水土保持研究, E-mail:raoliangyi@bjfu.edu.cn

作者简介

耿绍波(1985-), 男, 山东莱芜人, 硕士, 主要从事人工杨树林碳通量研究, E-mail:geng13630236674@163.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0-01-12
基于涡度相关技术测算地表碳通量研究进展
耿绍波1 , 鲁绍伟1 , 饶良懿1 , 杨晓菲1 , 高东1 , 冯宗红2     
1. 北京林业大学水土保持学院,水土保持与荒漠化防治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083;
2. 河南省西平县林业局,河南西平 463900
摘要:准确测定地表碳通量对评价陆地生态系统碳源、碳汇的区域分布、寻找未知碳汇及预报未来的气候变化趋势意义重大, 涡度相关法以其独特的优势成为研究碳通量的标准方法。文中简要回顾了涡度相关技术的发展历程和基本原理, 概述了其优缺点, 着重总结了碳通量变化规律、环境响应机理及碳收支和测量尺度提升在陆地生态系统碳通量方面的研究成果, 并从避免误差、数据处理、模型的应用及数据的空间拓展等方面探讨了今后的研究重点。
关键词涡度相关技术    碳通量    环境响应机理    尺度提升    
Research Progress of Measurement of Land Surface Carbon Budget Based on Eddy Covariance Technology
Geng Shaobo1, Lu Shaowei1, Rao Liangyi1, Yang Xiaofei1, Gao Dong1, Feng Zonghong2     
1. Key Laboratory for Soil and Water Conservation Desertification Combating of Ministry of Education, College of Soil and Water Conservation,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Beijing 100083, China;
2. Xiping Forestry Bureau of He'nan Province, Xiping 463900, He'nan, China
Abstract: Precise measurement of land surface carbon budget is of great importance in evaluating carbon source of terrestnal ecosystems and the geographical distribution of the carbon sink, searching for the new carbon sink and forecasting the trend of global climate change.The eddy covarianc becomes the standard way of researching carbon budget for its unique advantage.This paper briefly reviewed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and basic principles, outlined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of eddy covarianc technology, while summaried the research results of eddy covarianc technology applied in carbon budget of terrestrial ecosystem in terms of adiabatic relationship of carbon budget, environment response mechanism, carbon budget and scale promotion.The future key projects about the avoiding deviation, data processing, application of the mathematical modeling and the expansion of representative space scale were discussed in this paper.
Key words: eddy covariance technology    carbon budget    environment response mechanism    scale promotion    

涡度相关技术是对大气与森林、草地或农田之间的CO2, H2O和热量通量进行非破坏性测定的一种微气象技术。涡度相关法最早被Swinbank (1951)应用于草地的显热和潜热通量测定。近年来, 涡度相关技术的进步使得长期的定位观测成为可能, 目前已成为直接测定大气与群落CO2交换通量的主要方法, 也是世界上CO2和水热通量测定的标准方法[1], 所观测的数据已成为检验各种模型估算精度的权威资料。该方法已得到微气象学和生态学家们的广泛认可, 成为目前通量观测网络FLUXNET的主要技术手段。

1 涡度相关法的优缺点

涡度相关法属于微气象学的经典方法之一, 用该法测量碳通量的主要优点有:1)通过测定垂直风速与CO2密度的脉动, 从气象学角度首次实现了对碳通量的直接观测, 是碳通量观测技术上的一个重大突破。2)可以对地表碳通量实施长期的、连续的和非破坏性的定点监测, 有利于碳通量观测的长期开展。3)相比其他传统的观测方法(如箱法等)测量步长较短, 可在短期内获取大量高时间分辨率的CO2通量与环境变化信息[2-3]。4)利用某些气体浓度快速测量仪器, 可以实现对水和CO2的同步监测, 把气象学和生态学关注的两个关键元素联系到一起, 促进了碳循环过程的耦合研究。主要不足是:1)其应用易受地形和气象条件的限制[4]。涡度相关要求下垫面平坦、均一, 但实际观测中地形往往非常复杂, 平流效应不可低估。2)涡度相关测定碳通量存在能量不闭合及碳通量低估现象, 这已被诸多研究证实。而碳通量低估可能是造成能量不闭合的一个重要原因[5]。3)涡度相关的传感器十分精密, 长期在野外观测时经常需要维护, 在恶劣天气下易受损坏。4)涡度相关数据系列的校正与插补比较复杂, 不同站点校正与插补的方法不一样, 这要求各站点根据自身情况确定最优的校正与插补方法。

但是, 涡度相关法的优点远远胜过其缺点, 正因其不可比拟的优势, 全球通量网才以其为主要技术手段展开对生态系统CO2交换的长期监测。

2 对不同生态系统碳通量变化规律及碳收支的研究 2.1 森林

森林的CO2通量具有明显的季节性变化, Malhi等应用涡度相关技术对热带、温带和北方森林的季节变化模式进行研究后发现, 热带森林全年都表现出净碳汇, 温带森林在冬季净系统交换量是正值, 接近3月份达到最大值, 此后随着叶子的发育和光合作用活动的开始而迅速变为负值, 到5月末冠层郁闭时达到最低峰, 北方森林净系统交换量也显示出相似的季节性循环[6]。崔崧利用东北林业大学老山试验站通量观测塔研究了高纬度落叶松人工林, 指出落叶松林正向NEE和RE日平均值在2-3月份会出现一个短期增大过程, 这可能是由于春季积雪融化, 使冬季土壤呼吸释放并被积雪覆盖所储存于土壤中的CO2在很短时间内被释放出来造成的[7]。可以发现, 不同纬度森林生态系统的CO2通量具有显著的差异, 随着纬度增高, 森林碳汇功能减弱, 甚至成为大气CO2的源。

Vourlitis等应用涡度相关观测资料和过渡期的热带雨林林冠内CO2浓度的垂直梯度观测资料, 对净生态系统CO2交换的季节变化进行了研究, 结果表明:干季(8-9月) CO2交换基本处于平衡状态, 干湿季交替的季节(10-11月)森林转变为碳源, 在雨季(2-4月)则为碳汇。张双菊对西双版纳热带季节雨林的研究指出, 冠上CO2通量、储存量以及净交换量昼间均为负值, 与太阳辐射的日变化有较好的一致性[8]。Grace在雨季和旱季对亚马逊盆地中部一块最大的热带雨林进行的通量观测显示, 一天中CO2浓度变化的幅度通常比较大, 尤其是在清晨呈现出清晨CO2通量突增现象"。他还指出, CO2浓度在林冠内有较大的变化幅度, 近地层的CO2浓度平均值非常高, 证实了森林地面CO2浓度是大气中"双倍"趋势的说法, 并成为雨林的一个特征[9]。热带雨林碳通量日变化和月变化较为复杂, 受林内小气候和全年气候变化的影响较大, 有异于其他生态系统。

热带森林碳源/汇效应一直是具有争论性的问题。许多科学家都认为, 热带森林可能是很重要的碳汇[9-10], 但并非所有的研究者都认同陆地生态系统的碳汇功能, 另外一些研究则显示热带雨林碳源/汇是不确定的[6, 11]。Vourlitis等对Cerradǎo热带雨林净生态系统CO2交换的季节变化的研究结果表明, 森林的CO2交换大致处于平衡状态, 但是在干湿季交替的季节森林转变成了碳源, 而在雨季森林转变为碳汇[12]。热带雨林碳源/碳汇效应众说纷纭, 目前尚无较为统一的看法, 这不仅与研究者的研究方法和角度有关, 热带森林复杂的自然条件对研究结果的影响也不可忽视。规范研究方法, 克服复杂的自然环境将是下一步研究热带雨林碳通量的一个重要前提。

2.2 农田

姚玉刚在中国科学院山东禹城综合试验站用涡度相关法测定的冬小麦和夏玉米主要生长季农田生态系统净交换量(NEE)表现为白天吸收CO2和夜晚释放CO2。其他月份以碳排放为主, NEE的日变化不显著[13]。这与李俊等的观测结果较为吻合[14]。可以看出, 农田生态系统碳通量受人为干扰影响较大, 作物的播种和收割过程影响显著。

2.3 湿地

何奇瑾在研究盘锦芦苇湿地碳通量后认为, 湿地-大气CO2交换日变化过程存在明显的季节差异, 总体表现为夏季活跃, 秋、春季次之, 冬季交换活动最弱。不同月份的CO2通量日动态呈现相同的变化趋势, 呈倒钟型。芦苇湿地全年的碳吸收大于碳释放, 为碳汇[15]。宋涛在三江源湿地生态系统碳交换的日变化观测中得到了与之相符的结论, 该生态系统3年间净交换分别为-146 ± 41.3, -44 ± 21.9和5 ± 14 gC/(m2·a), 在碳汇和碳源之间交替变化[16]。李英年等在海北高寒湿地观测的日变化和月变化与盘锦湿地的变化规律类似, 不同的是海北高寒湿地在10月进入年内第2个较强的CO2释放期, 11月以后CO2释放量又降低, 且平稳变化至次年3月, 全年来看, 高寒湿地表现为一个巨大的碳源[17]。湿地生态系统一年周期内碳吸收和碳释放数量相近, 系统的碳源或碳汇效果变化频繁。

2.4 草地

杨娟等指出, 克氏针茅草原生态系统生长季的碳通量日动态呈U型曲线, 即日出前释放CO2, 日出后开始吸收CO2, 正午前后达峰值, 午后吸收减弱, 日落后重新转为释放CO2;9月白天CO2吸收最为强烈, 8月次之, 10月最低[18]。徐玲玲等在当雄高寒草甸生态系统的研究结果表明, 青藏高原8月下旬至9月份气温开始降低, 降水减少, 部分植物已经进入枯黄衰老期, 导致光合速率下降, 这大概是当雄高寒草甸生态系统8-9月净CO2日吸收最大速率偏低的原因[19]。Dugas等对德克萨斯州狗牙根草草原生态系统的研究认为, 其碳收支处于平衡状态[20]。而Barcza等测定了1999年3月-2000年12月匈牙利西部半天然草地的碳交换, 两年都是碳汇[12]。草地生态系统结构较为单一, 生态功能相对薄弱, 对环境的响应能力较强, 随着环境的变化波动加大, 所以草地生态系统碳源/碳汇效应受一年气象条件影响加大, 随年气候变化而频繁波动, 稳定性较差。

由此可见, 以上生态系统在生长季的碳通量日变化显著, 基本是清晨由排放转为吸收, 中午前后达到最大值, 下午再由吸收转变为排放。月变化具有明显的季节变化规律, 春季植物开始生长后, 生态系统碳通量逐渐表现为碳吸收, 达到高峰后, 碳吸收逐渐变小, 直到植物停止生长再转为碳排放。森林生态系统的碳源/碳汇效应表现稳定, 年际变化不大; 农田生态系统受人为因素干扰较大; 湿地和草地生态系统结构单一, 稳定性差, 受年际气候变化影响较大。

3 对环境影响机理的研究

生态系统碳收支的差异与群落受干扰历史、演替阶段、生物群系类型、养分状况及植被生理生态特性相关, 而辐射、温度和水分状况是影响特定生态系统碳收支和排放的主要环境因子, 这些因子主要通过对森林生态系统光合生产力(GEP)和生态系统呼吸(Re)的影响决定净生态系统碳收支的环境响应。

3.1 辐射

光照是植物生长的必要因素, 当生长季温度适宜时, 生态系统的初级生产强烈依赖于光照条件, 从而对生态系统的碳交换产生影响[21]。大量研究表明, 当太阳辐射强度较低时, CO2净交换随着光合有效辐射(PAR)的增加而增加, 其变化趋势符合直角双曲线方程[22]。但有学者指出, NEE对太阳辐射的响应程度同时还受到其他因子的限制, 只有在合适的温度范围内辐射强度对CO2净交换量的影响才较明显[23]。彭镇华在安庆杨树生态系统的研究也得出类似的结论:气温在25℃以下时碳通量与PAR呈线性相关, 大于25℃时碳通量与PAR符合双曲线模型[24]。可见, 碳通量与光和有效辐射呈显著相关性, 且多符合直角双曲线方程, 但同时两者的响应程度还受其他因子的限制。

3.2 温度

主要影响了与光合作用和呼吸作用有关的酶动力学过程, 进而影响生态系统碳交换。于贵瑞等对中国通量研究网络得出的数据进行了分析, 指出生态系统的碳吸收速率随大气温度的增加而增加[25]。诸多研究表明, 生态系统呼吸对土壤表层温度变化响应明显, 一般表现为指数正相关关系[26]。Scorr D.B.发现, 瞬时CO2通量(Fc)月平均值与夜间平均气温呈直线相关, 温度升高, 生态系统呼吸加强[27]。总的来看, 土壤呼吸随土壤温度的升高而增加, 而总的生态系统碳吸收速率则随大气温度的升高而升高。

3.3 降水和大气及土壤湿度

通过调节植物叶片水势和气孔导度而影响水分蒸腾和营养元素的运输, 影响系统光合生产力和系统呼吸, 进而对系统碳交换产生影响[28]。降水是影响CO2日最大吸收速率的一个重要因子。B.E.Law等利用欧洲、美洲和亚洲的众多森林生态系统及部分草地和农田生态系统的通量观测数据分析发现, 生长季的平均温度和站点的水分收支是决定生态系统光合生产力的主要因素, 水分决定着长时间尺度群落光合作用能力的潜在有效叶面积, 并在短时间尺度(日、月)上影响和调控光合生产力的季节变化[29]。顾峰雪分析了干旱对千烟洲亚热带人工针叶林碳交换的影响, 模拟和观测结果均表明:干旱使得生态系统的光合和呼吸均下降, 光合对干旱更为敏感, 干旱发生后总初级生产力的下降速率要大于生态系统总呼吸的下降速率, 使生态系统净碳吸收也显著下降[10]。由此可见, 水分是影响生态系统光合和呼吸的主要因素, 当发生水分短缺时, 光合和呼吸均显著下降, 且光合比呼吸更加敏感。

在自然界中, 影响系统碳通量的气象因子并不是孤立的, 它们彼此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共同影响生态系统碳循环的进行。张津林等建立了各因子与碳通量的回归模型[30-31], 表明了各种因子对碳通量的影响程度以及各因子间的联系。对所有影响因子的综合考虑应该成为下一步研究的一个重点。

4 对碳通量观测尺度提升的研究

陆地生态系统CO2水热通量的长期观测研究一直是国际上关注的热点问题[32]。截至目前, 利用微气象学原理的涡度协方差技术是唯一能直接测定生物圈与大气间物质与能量通量的标准方法, 成为国际通量观测网络的主要技术。但是涡度协方差技术的测定仍然是一种小尺度观测方法, 其观测结果难于直接外推到更大尺度。同时, 缺乏区域、跨尺度生态系统及其时空动态观测数据一直是限制碳循环研究的主要障碍, 而遥感技术的发展可望在不远的将来使大尺度、高分辨生态系统变化的长期定量观测成为可能。这些问题在当今集中体现在如何建立通量-遥感的跨尺度观测体系, 并有效地将有限的通量站点测量数据与大尺度遥感资料以及生态模型有机地结合。

于贵瑞等指出, 实现通量观测尺度扩展可行的方法是, 基于观测样点所获取的知识和模型的参数化方案构建区域尺度的相关模型, 在空间化的植被与环境要素空间数据库支持下进行尺度的扩展和区域上的要素评估[25]。对MODIS数据的评估与校正是应用其模拟区域尺度物质与能量传输的前提, 但如何评定混合像元对区域估算的影响以及利用涡度相关实测对遥感估算模型进行正确的评估与校正是尺度转化中亟需解决的问题。

涡度协方差系统与遥感在碳通量验证、参数融合方面进行了大量研究, 但目前用涡度协方差技术的观测结果来验证遥感估算的碳通量方面还主要是针对GPP, 而对NPP的验证工作相对要薄弱一些, 这主要是因为利用涡度协方差技术估算NPP时必须将异养生物呼吸与生态系统呼吸进行分离, 但目前所有基于过程的生化类模型对于分离微生物和根呼吸均存在困难[33]。涡度通量塔作为实测数据为遥感驱动的碳通量模型提供了某些必需的参数并可对这些参数进行验证, 但目前这些工作主要集中在光利用效率、光合作用有效辐射等方面, 在其他方面的耦合研究还相对很少, 期望未来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5 小结

在涡度相关通量观测中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夜间空气层结过于稳定, 使得涡度相关仪器无法响应, 从而造成了夜间通量测量的不确定性。夜间通量的不确定性的确会带来通量研究上的不准确性, 加之其他因素(如水平平流以及垂直平流等)也会造成通量误差, 所以由此导致的涡度相关观测中的误差是无法避免的, 如何减少误差乃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也是研究的热点; 另外, 在观测技术上和通量数据的处理上, 尽量减小误差, 使得通量的观测结果更接近实际, 也是人们所关注的问题。

目前的涡度相关系统可以测定地表通量、太阳辐射、大气温湿度以及土壤温度和水分等, 但地表碳通量还受到很多其他环境因素的影响。同时, 地表通量的研究已经从过去的单一研究转向了水、碳、氮等物质的耦合性研究, 这要求测量的环境要素更多。因此, 在现有测量系统的基础上, 兼容对作物生理特性指标(如液流、基茎和果实等)和土壤特性指标(如土壤盐分和养分等)的同步动态监测, 将有利于地表与大气之间物质传输规律的研究。同时, 随着计算机技术与激光技术的发展, 解决涡度传感器分离、信号衰减以及管路损失等问题也完全成为可能。

通量观测塔的设置是有限的, 通过有限的数据资料来了解陆地生态系统的作用, 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建立相关的模型。首先, 应用模型可以对缺失数据进行插补, 从而较为准确地了解该地区的整体状况; 其次, 对各种陆地生态系统以及气候等相关资料进行调查, 建立各种陆地生态系统的碳循环模型, 有利于更好地把握全球陆地生态系统的作用。

涡度相关的测定值可以代表一个中尺度范围内的平均碳通量, 如何实现观测结果的尺度提升及外延是通量界面临的难点之一。遥感技术及地理信息技术的发展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思路, 目前的遥感技术可以比较准确地估算地表温度和植被覆盖度等信息, 但准确估算碳通量还有很大难度。加强尺度转化的理论与实践研究将是今后关注的热点。

参考文献
[1]
Baldocchi D D, Valentini V, Running, et al. Strategies for measuring and modeling CO2 and water vapor fluxes over terrestrial[J]. Global Change Biology, 1996(2): 159-168. (0)
[2]
于贵瑞, 伏玉林, 孙晓敏, 等. 中国陆地生态系统通量观测研究网络(China FLUX)的研究进展及其发展思路[J]. 中国科学D辑, 2006, 36(增2): 1-21. (0)
[3]
聂道平, 徐德应. 全球碳循环与森林关系的研究:问题与进展[J]. 世界林业研究, 1997, 10(5): 33-40. (0)
[4]
李思恩, 康绍忠, 朱治林, 等. 应用涡度相关技术监测地表蒸发蒸腾量的研究进展[J]. 中国农业科学, 2008, 41(9): 2720-2726. DOI:10.3864/j.issn.0578-1752.2008.09.020 (0)
[5]
张津林. 沙地杨树人工林生态系统生理生态特性及碳通量研究[D]. 北京: 北京林业大学, 2006: 47. http://www.wanfangdata.com.cn/details/detail.do?_type=degree&id=Y958719 (0)
[6]
Malhi Y, Baldocchi D D, Jarvis P G. The carbon balance of tropical, temperate and borealforests[J]. Plant Cell Environ, 1999(22): 715-740. (0)
[7]
崔崧. 基于微气象学方法的落叶松人工林CO2通量研究[D]. 哈尔滨: 东北林业大学, 2007: 100. 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225-2007187480.htm (0)
[8]
赵双菊. 西双版纳热带季节雨林碳通量特征研究[D]. 云南: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2005: 37. http://cn.bing.com/academic/profile?id=22ae9837b5bcafb66fbf3506491ec9a9&encoded=0&v=paper_preview&mkt=zh-cn (0)
[9]
Grace J, Malhi Y, Lloyd J, et al. The use of eddy covariance to infer the net carbon dioxide uptake of Brazilian rain forest[J]. Global Change Biology, 1996(2): 209-217. (0)
[10]
顾峰雪, 于贵瑞, 温学发, 等. 干旱对亚热带人工针叶林碳交换的影响[J]. 植物生态学报, 2008, 32(5): 1041-1051. DOI:10.3773/j.issn.1005-264x.2008.05.009 (0)
[11]
Braswell B H, Schimel D S, Linder E, et al. The response of global terrestrial ecosystems to inter-annual temperature[J]. Science, 1997, 278: 870-872. DOI:10.1126/science.278.5339.870 (0)
[12]
Barcza Z, Haszpra L, Kondo H, et al. Carbon exchange of grass in Hungary[J]. Tellus, 2003, 55B: 187-196. (0)
[13]
姚玉刚. 两种方法测定华北平原农田生态系统净碳交换量的研究[D]. 安徽: 安徽农业大学, 2007: 44-46. http://www.wanfangdata.com.cn/details/detail.do?_type=degree&id=Y1106516 (0)
[14]
李俊, 于强, 孙晓敏, 等. 华北平原农田生态系统碳交换及其环境调控机制[J]. 中国科学D辑:地球科学, 2006, 36(增1): 210-223. (0)
[15]
何奇瑾. 盘锦芦苇湿地碳通量特征与模拟研究[D]. 北京: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 2007: 43-44. http://www.wanfangdata.com.cn/details/detail.do?_type=degree&id=Y1045144 (0)
[16]
宋涛. 三江平原湿地生态系统碳交换特征及其环境响应[D]. 南京: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2007: 123-124. (0)
[17]
李英年, 赵亮, 赵新全, 等. 高寒湿地生态系统土壤有机物质补给及地-气CO2交换特征[J]. 冰川冻土, 2007, 29(6): 940-946. DOI:10.3969/j.issn.1000-0240.2007.06.013 (0)
[18]
杨娟, 周广胜, 王云龙, 等. 内蒙古克氏针茅草原生态系统一大气通量交换特征[J]. 应用生态学报, 2008, 19(3): 533-538. (0)
[19]
徐玲玲, 张宪洲, 石培礼, 等. 青藏高原高寒草甸生态系统净二氧化碳交换量特征[J]. 生态学报, 2005, 25(8): 1948-1952. DOI:10.3321/j.issn:1000-0933.2005.08.017 (0)
[20]
Dugas W A, Heuer M L, Myeux H S. Carbon dioxide fluxes over Bermudagrass, native prairie and sorghum[J]. Agricultural and Forest Meteorology, 1999, 93(21): 121-139. (0)
[21]
Falge E, Tenhunen J, Baldocchi D, et al. Phase and amplitude of ecosystem carbon release and uptake potentials as derived from FLUXNET measurements[J]. Agricultural and Forest Meteorology, 2002, 113(1/4): 75-95. (0)
[22]
Wang H M, Saigusa N, Yamamoto S, et al. Not ecosystem CO2 exchange over a larch forest in Hokaido[J]. Amtosphcric Environment, 2004, 38(40): 7021-7032. (0)
[23]
Carrara A, Janssens I A, Yuste J C, et al. Seasonal changes in photosynthesis, respiration and NEE of a mixed temperate forest[J]. Agricultural and Forest Meteorology, 2004, 126(12): 15-31. (0)
[24]
彭镇华, 王妍, 任海青, 等. 安庆杨树林生态系统碳通量及其影响因子研究[J]. 林业科学研究, 2009, 22(2): 237-242. DOI:10.3321/j.issn:1001-1498.2009.02.015 (0)
[25]
于贵瑞, 孙晓敏. 中国陆地生态系统碳通量观测技术及时空变化特征[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7: 19-20. (0)
[26]
Wilson K B, Hanson P J, Baldocchi D D. Factors controlling evaporation and energy balance partitioning beneath a deciduous forest over an annual cycle[J]. Agricultural and Forest Meteorology, 2000, 102(2/3): 83-103. (0)
[27]
Scorr D B. Ecosystem control over temperature and energy flux in northern peaflands[J]. Ecological Application, 1999, 9(4): 1345-1358. DOI:10.1890/1051-0761(1999)009[1345:ECOTAE]2.0.CO;2 (0)
[28]
Greco S, Baldocchi D D. Seasonal variations of CO2 and water vapour exchange rates over a temperate deciduous forest[J]. Global Change Biology, 1996(2): 183-198. (0)
[29]
Law B E, Falge E, Gu L, et al. Long-term carbon dioxide exchange in a sparse seasonally dry tussock grassland[J]. Global Change Biology, 2004, 10(10): 1785-1800. DOI:10.1111/gcb.2004.10.issue-10 (0)
[30]
查同刚. 北京大兴杨树人工林生态系统碳平衡的研究[D]. 北京: 北京林业大学, 2007: 97-98. http://www.wanfangdata.com.cn/details/detail.do?_type=degree&id=Y1054546 (0)
[31]
张津林. 沙地杨树人工林生态系统生理生态特性及碳通量研究[D]. 北京: 北京林业大学, 2006: 47. http://www.wanfangdata.com.cn/details/detail.do?_type=degree&id=Y958719 (0)
[32]
严燕儿, 赵斌, 郭海强, 等. 生态系统碳通量估算中耦合涡度协方差于遥感技术研究进展[J]. 地球科学进展, 2008, 23(8): 884-894. DOI:10.3321/j.issn:1001-8166.2008.08.012 (0)
[33]
Reich P B, Turner D P, Bolstad P. An approach to spatially distributed modeling of net primary production (NPP) at the landscape scale and its application in validation of EOS NPP products[J]. Remote Sensing of Environment, 1999, 70(1): 69-81. DOI:10.1016/S0034-4257(99)00058-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