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10, Vol. 23 Issue (6): 8-12  
0

引用本文  

孟祥江, 侯元兆.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理论与评估方法研究进展[J]. 世界林业研究, 2010, 23(6): 8-12.
Meng Xiangjiang, Hou Yuanzhao. Research Advance in Valuation Theory and Assessment Method of Forest Ecosystem Services[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10, 23(6): 8-12.

通信作者

侯元兆,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作者简介

孟祥江(1971-), 男, 博士研究生, 主要研究方向:生态经济, E-mail:mxj517@sina.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0-01-07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理论与评估方法研究进展
孟祥江 , 侯元兆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北京 100091
摘要: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受到生态学家和经济学家的高度关注。由于森林生态系统自身的复杂性、提供生态服务内容的多样性等,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形成统-的分类方法和价值评估体系。文中在综合各种分类方法的基础上将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初步分为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固碳释氧、净化环境、农田防护、景观游憩以及生物多样性维护等7类, 并在此基础上系统阐述了近年来森林生态系统价值核算理论与评估方法的最新研究成果。
关键词森林生态系统服务    价值核算    评估方法    
Research Advance in Valuation Theory and Assessment Method of Forest Ecosystem Services
Meng Xiangjiang, Hou Yuanzhao     
Research Institute of Forestry Policy and Information, Chinese Academy of Forestry, Beijing 100091, China
Abstract: The valuation of forest ecosystem services has been paid great attention by both ecologists and economists.Because of the complexity of forest ecosystem and the diversity of ecosystem services, there is so far no unified classification and valuation system in the word.Based on all kinds of forest ecosystem services, the paper initially divided forest ecosystem services into seven services, including water conservation and supply, soil and water conservation, carbon sequestration and oxygen release, environmental purification, farmland protection, landscape recreation and biological diversity maintenance, and on this basis the paper systematically explored the latest research results of valuation theory and assessement methods of forest ecosystems services in recent years.
Key words: forest ecosystem services    valuation    assessment method    

近年来,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受到国际组织的高度重视。联合国《千年生态系统评估》(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 简称MA)提出了生态系统评估框架[1]。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全球森林资源评估"以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 (UNFCCC)、《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等均定期对森林生态系统进行监测评价。发达国家也不断加强对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评估。日本自1978年开始已经连续三次公布全国森林生态效益。2000年, 日本林野厅选取水源涵养等六大类指标对森林公益机能进行了经济价值评价[2]

由于国内外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分类的理论基础和价值评估方法不一, 到目前为止, 国际上还没有一个获得普遍认可的分类方式, 因而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价值评估体系。结合我国森林资源的实际情况, 参照国际、国内常用的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分类方法, 参考《综合环境经济核算(SEEA-2003)》、《欧洲森林环境与经济核算框架(IEEAF-2002)》以及《中国森林资源与可持续发展》、《森林资源核算》等相关文献资料[4-8], 本文把我国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分为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固碳释氧、净化空气、农田防护、森林景观和游憩服务以及生物多样性保护7类, 并分别阐述其核算理论基础和评估方法。

1 国内外森林生态系统价值评估研究概述

国外对森林生态系统价值评估的研究较早, 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1991年国际科学联合会环境委员会组织召开的一次会议专门讨论了如何进行生物多样性的定量研究, 促使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及其价值评估成为目前生态学研究的热点[9]。Daliy等[10]提出的"生态系统服务是指自然生态系统及其物种所提供的能满足和维持人类生活所需要的条件和过程"得到普遍接受。Costanza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全球生态服务和自然资本的价值核算》一文引起了世界关注, 使生态系统服务研究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Costanza等在总结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计算评估了16个生物群落17种生态系统服务的现行经济价值。评估结果是, 就整个生物圈而言, 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其中大多数被排除在现行市场体系之外)估计每年在16万亿~54万亿美元, 平均每年33万亿美元, 但由于许多不确定因素, 这也只是最低估计值[11]。虽然以Pearce为代表的环境经济学家对Costanza等的研究在生态系统的可计算性、计量方法和计量中的技术处理问题等方面持有异议[12-13], Opsehoor等也认为该评估结果难以令人信服, 但Costanza等对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的一些研究成果仍然为生态系统服务及其价值评价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我国,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研究起步较晚。我国早期森林资源价值研究的重点主要是木材的经济价值, 而对资源的社会价值和生态价值研究较少。真正意义上对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研究是从20世纪80年代才开始的, 大多数研究借鉴了国外的一些方法。侯元兆[14]总结出森林水源涵养、土壤保育、固碳制氧、农业防护、生物多样性维护、净化和调剂空气、景观游憩等7种生态系统服务类型。欧阳志云等[15]从有机物质的生产、维持大气CO2和O2的平衡、营养物质的循环和储存、水土保持、涵养水源、生态系统对环境污染的净化作用等6个方面概括了森林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周冰冰、李忠魁等[16]则从涵养水源、保育土壤、固碳制氧转化太阳能、净化环境、农田防护、景观游憩、生物多样性等方面对北京市森林资源环境价值进行评估, 核算出北京市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现值为2 119.88亿元, 占北京市森林资源总价值的91.63%。

2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理论与方法 2.1 涵养水源价值

涵养水源是森林生态系统的重要功能之一, 主要表现在蓄水、调节径流、削洪抗旱和净化水质等多个方面。森林涵养水源价值是指因森林植被保护而增加的地表有效水量、地下有效水量以及因水质改善而增值的价值。

评估涵养水源的价值首先要计算森林涵养水源的总量, 然后再选择适当的计价标准评估其价值。根据国内外的研究方法和成果, 森林涵养水源的总量可以根据森林区域的年降水量平衡来计算, 也可以根据土壤的蓄水能力和森林区域径流量来计算, 其中水量平衡法较为常用[17]。内蒙古自治区对森林资源价值中的涵养水源量的核算就采用了水量平衡法。综合国内外文献, 对森林涵养水源的价值核算主要采用替代工程法。替代工程法也称影子价格法, 即把森林涵养水源的服务功能等效于一个蓄水工程(如水库), 该工程的造价就是森林涵养水源的价值。通过此方法核算, 内蒙古自治区森林涵养水源量每年是309.5亿t, 价值698.64亿元[18]。林家准等[19]利用水量平衡法和影子工程法计算出的东江源区域森林涵养水源量和价值分别是每年19.43亿t和111. 03亿元。程根伟、石培礼[20]计算评估出长江上游年森林涵养水源总量为1 288.5亿m3, 价值431亿元。姜文来[21]则提出利用森林土壤蓄水估算法核算森林的蓄水价值, 同时计算了森林调节径流的价值, 为了避免在价值合成的过程中可能存在的信息叠加问题, 在计算森林涵养水源总体价值时提出了模糊数学模型。

2.2 保持水土价值

森林保持水土的价值主要包括减少土壤侵蚀、减轻泥沙淤积和减少养分流失的价值等。核算森林保持水土价值首先要对森林的土壤保持量进行计算, 然后再从这3个方面进行评估。土壤保持量根据潜在土壤侵蚀量与现实土壤侵蚀量之差进行评估。

森林减少土壤侵蚀的价值评估方法主要有机会成本法、林地经济效益替代法、土地价格差法等, 森林减少泥沙游积的价值评估主要采用影子工程法、清除费用法等, 森林减少养分流失的价值则按照土壤中氮、磷、钾的含量换算成化学肥料的价值进行评估。康艳等[26]运用机会成本法、影子工程法对陕西省森林水土保持价值进行评估, 计算出陕西省每年森林生态系统提供的水土保持价值为89.68亿元, 占森林生态系统服务总价值的23%。王景升等[27]分别利用林地经济效益替代法和清除费用法对西藏的森林减少土壤侵蚀价值和减少泥沙淤积价值进行了评估, 计算出西藏森林每年减少水土流失的价值为4 848.4万元, 每年减少淤积泥沙的价值为5 625.4万元。

2.3 固碳释氧价值

森林利用太阳能通过光合作用和呼吸作用与大气进行CO2和O2交换, 固定大气中的CO2同时释放O2, 这对保持大气中的CO2和O2平衡、减缓温室效应、防止气候变暖具有明显作用, 为全球碳平衡做出了巨大贡献。目前国内外关于森林固定CO2量的计算方法主要有3种[17]:1)光合作用法, 根据光合作用化学反映方程式及森林面积、年材积生长量及树枝和树根等的重量, 计算森林固定CO2的量; 2)实验测定法, 通过测定不同树种或不同覆盖下森林每年固定CO2的能力来计算; 3)森林蓄积量法, 根据数学模型来求森林每年固定CO2和O2的量。利用光合作用方程式推算, 植物每生成1 g干物质, 可以固定1.63 gCO2, 释放1.19 gO2

综合国内外文献, 目前国际上核算森林每年固定CO2价值比较有代表性的方法主要有碳税法、造林成本法、人工固定CO2法和避免损害费用法等; 每年释放的O2的价值主要用造林成本法和工业制氧法进行核算。肖寒、欧阳志云等[28]运用造林成本法和碳税法对海南岛热带林的固碳价值进行了评价, 计算出海南岛每年固定CO2的总价值为187.5亿元, 同时运用造林成本法和工业制氧法对释放O2的价值进行评价, 计算出每年释放O2的价值为138.4亿元。康艳等[26]取瑞典碳税率每吨150美元和中国造林成本二者的平均值乘以固碳的物质量来评价森林生态系统固定CO2的价值, 得出陕西省森林生态系统固定CO2的价值为68.5亿元, 使用造林成本和工业制氧成本估算出陕西省每年森林生态系统释放O2的价值为94.32亿元。张永利等[29]运用碳税法计算出青海省森林植被和森林土壤年固定CO2价值为11.8亿元, 用工业制氧法计算出年释放O2价值为20.92亿元。

2.4 净化空气价值

森林净化空气功能主要包括吸收有害物质、削减粉尘、释放负氧离子和萜烯类物质以及降低噪声等。目前对森林净化空气价值的评估主要侧重于吸收SO2和削减粉尘两方面[30]

森林对SO2吸收功能的价值, 以SO2的平均治理费用法来评价; 森林削减粉尘功能的价值, 以削减粉尘的单位治理费用来测算。对于森林吸收SO2和消减粉尘的能力, 专家及各类文献对此有相对比较一致的测算标准:阔叶林吸收SO2和滞尘的能力分别为88.65 kg/hm2和10.11 t/hm2; 针叶林吸收SO2和滞尘的能力分别为215.6 kg/hm2和33.2 t/hm2。根据这些测算数据, 熊黑钢等[31]计算出新疆森林生态系统提供的净化空气服务价值每年是373.53万元, 占生态系统总经济价值的32.87%。李忠魁[32]等估算出北京市森林吸收SO2的价值为每年22.5万元, 滞尘价值为每年362万元。肖寒等[28]估算出海南岛尖峰岭热带森林每年吸收SO2的价值为251.2万~610.93万元, 滞尘价值为8 189.16万~26 654.92万元, 综合得出尖峰岭地区热带森林年净化空气总值为17 853.12万元。

2.5 农田防护价值

森林农田防护价值是指正常年份森林改善农作物生产环境的增产效益, 包括农田林网的作物增收效益和森林对地区农业生产环境的整体保障服务等, 也包括对畜牧业的保护服务。研究表明, 农田防护林对改善农田小气候环境、促进农作物增收有显著的作用。由于森林生态系统提供的农田防护服务定性研究容易而定量研究相对较难, 因此对此项服务的研究文献相对较少, 更缺乏精确的定量核算, 但近年来也有不少专家对此较为关注, 采用一些替代方法估算森林生态系统农田防护服务价值。

森林农田防护价值的核算方法主要是先通过相关科研数据和调查结果确定防护林保护下的增产比率, 再根据森林保护下的农田面积乘以增产的比率, 然后得出增产的数量。周冰冰等通过对河北和北京地区的研究测算得出, 年作物增产平均值为小麦339 kg/hm2、玉米265 kg/hm2。侯元兆等[33]估算出山东省农田防护林对小麦的年增产价值为19.48亿元, 玉米的增产价值为13.89亿元, 从而得到山东省森林农田防护对农业的增产总价值为33.37亿元。高锡林等[18]通过上述方法计算出内蒙古自治区森林护田增产和护牧增草价值为53.93亿元。

2.6 景观游憩价值

森林游憩的经济价值包括使用价值和非使用价值, 其中非使用价值包括选择价值、遗产价值和存在价值。森林游憩价值的核算较为困难, 主要有两方面原因:首先是森林游憩是一种"公共物品", 与私人物品的根本区别在于其不具专有性和排它性, 不能确定市场价格并在市场上交换, 因而其市场价格资料和需求信息难以获得; 其次, 像森林游憩这样的"公共物品"给人们提供的并不是物质, 而是一种心理满足或精神享受, 所以必须采用一些特殊的计量指标和方法, 只能用替代市场价格或模拟市场价格进行核算[17]

国际上对森林游憩价值的核算已有50多年的历史, 提出了很多评估方法, 主要有阿特奎逊法、直接成本法、平均成本法、费用支出法、机会成本法、市场价值法、旅行费用法和条件价值法。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费用支出法、旅行费用法(TCM)和条件价值法(CVM)。费用支出法是国内外一种实用的、基础的森林游憩价值核算方法, 主要以游客游憩时的各种费用支出的总和或部分费用支出的总和作为森林游憩的经济价值。旅行费用法是目前国际上最流行的森林游憩价值核算方法, 并被一些西方国家的法规规定为游憩价值核算的标准方法。旅行费用法属于间接性经济评比方法, 不是直接以游憩费用作为森林游憩的价值, 而是利用游憩费用资料(常以交通费和门票费作为旅行费用)求出"游憩商品"的消费者剩余, 并以其作为森林游憩的价值。条件价值法也称调查法和假设评估法, 不仅可以核算森林游憩的使用价值, 也可以核算非使用价值。条件价值法属于直接方法, 应模拟市场技术, 先向公众提出一个假设的"环境商品", 直接调查咨询人们对"环境商品"的模拟价格, 并以模拟市场价格来表达"环境商品"的经济价值[34]

我国对森林生态旅游价值的评估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 采用的方法主要是国外常用的评估方法。谢贤政等[35]应用旅行费用法对黄山风景区的游憩价值进行了评估, 计算出2004年黄山风景区的总游憩价值为35.32亿元~43.95亿元。孙根年等[36]采用旅行费用法对秦岭北坡森林公园的游憩价值进行了测评。吴楚材等[37]运用条件价值法估算了湖南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的游憩价值。曹辉、兰思仁[38]运用条件价值法评估出福州国家森林公园的景观游憩价值为1.19亿元。

2.7 生物多样性维护价值

生物多样性指的是地球上生物圈中所有的生物, 即动物、植物、微生物, 以及它们所拥有的基因和生存环境, 包含遗传(基因)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多样性3个层次。遗传(基因)多样性是指生物体内决定性状的遗传因子及其组合的多样性; 物种多样性是生物多样性在物种上的表现形式, 可分为区域物种多样性和群落物种(生态)多样性; 生态系统多样性是指生物圈内生境、生物群落和生态过程的多样性。

生物多样性价值核算既是一个热点也是一个难点, 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普遍接受的评估方法。美国建议采用最优控制技术核算森林生物多样性中的遗传基因多样性价值, 瑞典在评估森林的生物多样性维护价值时采用机会成本法, 澳大利亚则针对不同类型的多样性价值分别采用消费价法、生产价法和非消费价法[39]

在我国, 森林生物多样性的价值评估仍是理论研究的热点。生物多样性具有多方面价值, 主要包括使用价值和非使用价值两方面, 而使用价值又由直接使用价值和间接使用价值组成, 非使用价值由选择价值、遗产价值和存在价值组成。因此, 对于不同的价值应采用不同的评估方法。总的来说, 对森林生物多样性的使用价值多采用直接市场评价法, 而对非市场价值多采用支付意愿法或机会成本法等刚。张永利等[41]对青海省生物多样性价讎行了评估, 得出该省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价值为每年67.92亿元, 占青海省森林生态系统总价值的43.72%。陈江生等[42]计算出天津市森林生态系统每年维持生物多样性价值为1 832万元。

3 结语

近年来, 随着人们对森林生态系统重要性的认识不断深入, 对森林生态系统提供的生态效益的研究也日渐增多。森林生态系统提供的生态服务项目很多, 文中仅对其中的7类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理论和具体核算方法进展情况进行了阐述。不同的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具有不同的特点, 需要采用不同的评估方法。随着研究的深入, 还会有更为先进的评估理论和核算方法应用到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中。目前国内外已在探索利用包括GIS在内的3S等技术手段对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进行调查和计量, 并已有成功案例, 取得了较为理想的结果。服务计量的技术化, 是生态系统价值评估的发展方向[43]。要指出的是, 文中所列的这些服务仅是森林生态系统服务的一部分, 还有相当多的服务种类, 限于当前的科技水平和人类的认知能力, 目前还无法进行定量核算, 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
张永民译.赵士洞校.千年生态系统评估: 生态系统与人类福祉评估框架[M].北京: 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2006: 34-43. (0)
[2]
和爱军. 浅析日本的森林公益机能经济价值评价[J]. 中南林业调查规划, 2002, 21(2): 48-54. DOI:10.3969/j.issn.1003-6075.2002.02.018 (0)
[3]
靳芳, 鲁绍伟, 余新晓, 等. 中国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及其价值评价[J]. 应用生态学报, 2005, 16(8): 1531-1536. DOI:10.3321/j.issn:1001-9332.2005.08.029 (0)
[4]
联合国编写.丁言强, 等译.环境经济综合核算(SEEA-2003)[M].北京: 中国经济出版社, 2005: 148-165. (0)
[5]
欧盟统计局编写.吴水荣, 等译.侯元兆中文审订.欧洲森林环境与经济核算框架(IEEAF-2002)[M].北京: 国家统计局, 2004: 93-126. (0)
[6]
江泽慧. 中国森林资源与可持续发展[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7: 65-88. (0)
[7]
侯元兆, 等. 森林资源核算(上、下卷)[M]. 北京: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5: 161-260. (0)
[8]
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行业标准(LY/T1721-2008):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规范[S].国家林业局, 2008. (0)
[9]
谢髙地, 鲁春霞, 成升魁. 全球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评估研究进展[J]. 资源科学, 2001, 23(6): 5-9. DOI:10.3321/j.issn:1007-7588.2001.06.002 (0)
[10]
Daily G C. Nature's services:societal dependence on natural ecosystems[M]. Washington, D.C.: Island Press, 1997. (0)
[11]
Costanza R d, Arge R, Rudolf de Groot, et al. The value of the world's ecosystem services and natural capital[J]. Nature, 1997, 387: 253-260. DOI:10.1038/387253a0 (0)
[12]
Pearce D W, Moran D. The Economic value of biodiversity[M]. Cambridge, 1994. (0)
[13]
Pimental D, Wilson C, McCulluln C, et al. Economic and environmental benefits of biodiversity[J]. BioScience, 1997, 387: 253-260. (0)
[14]
候元兆著.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M].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1995: 98-139. (0)
[15]
欧阳志云, 王效科, 苗鸿. 中国陆地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及其生态经济价值的初步研究[J]. 生态学报, 1999, 19(5): 607-613. DOI:10.3321/j.issn:1000-0933.1999.05.004 (0)
[16]
周冰冰, 李忠魁, 等. 北京市森林资源价值[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2000. (0)
[17]
侯元兆主编.中国森林资源价值核算研究[M].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1995. (0)
[18]
髙锡林主编.内蒙古生活区森林资源价值核算研究[M].呼和浩特: 内蒙古大学出版社, 2009. (0)
[19]
林家淮, 欧书丹, 刘良源. 东江源区森林涵养水源、固碳制氧价值估算[J]. 江西科学, 2009, 27(2): 247-250. DOI:10.3969/j.issn.1001-3679.2009.02.021 (0)
[20]
程根伟, 石培礼. 长江上游森林涵养水源效益及其经济价值评估[J]. 中国水土保护科学, 2004, 2(4): 17-20. (0)
[21]
姜文来. 森林涵养水源的价值研究[J]. 水土保持学报, 2003, 17(2): 34-40. DOI:10.3321/j.issn:1009-2242.2003.02.010 (0)
[22]
Bjorklund J, Limburg K, Rydburg T. Impact of production intensity on the ability of the agricultural land scope to generate ecosystem services:an example from Sweden[J]. Ecological Economics, 1999, 29: 269-291. DOI:10.1016/S0921-8009(99)00014-2 (0)
[23]
Bolund P, Hunhammar S. Ecosystem services in urban areas[J]. Ecological Economics, 1999, 29: 293-301. DOI:10.1016/S0921-8009(99)00013-0 (0)
[24]
Pimentel D, Harvey C, Resosudarmo P. Environmental and economic costs of soil erosion and conservation benefits[J]. Science, 1995, 267: 1117-1123. DOI:10.1126/science.267.5201.1117 (0)
[25]
Serafy S. Pricing the invaluable:the value of the world; ecosystem services and natural capital[J]. Ecological Economics, 1998, 25: 25-27. DOI:10.1016/S0921-8009(98)00009-3 (0)
[26]
康艳, 刘康, 李团胜, 等. 陕西省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评估[J]. 西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5, 35(3): 351-354. (0)
[27]
王景升, 李文华, 任青山, 等. 西藏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J]. 自然资源学报, 2007, 22(5): 831-840. DOI:10.3321/j.issn:1000-3037.2007.05.019 (0)
[28]
肖寒, 欧阳志云, 赵景柱, 等.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及其生态经济价值评估初探:以海南岛尖峰岭热带森林为例[J]. 应用生态学报, 2000, 11(4): 481-484. DOI:10.3321/j.issn:1001-9332.2000.04.001 (0)
[29]
张永利, 杨峰伟, 鲁绍伟. 青海省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评估[J]. 东北林业大学学报, 2007, 35(11): 74-77. DOI:10.3969/j.issn.1000-5382.2007.11.024 (0)
[30]
邢美华, 黄光体, 张俊飚. 森林资源价值评估理论方法和实证研究综述[J].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7(5): 30-35. (0)
[31]
熊黑钢, 秦珊. 新疆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经济价值估算[J]. 干旱区资源与环境, 2006, 20(6): 146-150. DOI:10.3969/j.issn.1003-7578.2006.06.029 (0)
[32]
李忠魁, 周冰冰. 北京市森林资源价值初报[J]. 林业经济, 2001(2): 36-42. DOI:10.3969/j.issn.1673-5919.2001.02.021 (0)
[33]
侯元兆, 等.山东省森林与湿地资源价值核算报告[R].2008. (0)
[34]
侯元兆. 森林环境价值核算[M]. 北京: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2. (0)
[35]
谢贤政, 马中. 应用旅行费用法评估黄山风景区游憩价值[J]. 资源科学, 2006, 28(3): 128-136. DOI:10.3321/j.issn:1007-7588.2006.03.019 (0)
[36]
孙根年, 孙建平, 吕艳, 等. 秦岭北坡森林公园游憩价值测评[J].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4, 32(1): 116-120. (0)
[37]
吴楚材, 邓金阳. 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游憩效益经济评价的研究[J]. 农业科学, 1992, 28(5): 423-430. (0)
[38]
曹辉, 兰思仁. 条件价值法在森林景观资产评估中的应用[J]. 世界林业研究, 2002, 15(3): 32-36. DOI:10.3969/j.issn.1001-4241.2002.03.005 (0)
[39]
张颖. 中国森林生物多样性价值核算研究[J]. 林业经济, 2001(1): 37-42. DOI:10.3969/j.issn.1673-5919.2001.01.015 (0)
[40]
李霞, 宋纬, 熊金洪. 森林资源资产核算方法探析[J]. 老区建设, 2008(20): 24-26. DOI:10.3969/j.issn.1005-7544.2008.20.011 (0)
[41]
张永利, 杨峰伟, 鲁绍伟. 青海省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评估[J]. 东北林业大学学报, 2007, 35(11): 74-76, 88. DOI:10.3969/j.issn.1000-5382.2007.11.024 (0)
[42]
陈江生, 王斌, 王彩绒, 等. 天津市森林资源生态服务价值评估[J].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 2006, 34(10): 123-127. DOI:10.3321/j.issn:1671-9387.2006.10.025 (0)
[43]
侯元兆, 吴水荣. 生态系统价值评估理论方法的最新进展及对我国流行概念的辩正[J]. 世界林业研究, 2008, 21(5): 7-1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