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10, Vol. 23 Issue (6): 55-60  
0

引用本文  

景天忠, 董瀛谦, 王志英. 欧美林业生物灾害预警现状[J]. 世界林业研究, 2010, 23(6): 55-60.
Jing Tianzhong, Dong Yingqian, Wang Zhiying. Current Early Warning Systems of Forest Bio-hazard in America and Europe[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10, 23(6): 55-60.

基金项目

林业公益性项目(2000804023);973计划前期研究专项(2009CB125906);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DL09BA15);黑龙江省博士后资助经费

通信作者

王志英

作者简介

景天忠, 博士, 副教授, 从事森林保护教学和科研工作, E-mail:jingtianzhoug@163.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0-05-27
欧美林业生物灾害预警现状
景天忠 , 董瀛谦 , 王志英     
东北林业大学林学院, 哈尔滨 150040
摘要:介绍了欧美国家在森林生物灾害预警方面的研究成果和所采取的措施。美国的森林病虫害预警系统是由-些合作机构和子系统组成的-个网络, 由潜在威胁的鉴定、真实威胁的检测、评价影响和响应4个关键步骤组成。加拿大食品检验局建立了基于互联网的植物健康预警系统, 在森林病虫害预测方面, -个通用的软件包BioSIM已获得加拿大林务局的认可。欧洲和地中海植物保护组织针对外来有害生物通过贸易途径侵入方面建立了数据库EUROPHYT, 各成员国还有各具特色的预警措施。
关键词林业生物灾害    预警系统    美国    加拿大    欧洲    
Current Early Warning Systems of Forest Bio-hazard in America and Europe
Jing Tianzhong, Dong Yingqian, Wang Zhiying     
School of Forestry, Northeast Forestry University, Harbin 150040, China
Abstract: Achievements and measures adopted on early warning system(EWS) of forest bio-hazards in America and Europe were introduced.In the USA, the EWS is really a network consisting of some collaborating institutes and some subsystems.Four steps are included into the network:1) identify potential threats; 2) detect actual threats; 3) assess impacts; 4) respond.The 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CFIA) has set up a Plant Health Early Warning System(PHEWS) which is available on Internet.A generic software, BioSIM, has been developed for use in forecasting events in the seasonal biology of insect pests. Now, BioSIM is available for licence from Canadian Forest Service(CFS).European and Mediterranean Plant Protection Organization has established a web based database, EUROPHYT, to improve the exchange of official information between plant health services of the EU Member States and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The EU Members also have their own distinct early warning system of forest pests.
Key words: forest bio-disaster    early warning system    USA    Canada    Europe    

森林有害生物对林业生产和生态建设造成巨大损失。目前, 我国年均发生林业生物灾害1 000多万hm2扩, 损失高达80亿元, 已对森林资源和国土生态安全构成巨大威胁。林业生物灾害预警是降低和减少灾害的重要措施之一。本文将介绍欧美林业发达国家进行林业生物灾害预警的措施, 以供借鉴。

1 美国

2003年美国通过了健康森林恢复法案(Title VI, Section 601 of the Healthy Forests Restoration Act of 2003, HFRA)。该法案在2004——2008年每年拨款500万美元, 要求农业部开发一套针对森林潜在灾害环境威胁的综合预警系统, 以增强森林管理者在以下两方面的能力:l)在威胁失去控制之前对其进行隔离和处理; 2)避免流行病给森林带来巨大的经济或环境上的灾难。之后, 林务局与联邦、各州、部落和私人合作者共同开发了预警系统(EWS)。该预警系统是以入侵植物早期检测与快速响应系统(EDRR)为模板开发的, 总体目标是防止新威胁产生的损害以及将已存在的威胁减少到可接受的水平[1]。它是由一些合作机构和子系统组成的一个网络, 该网络依赖于地方、州、部落、地区和联邦合作者之间良好的沟通和合作, 没有中央控制和等级。基于潜在威胁的鉴定、真实威胁的检测、评价影响和响应4个关键步骤, 每一步又分成4个功能区。

1.1 潜在威胁的鉴定

该预警系统的第一步是识别潜在的和当前对森林健康的威胁, 以便制定和执行检定活动。内容是收集、分析和组织相关信息。识别的途径可以从特定的有害生物开始, 也可以从有害生物传播的途径、极端环境的影响以及敏感的生态系统入手。

有害生物包括入侵生物和本土有害生物。对入侵生物要识别其传入、定殖的可能性, 数据可来自于北美外来森林有害生物信息系统(EXFOR)。国家农业有害生物信息系统(NAPIS)和有害生物风险评价(PRA)等。对本土有害生物主要考虑异常天气事件或立地条件的影响, 数据来源于森林昆虫和疾病手册(FIDL)和森林健康保护处(FHP)等。有害生物的传播模式包括木材输入、活植物输入、生物恐怖主义及其他未知途径。极端环境包括火灾、异常天气事件、干旱和空气污染等、敏感生态系统主要采用风险评价方法, 如病虫害风险评价、入侵物种风险评价和火风险评价等。

1.2 检定真实的威胁

检定真实的威胁要达到3个目标:入侵生物定殖前、或已定殖但其种群尚未扩展到以前未占领地区或尚未造成损失时的早期检定, 本地有害生物种群尚未达到为害水平时的早期检定, 对任何威胁森林生态系统功能和持续性的不平衡现象的检定。

森林健康专家(包括30多个来自FHP和州的专家、大学的专家以及受过培训的人员)、森林管理者和自然资源方面的专家(包括私人的、州的、部落的和联邦的林地管理者和自然资源专家)、树木栽培专家、港口检验者和公众均可监视和报告真实的威胁。对真实威胁的调查包括系统性检定调查和专门的检定调查两大方面。

系统性检定可从空中和地面2个方面进行, 是定期进行的一种调查, 调查的范围比较大。其目的是对大范围地理区域内发生的损害性事件进行摸底, 因而能发现本地有害生物及已定殖入侵种的新一轮暴发和入侵种的新侵入, 为森林健康的周期性纵览和长期趋势预测提供可靠的数据。森林健康监测(FHM)是系统性检定调查的主要内容之一, 它是一个全国性的项目, 任务是判定年同比森林条件指标的现状、变化和趋势。其所采用的数据来自地面调查、空中调查、其他生物和非生物数据资源, 通过开发解析方法来解释影响森林生态系统可持续性的森林健康问题。通过合作, FHM覆盖了所有的林地, 这些伙伴包括林务局、州林务员、其他州和联邦机构以及科研团体。属于系统性检定调查的项目还包括森林清查和分析(FIA), 即国家森林资源普查。此外, 林务局的国家森林系统(NFS)和USDI的土地管理局(BLM)的许多单位以及部落署在定期的林地调查中也会收集森林有害生物的数据。

专门检定调查的目的是对特殊的有害生物进行前期检定。对潜在的入侵种类调查其入侵和初始定殖的可能地点, 对本地或已定殖的入侵种类的调查重点是暴发的高风险地区或造成显著损害的地区。入侵种类调查主要有栋碎死病、花曲柳窄吉丁、舞毒蛾、铁杉球蚜等。目前快速检定和响应项目RAPDET正试用于入侵皮小蠢和蛾类的检定, 最终目标是开发出用于监测和响应非本土入侵种类的框架, 并执行全国性跨部门检定。本土有害生物检定调查, 主要有冷杉合毒蛾预警系统、南部松小蠢检测调查和美西南松死亡率调查等。

最后, 要对真实的威胁进行核实和通告。在对潜在影响进行准确评价以及开发合适的响应动作之前, 偶发生物的身份应该得到确认。此外, 快速和准确地在最初检定和确认环境威胁的部门与有响应权力的部门之间流动的信息流对成功根除或压制处理是至关重要的。确认新有害生物后必须立即通知州植物管理办公室(SPRO)和动植物卫生检验局(APHIS)州植物健康指导小组(SPHD), 他们负责对信息的进一步传播。林地管理者和所有者需要开发网络来收集关于环境威胁的信息, 获得检定有害生物的确认信息和通知相关的管理官员。

分类学家对有害生物进行种类鉴定, 并确定该有害生物是否为新侵入种类。目前, 美国大部分昆虫和病原专家供职于授田大学(Land Grant Universities)、州农业部门、APHIS的植物保护与检疫处(PPQ)以及美国林务局(USFS)下属的林产品实验室(FPL)等单位。2002年成立的国家植物诊断网络(NPDN)就是由上述专家组成的一个团队, 通过这些专家的协力工作来提供诊断服务, 共享实验室间的信息, 并向一线检测人员提供培训。

有害生物告警通常记录最近入侵者的备忘录, 包括入侵者鉴定和生物学方面的重要信息, 以及在何处如何发现的, 其目的是及时向更多公众提供关于新入侵或可能潜在入侵的通告。FHP拥有一份全国威胁森林生态系统的入侵昆虫和病害名单, APHIS PPQ提供近来在美国或邻国检定的入侵种的有害生物警报, 州际科教和推广合作局(CSREES)支持的项目通常提供森林生态系统入侵种的有害生物警报。植物卫生告警系统(PAS)收集、整理和发布对北美植物保护组织(NAPPO)成员国包括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有显著影响的紧急入侵种的信息, 以官方报告、有害生物警报和新闻故事等形式提供信息。这个复杂的基于WEB信息系统的最终目的是提供及时的、重要和可靠的警报来提高有害生物排除能力, 以减少NAPPO国家中入侵有害生物的暴发。

美国国内信息沟通网络大体上可分为2类, 一类为信息发布网络, 另一类为包括教育、研究在内的扩展网络。前者包括管理机构网络(Regulatory agency networks)和林地管理机构网络(Land management agency networks)。管理部门如SPRO和APHIS的SPHD使用通信网络来快速发布和接收与入侵有害生物威胁有关的信息。林地管理机构包括FHP、州林业部门、州农业部门、NFS、BLM和部落。后者包括针对私人林地管理者和所有者的州合作研究、教育和拓展网络, 泛灾害教育网络(EDEN), 以及地区和当地合作扩展项目网络等。EDEN是涉及全美及各学科的扩展教育, 由USDA的CSREES支持, 目的是通过促进扩展教育者之间的沟通和资源共享来减小灾害的影响。与私人林地所有者和管理者等基层单位接触的常为地区和县的合作分支机构, 此外一些扩展教育项目如Master Gardener and Maste:Tree Farmer项目为入侵种交流提供了网络机会。

1.3 评价影响

确定真实威胁后, 下一步工作就是评价与潜在影响有关的所有过程和程序, 包括对入侵生物开发检疫限制措施。

首先要确定评估范围、严重性和潜在影响。一旦偶然事件被确认后, 流行范围和潜在损失可根据已有的信息、专业知识和研究进行确定。通过空中和地面调查的信息来确定损害范围、严重性和潜在影响。来自FHP和州的森林健康专家通过出具生物学评估和PRA报告来评价灾害的现状和潜在的影响。该项工作由FHM资助的一个名叫监测评估的综合项目来执行。

其次是实施管理和检疫评价。管理机构制定的入侵生物评价是对新的或潜在入侵进行管理响应的基础。APHIS下属的新有害生物咨询组推荐合适的行动路线来评价外来有害生物对美新的或潜在的侵入洲农业部门实施各州新的或潜在侵人的评价。

第三是评估和开发处理计划。理想的处理计划需要有效、经济、因地制宜且不利影响最小。由森林健康专家持续评估现有的处理方法和工具, 并努力研发更好的处理方案。植被管理和保护研究中心(VMPR)研究入侵和本地昆虫、病害和杂草, 包括有害生物保护、检测、响应、恢复及相关的干扰如天气和气候模式、火和营林措施。USDA的内部机构农业研究局(ARs)指导农业研究, 与其他国内或国外专家合作, 向联邦其他机构提供研究支持。森林健康技术创业组(FHHET)由FHP资助, 研发森林健康技术以及向私人和公众提供森林健康技术支持。研究内容集中于中期(3~5年)技术研发和前沿技术研发(5年以上)。

第四是评价响应措施。应对方案是根据项目目标制定的, 可能包含一至多个处理方法(如飞机防治)或工具(如使用农药的类型)。国家环境政策法案1969(National Environmental Poliey Act of 1969, NEPA)就要求对于联邦林地和非联邦林地中联邦资助的项目, 在项目决策及执行之前必须开发备选处理和评价潜在影响。应根据专门的NEPA三项要求之一对项目进行分析:分类排除(Categorical Exclusion)、环境评估(Environmental Assessment)或环境影响评价(Environmental Impaet Statement)。此外, 濒危物种法案还要求咨询管理部门如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局(FWS)或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下属的国家海洋渔业局(NMFS)对濒危和受威胁物种潜在影响的意见。

1.4 响应

及时响应及采取进一步措施对保护或改善由环境威胁造成的不可接受的环境损失是至关重要的。当受管制的入侵种滋生时, 由SPRO和SPHD协调反应行动。由新有害生物评价组(New Pest Assessment Group)对外来生物提出管理建议, APHIS的科学小组向管理者建议与外来有害生物相关的科学问题。对新的入侵种采取合适的检疫和根除处理, 对本地种或已定殖的入侵种采取压制处理措施。根除或压制处理需要联邦、州、部落或私人林场主的合作, 联邦检疫由APHIS执行, 各州检疫由各州农业部门执行。用于应对紧急入侵昆虫和病害的经费来自于FH P应急基金以及商品信贷公司(Commodity Credit Corporation)的紧急基金。

为确保处理目标的实现, 对处理的有效性进行监测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这种监测还可为今后的反应行动提供借鉴。另外, 对可能的非目标影响的监测和评估也是重要的, 它可为今后的分析以及开发应对方案、减灾措施和恢复处理提供信息。最后是与林地经营者、所有者和利益相关者等共同努力, 恢复受影响地区。

2 加拿大

加拿大食品检验局(CFIA)已经建立起基于互联网的植物健康预警系统(PHEWS)[2], 通过该系统, CFIA下属的植物健康和生产部(Plant Health & Production Division of CFIA)对新的和正在暴发的植物病虫害对加拿大的潜在检疫影响进行警告。开发该系统的另一个目的是促进国际植物保护公约(IPPC)成员国之间开发一个针对有害生物暴发和进展情况的国际报告系统。该系统提供了对加拿大植物卫生有风险的有害生物信息。这些信息来源于期刊、报纸、数据库、互联网以及国内外会议等。重点关注当前或潜在检疫性有害生物, 特别是国内外新的和暴发性有害生物的现状、有害生物新的地理分布记录或在先前未大发生地区暴发、新寄主记录、新处理或诊断方法、新的侵人途径以及边境截获等。

提交到PHEWS上的信息在CFIA内经植物健康风险评价单元(Plant Health Risk Assessment Unit)筛选[3], 产生一个初级的生物学评价来帮助细化有害生物的潜在检疫或管理风险。在综合上述信息后, CFIA会启动以下一个或几个管理措施:修订进口政策、警示口岸官员、通知出口国、加强监管和检验、启动一个完全的风险评价和报告有害生物潜在的经济重要性。

对森林有害生物检定和监测主要有空中调查、诱捕和地面调查3种途径。对调查的数据用一些模型来进行分析评价, 若数据缺乏则借助决策支持系统(如极色卷蛾决策支持系统)进行。在森林昆虫种群预测方面加拿大开发出一个软件包BioSIM, 该系统是通过气象因子如温度、湿度和降水等来预测害虫的发生。它是一个通用的软件, 需要二次开发, 除用于森林昆虫外, 还可用于林木病害和农业有害生物[4]

2006年, 加拿大森林部长委员会(Canadian Council of Forest Ministers)签署了《国家森林有害生物战略》设想, 内容涵盖了对本土及外来有害生物的管理。各省、区和联邦政府均一致同意在新《战略》的基础上共同工作, 这使得加拿大对森林有害生物的管理变得更加积极主动, 资源更加整合[5]

3 欧洲

在欧洲, 欧洲和地中海植物保护组织(EPPO)以“EPPO报告(EPPO Reporting Service)”和“告警列表(Alert List)”2种形式来提供新威胁以及新兴问题的预警。前者发布一类(A1)和二类(A2)有害生物及植物卫生上关注的潜在有害生物信息, 这些信息来源于科学文献以及EPPO成员国的国家植物保护组织(NPPO)发布的官方信息。相反, 后者则编辑那些可作为一类或二类有害生物的候选者但尚未进行风险分析的有害生物的综合信息[6]。各成员国在进口时截获的货物信息均要汇总到欧洲植物健康信息系统网络(EUROPHYT)数据库[7], 然后这些信息又被分发到其他成员国。这是针对外来有害生物通过贸易途径侵人时采取的预警措施之一。

EUROPHYT由EUROPHYT-PHY和EUROPHYT-CIRCA 2部分组成。EUROPHYT-PHY处理截获的未遵守EU法律的植物或植物产品信息并发布, 允许用户进入、修改或查询通告。这些通告通过e-mail实时向成员国发布, 也可打印成规定的形式。该系统既可用于第三国也可用于共同体内部的通告, 还允许对这些通告进行统计。此外, 用户还可使用不同的共同体语言来工作。EUROPHYT-CIRCA数据库作为成员国的一个布告板包括以下信息:技术和生物学上的信息、植物健康立法和植物健康调查者的袖珍指南[7]。除统一的预警措施外, 各成员国还有各具特色的预警措施。

3.1 比利时的TANABBO模型

2002—2004年, 比利时佛兰芒(Felmish)政府与中东欧国家进行了一个合作项目, 目的是支持中东欧国家的重建。在该框架内, 佛兰芒GIS支持中心、斯洛伐克科学院的森林生态研究所以及Tatra国家森林公园的国家森林研究站在2002年共同启动了“开发基于遥感的斯洛伐克森林衰退和皮小蠢暴发预警系统(SLOVABBO-project)”项目, 其总体目标是通过开发皮小蠢滋生预警系统来向斯洛伐克合作者输出佛兰芒在GIS和地面观测方面的知识, 尤其是与有害生物管理有关的知识。该预警系统的任务是对风险地区进行鉴定和定位, 并监测正在发生的有害生物滋生事件[8]

该项目的结果是开发了TANABBO模型, 即Tatra国家公园皮小蠢暴发模型, 可用于地区决策支持、森林管理和生态监测(如生物多样性和人类影响评价等)。它包括立地条件、林分、卫片、MODIS和气象模块5个模块。其中在立地模块中要求输人海拔、方位、坡度和太阳辐射4个因子, 得出一个立地指数; 林分模块要求输人年龄结构、云杉比例、林分密度和材积4个因子, 得出一个林分指数; 卫片模块通过Landsat图像来判断林分被风暴破坏程度和边界定位:MODIS模块通过MODIS NDVI图像来判断植被健康状况; 气象模块要输人每日降水、最高温度和平均温度3个因子, 得出小蠢虫虫态和干旱2个指标。前3个模型合起来得到一个被小蠢虫攻击的概率, 通过后2个模型来绘制真实的风险图。

3.2 波兰的空间信息系统

波兰的空间信息系统(SIP)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应用, 通过SIP可以查询、收集、存贮、分析和显示各类空间数据。它包括国家森林技术系统和森林数字地图 2个部分。在前者中有一个森林管理模块, 存贮的病虫害方面的数据有秋季调查计划、受害程度、害虫类型及其发育阶段、发生面积和树木被害程度。根据这些数据, 利用地统计学方法对害虫如叶蜂(Cephalcia abietis L.)的空间分布进行研究。当研究小蠢虫种群及对林分的相关威胁时, 在运行森林保护指令后, 可以得到树木死亡率指数如NPC (以被害的蓄积与林分总蓄积的关系来表示)。这类操作所需的数据可以由国家森林信息学系统SILP(波兰语System Informatyczny Lasów Państwowych的缩写)自动产生。这个程序在评价小蠢虫密度时特别有用, 现已应用到林业生产实践中[9]

3.3 奥地利的森林破坏因子文档系统

奥地利建立了一个森林破坏因子文档系统(德文缩写DWF), 可以提供最重要的森林虫害、病害、脊椎动物和非生物因子的信息, 这些信息来自对奥地利所有的私人和公有林的调查。该文档系统包含了247个调查单位, 每个单位代表奥地利的一个林区。来自79个联邦省的森林官员收集了约68个破坏因子的信息, 这些信息以MS Access文档形式存在, 信息的收集和分析由位于维也纳的森林保护局在下一年的年初进行。分析结果以地图的形式每年以“Forstschutz-Aktuell”为主题在森林保护局的网站上发布(http://bfw.ac.at/400/1060.html), 以图标(圆圈)的大小来表示受害面积, 以着色的深浅来表示受害的程度[10]

3.4 捷克的森林发展地区计划

捷克建立了一个样地监测网络, 观测内容包括对冠层条件的评价、生长和产量的估计、土壤分析、树叶分析、地表植被评价、沉积测定和气象因子监测等, 使用遥感技术进行森林健康条件评价是该系统的一个部分。

森林管理局(FMI)是捷克农业部成立的一个官方组织, 其职责是制定森林管理计划和管理与森林和林业有关的数据, 为政府管理森林提供支持。在森林保护方面它汇集和管理称之为森林发展地区计划(RPFD)的数据库, 包括执行全国统一的森林拓扑系统。RPFD实际上是一些项目, 根据捷克的自然森林区域制定森林管理的原则。包含的数据有自然条件分析, 包括森林拓扑图和森林拓扑系统、功能位的一般定义和公众兴趣问题的回顾、基于生态稳定性区域系统的森林保护以及优化运输可达性的项目和与运输相关的技术[11]

RPFD中的森林保护部分包括在对森林更新中造成损失原因的分析后得到的破坏因子分析、偶然采伐原因的分析、污染物释放对森林威胁的分析和对破坏事件发生的分析。RPFD的所有数据均存贮于FMI的数据仓库, 使用MS SQL服务器和Intergraph技术, 支持从一般的SQL客户端、特殊的客户端应用、Intergaph Geomedia GIS和地图服务器(MapServer, Geomedia WebMap)上存取数据。软件工具可以编辑用一般办公软件从数据仓库中进行分析的结果, 然后进行打印或电子出版。FMI在其内部的Intranet或互联网(URL:http:/212, 158.143.149/index_en.php)上根据OGC标准(WMS、WFS、WCS)发布这些地图。

4 小结

通过以上内容可以看出, 美国的林业生物灾害预警系统由潜在威胁的鉴定、真实威胁的检测、评价影响和响应4个关键步骤组成, 是一个非常完善的系统, 可作为范本供其他国家借鉴。该预警系统是针对森林健康而言的, 但其主要内容还是林业有害生物, 其他影响森林健康的因子则不包括在内。由于针对的是森林健康, 因此对威胁的检定、评价影响以及响应时, 其判断标准也是对森林健康是否造成不利影响。

其他国家虽不像美国这样明确地提出一个林业有害生物灾害的预警系统, 但与此相关的工作却是有的。长期以来, 欧洲关注的是可持续的森林管理, 林业有害生物只是影响森林生态系统健康和活力的一类生物因素。欧洲所指的森林健康监测是森林资源的Ⅰ类和Ⅱ类调查, 昆虫和真菌等生物只是生物多样性监测的内容之一。而我国判断林业有害生物的标准则是其是否成灾。这种森林经营理念的不同, 或者判断林业有害生物的标准的不同, 必将影响各国建立预警系统时的判断标准。

林业有害生物可分为本土有害生物和外来有害生物。无论美国还是欧盟, 对外来有害生物都特别重视。在预警系统中, 其判断标准均不同于本土的有害生物, 因为它们对森林的威胁远不止影响其健康或可持续管理, 而几乎是毁灭性的。在这点上, 我国将其称为“灾害”似乎更准确。

监测和预测均应是预警的主要内容。尽管有害生物及其暴发通常由专业人士来核实, 但其最初的发现者通常是生产一线的工作人员, 因此人员培训在预警系统中具有重要作用。在美国的EWS中没有给予预测足够的重视, 在这一点上, TANABBO模型是个很好的例子, 它不但将气象因子作为影响林业有害生物种群动态变化的因子, 还将立地和林分因子考虑在内, 很值得借鉴。

此外, 在林业生物灾害预警系统的建立和运行中, 这些国家特别强调信息技术的应用和信息的公开。林场主、政府公务员和普通公众均可从互联网上获得这些信息。这对于信息公开以及赢得利益相关者及公众的支持是十分必要的。

参考文献
[1]
USDA Forest Service. The early warning system for forest health threats in the United States[EB/OL]. [2009-04-09]. www.fs.fed.us/foresthealth/publications/EWS_final_draft.pdf. www.fs.fed.us/foresthealth/publications/EWS_final_draft.pdf (0)
[2]
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 Plant health early warning system [EB/OL]. [1998-09-11]. http://www.cfia-aciaagr.ca/english/ppc/science/pps/phewa/phewhp.html. (0)
[3]
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 Plant health risk assessments[EB/OL]. [2009-10-18]. http://www.inspection.gc.ca/english/plaveg/pestrava/surv/risevae.shtml. (0)
[4]
Natural Resources Canada BioSIM; pest management planning decision support[EB/OL]. [2010-05-07]. http://cfs.nrcan.gc.ca/factsheets/biosim. (0)
[5]
Natural Resources Canada Insects[EB/OL]. [2010-05-07]. http://canadaforests.nrcan.gc.ca/article/peststrategies. (0)
[6]
The German Phytomedical Society(DPG). Phytomedicine; the way to achieve healthy plants[EB/OL]. [2010-05-07]. http://dpg-bcpc-symposium.de/fileadmin/alte_Webseiten/Invasive_Symposium/articles/068_Pfeilstetter.pdf. (0)
[7]
IDABC. EUROPHYT; European Network of Plant Health Information Systems[EB/OL]. [2010-05-07]. http://ec.europa.eu/idabc/en/document/2267/5926. (0)
[8]
Kissiyar 0, Blaženec M, Jakuš R, et al. Tanabbo model; a remote sensing based early wanting system for forest decline and bark beetle outbreaks in Tatra mountains-Overview[G]//Grodzki W (ed. ). GLS and databases in the forest protection in Central Europe. Warsaw: Forest Research Institute, 2005;15-34. (0)
[9]
Jachym M, Grodzki W. Possibilities of the use of the Forest Informatics System(SILP) and digital maps in the forest protection in Poland[G]//W Gralzki (ed. ). GIS and databases in the forest protection in Central Europe. Warsaw; Forest Research Institute, 2005: 55-60. (0)
[10]
Krehan H. The Austrian system of documentation of forest damage factors[G]//W Grodzki(ed. ). GIS and databases in the forest protection in Central Europe. Warsaw; Forest Research Institute, 2005;67-71. (0)
[11]
Křístek Š, Holusa J. The use of databases and digital maps in the forest protection in the Czech Republic[G]//W Grodzki(ed. ). GIS and databases in the forest protection in Central Europe. Warsaw; Forest Research Institute, 2005;73-7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