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11, Vol. 24 Issue (1): 69-73  
0

引用本文  

谢和生, 李智勇. 国外林主合作组织发展新动向与启示[J]. 世界林业研究, 2011, 24(1): 69-73.
Xie Hesheng, Li Zhiyong. New Development and Enlightenment of Foreign Forest Owner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s[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11, 24(1): 69-73.

基金项目

联合国粮农组织项目支持中国集体林权改革的政策、法律和制度体系发展并促进知识交流(GCP-CPR-038/FAO-SFA-EC)

作者简介

谢和生(1981-), 男,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博士生, 主要研究方向:林业经济与政策、社区林业, E-mail:hshxie@hotmail.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0-11-08
国外林主合作组织发展新动向与启示
谢和生 , 李智勇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北京 100091
摘要:根据近年来国外林主合作组织的发展新动向, 简述了转型国家目前积极构建林主合作组织的途径和发达国家林主合作组织持续发展的问题, 并阐述了国外林主合作组织在林业新兴市场(认证市场和碳市场)的参与动态, 以及当前在促进农村社区发展和参与林业政策进程中的重要作用; 进而总结当前国外林主合作组织的地域发展格局和业务与作用拓展的新特点与新方向; 最后针对中国林农合作组织的构建与发展提出几点启示。
关键词林主合作组织    新兴市场    农村社区发展    林业政策    
New Development and Enlightenment of Foreign Forest Owner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s
Xie Hesheng, Li Zhiyong     
Research Institute of Forestry Policy and Information, Chinese Academy of Forestry, Beijing 100091,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the new development of forest owner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s (FOCOs) around the word in the latest years, the paper introduced approaches that transitional countries actively employ to establish FOCOs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FOCOs in developed countries, and elaborated FOCOs' participation in emerging market of forestry (certification market and carbon market) and the ir importantroles in promoting rural community development and forestry policy process. Moreover, the paper concluded the regional development pattern of foreign FOCOs as wellasnew characteristics and development directions of the ir businesses and roles. Finally, some suggestions were proposed for the building and development of Chinese forests farmers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s.
Key words: forest owner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    emerging market    rural community development    forestry    

实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以来, 集体林经营呈现分散化局面。积极有效地整合与组织林农生产单元的能力, 发展林农合作组织, 是促进中国集体林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 是提高林农森林经营水平、增加林农收入的体制性发展措施。在国外, 尤其是林业发达国家, 林主合作组织的发展历史虽长, 但也面临着不同的问题, 而政治经济转型或林权转型国家也正在积极发展林主合作组织来应对林地的细碎化。把握这些国家林主合作组织的新动向, 对中国当前林农合作组织的构建与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1 国外林主合作组织概述

目前, 全球范围内林主合作行为已经非常普遍, 尽管合作水平不同, 有的只是在业务通讯上一起工作, 或者通过其他方式交换信息, 但已表现出了合作的优点, 每年共同销售上百万立方米的木材, 以此获得他们认为比单独行动更优的效益[1]

国外林主合作组织的产生归纳起来主要是由以下2种因素推动的:一是效率因素, 林主为了有效获取收益或者有效保护共同利益而组织起来; 另一种是林主所处的自由合作文化和民主政治环境[2]。例如, 中东欧部分国家经历了政治经济体制的转型, 产生了新的政治理念和结构, 私有财产不断扩大, 国家对森林特别是私有林的管理方式发生了重大转变, 这为林主合作提供了良好的社会规范和政策环境[3]

国外林主合作组织形式多样, 从合作内容来分有信息合作、设备合作、资金合作与经营合作等[1]。任何形式的林主合作组织都是可能的, 这取决于群体的目标, 最常见的是根据组织性质分为林主协会和林业合作社两大类。但是, 欧洲林主联盟(CEPF)指出, 目前还不存在一个一般化的概念能够涵盖欧洲各国的林主合作组织。欧洲林主联盟还指出, 林主协会是在政治层面上代表林主利益的一种组织, 而对合作社, 由于欧洲一些国家历史的原因, 对这一术语比较敏感。在欧洲几个官方文本中常用的是林主协会, 可惜没有简明而统一的概念[4]

国外林主合作组织的发展层次也是多样化的, 除了最先产生的基层林主合作组织外, 在国家层面还建立了国家林主合作组织, 主要协调国内有关私有林的政策和法律问题, 为基层林主合作组织提供技术指导和信息服务, 同时代表本国林主利益参与国际合作。在国家林主合作组织的基础上, 还成立了国际林主合作组织, 如南欧林主协会(USSE)、欧洲林主联盟和国际林主联盟(IFFA)等。他们致力于促进私有林的可持续经营, 促进国际社会对林主和家庭林业的关注, 在国际对话中代表林主利益, 并为各国交流提供平台。

2 国外林主合作组织发展动向

国外林主合作组织的发展因其国情和林情而异。发展中国家或者政治经济体制转型国家的林主合作组织主要处于林主合作组织发展的初级阶段, 目前还在积极解决林主合作组织发展中的构建问题。而发达国家的林主合作组织则要面临持续发展的问题, 同时其业务已经开始拓展到其他相关领域, 如代表或组织私有林主参与林产品新兴市场(如碳和认证等), 其作用也越来越重要, 如促进所在农村社区的发展, 以及参与林业政策进程等。

2.1 转型国家林主合作组织的积极构建

目前, 一些经济转型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正在或积极准备构建林主合作组织。这些国家的林主合作组织有2种不同的构建途径, 一是实施自上而下强力执行政府的法规, 另一种是自下而上的自愿构建[5]。自上而下的构建途径在巴尔干半岛的波黑得到私有林主和官员的认可, 而塞尔维亚的私有林主和官员更倾向于自愿原则[6]。同处于巴尔干半岛的黑山共和国, 由于私有林主的巨大利益, 已经基于自下而上的途径快速建立了林主合作组织[7], 而政府的作用集中在协调、支持和监督方面[3]

2.2 发达国家林主合作组织的持续发展

私有林主多年来经历了不同类型的合作, 但有些林主合作组织并没有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而有些国家的私有林主已合作多年, 并已证明有许多合作是稳定持续并富有成效的[1]。例如, 一些北欧国家和日本等虽然曾面临着林主老龄化、远离林区居住等林主特征变化问题, 但其林主合作组织已逐渐开始针对不同林主的需求提供不同的服务, 使林主合作组织和私有林得以有效持续地发展。

从美国的林业合作社来看, 作为美国私有林主共同销售林产品的重要组织, 也一度面临着持续发展的问题。但目前美国部分林业合作社已经通过最大程度地发挥林主对森林资源的灵活控制性, 强调森林的非短期利益与环境质量, 谨慎整合采伐、加工和销售功能, 并利用公共补贴和私人投资者的资金, 以及良好的经营技能和先进的资源清查系统, 成功地开发了林产品市场, 使得林业合作社得以稳定持续地发展[8]。美国还有些林业合作社通过以下措施促进合作社的持续发展:积极招募新社员, 深入社区扩大社员关系, 并形成网络系统; 加强领导和自愿者的支持; 提高销售能力, 开展商业规划, 形成良好的商业管理和营销策略; 与社区内的其他组织, 社区外的其他林业合作社, 以及为本合作社提供支持的组织发展良好的网络关系, 并向他们学习或与之合作[9]。值得强调的一点是, 林业合作社的成功与持续发展, 必须要认识到林主的经济利益是合作事业的基础[10]

2.3 林主合作组织参与林产品新兴市场的初步尝试 2.3.1 参与林产品认证市场

随着林产品认证市场的兴起, 小规模林主正面临着来自大规模森林企业的竞争, 面临着昂贵的第三方认证成本的挑战, 这样他们可竞争的市场机会大大缩小了。但目前林主合作组织普遍认识到, 让成员拥有的森林通过一个公认的认证系统认证, 林主合作组织可以获得两大利益:第一是不同成员之间的经营可以标准化; 第二是可以进入认证市场, 提高木材和加工林产品的收益[10]

目前, 许多国家和地区已经逐渐着手这方面的工作。在芬兰, 由于林地平均面积太小和林主数量多, 个别森林的认证并不一定形成生态、经济或社会上的可持续森林经营。因此, 芬兰认证系统就是基于区域团体的认证, 并得到森林认证认可计划(PEFC)的认可。其认证群体包括林主、相关组织以及森林经营协会内的其他经营者, 为了达到森林认证目标, 林主及其合作组织充分参与认证计划, 使之更具有可操作性[11]。在美国, 森林管理委员会(FSC)也与林业合作社及其林主共同设计森林认证规划, 其中“佛蒙特州家庭森林组织”(VFF)在2003年有32块林地共约2053hm2通过了森林管理委员会指南下的Smartwood认证[10]。在印度尼西亚, 一个拥有550名社员的合作社KH JL于2005年也获得了FSC团体认证, 为国际家具市场供应柚木, 社员可分得30%的利润[12]

2.3.2 参与碳市场

在碳交易方面, 采取某些形式的横向整合, 如将许多小林主整合成一个大的碳交易团体或机构, 可以减少较高的交易成本[13], 以此为目的的林主合作组织有很大的潜力。欧洲林主合作联盟指出, 对成长中的森林资源进行可持续采伐可行性很大, 这就响应了利用木材和森林能源应对气候变化的号召。但面临的主要挑战是, 为了帮助林主构建更强的经济合作组织, 需要有可行的框架条件和支撑条件。为了应对这个挑战, 需要公共部门、国家森林服务和产业部门进行有效的合作, 互利互惠。当前, 首要任务是强化现有的合作并制定计划, 在还缺乏强有力的林主合作组织的地区加强林主间的经济合作[4]

2.4 林主合作组织促进农村社区发展的作用

林主合作组织的最终目标是林主增收和提高成员个人福利, 尤其是在非发达国家, 林主要求提高福利或脱贫的诉求很强。从区域和国家社会经济的稳定与持续发展来看, 还需要林主所在农村社区或林区的发展与稳定。目前, 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 都非常关注林主合作组织在农村社区发展方面的促进作用。例如, 作为发展中国家的洪都拉斯, 其林业合作社就已经通过社区项目和社区扶持促进了他们所在社区的发展, 因为他们意识到社区的福利与他们个人的福利同样重要[14]。芬兰的森林经营协会则把很多重点放在林业的盈利性上, 因为这对农区的福利有直接的影响[15]

2.5 林主合作组织参与林业政策进程

在欧美大部分国家, 林主合作组织通常在政策制定, 甚至在政治层面上代表林主利益参与林业政策的决策、实施和监督整个过程。林主合作组织的这种作用近些年在一些转型国家或地区逐渐有所体现。例如, 在塞尔维亚和波黑地区, 私有林主对私有林主协会具有明显的需求, 以此获得森林可持续经营相关服务, 并在全国森林政策进程中代表私有林主利益。其森林管理官员关于构建私有林主协会的态度在近些年也有所转变, 他们意识到私有林主利益组织的缺失成为私有林政策持续实施的一个障碍, 并支持私有林主成立自主的利益组织, 以在森林政策进程中表达他们的利益诉求[6]。在黑山共和国, 私有林主协会通常通过积极参与技术工作组、专家研讨会和公开听证来促进森林新政策和立法进程, 并提出改善这些法规文本的建议。其中一个直接的影响结果就是, 在.森林法草案.中, 与私有林利益相关的全国森林与林地管理政策的大部分条款得以实施, 并提供了大量改善私有林经营并使之可持续的机会[7]

3 林主合作组织发展的新特点 3.1 发展区域出现新格局且不均衡

随着全球经济与政治环境的变化, 当前国外林主合作组织在国际区域格局上发生了转变, 而且发展并不均衡。其中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起步早, 发展比较成熟, 构建了各类横向林主合作组织和纵向各个层次的林主合作组织体系; 发展中国家或经济转型国家也已逐步表现出对林主合作组织的兴趣, 正在构建或积极准备发展林主合作组织, 而且数量上的发展非常迅速; 欠发达国家则似乎还缺乏林主合作组织产生和发展的相应环境。不同的是, 一些发达国家林主合作组织数量逐渐变少, 平均规模变大, 林主数量增多。例如, 日本为了加强林主的经济基础, 在政府的引导下, 实施了森林组合的合并, 其数量逐渐减少, 平均规模不断变大, 由1960年的3 905个合并为2005年的846个[16]。而在发展中国家或经济转型国家, 基层林主合作组织不断出现, 数量不断增多, 但平均规模都比较小。

从欧美国家林主合作组织一枝独秀到与转型国家林主合作组织共存这种格局的转变, 表明了林主合作组织的作用越来越受到国家和国际上的普遍认可。

3.2 坚持以林主利益为本不断拓展新领域

综上所述, 目前国外一些国家的林主合作组织涉及的领域或提供的业务已经逐渐出现了新的内容, 试图在这些新领域中维护林主利益, 提高林主收入, 促进私有林的可持续经营。这是目前国外林主合作组织发展的另一大新特点, 主要表现在以下3个方面。

一是林主合作组织已逐渐参与到新兴的林产品市场中, 包括林产品认证市场和森林碳市场。尽管小规模私有林要完全参与这2个新兴市场还面临一些挑战, 但代表小规模林主利益的林主合作组织在这些领域的尝试与努力, 很大程度上表明了国际社会对林主合作组织的作用和私有林可持续经营更多的关注。

二是林主合作组织已逐渐参与到农村社区发展业务中, 并越来越受到国家, 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重视。这种重视主要源于以下2种认识, 社区成员对林业合作社的投入均在社区内收益, 结果对社区产生了正面的经济影响, 社区可实现资金自足[17]。另外还有一些积极的、无形的影响, 如林业合作社使林主共同参与决策会议等, 从而形成了林主的社区价值观[18]

三是林主合作组织除了为林主提供森林经营和林产品销售等相关服务外, 愈加注重林主社会权益的保障。他们通过不同途径, 代表林主利益充分参与私有林相关的政策决策过程。发达国家或区域的林主合作组织在这方面的发展比较成熟, 这方面的转变在转型国家和地区表现得比较明显, 这主要得益于这些国家的政治环境和民主氛围发生了较大变化, 并建立了林主合作组织参与林业政策决策的机制。

4 对中国林农合作组织构建与发展的启示 4.1 明确林农合作组织的发展阶段及其重点任务

发达国家完善的林主合作组织体系并非短期内就发展而成的, 期间经历了基层林主合作组织的尝试发展, 再到各个层次的林主合作组织的建立, 而且随着社会经济和私有林主特征的变化, 还面临着组织的持续发展问题。目前, 随着中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深入开展, 中国农村林业正处于重要的转型期, 各地林农合作组织发展迅速, 但必须要明确中国林农合作组织发展的各个阶段及重点任务。

首先是构建和规范阶段, 重点构建基层林农合作组织, 促进林农合作, 规范现有林农合作组织的运行, 使林农的收入有所提高。目前这一阶段还难以实现像国外林主合作组织那样拓展新领域、参与政府的林业政策进程等内容, 但通过后两个阶段的发展, 林农合作组织参与的领域可以拓展, 其作用将越来越重要。

构建和规范阶段过后,接着是林农合作组织经济实力增强阶段。该阶段主要是鼓励林农合作组织在林业产业上实现横向和纵向联合, 不断扩大规模和较大幅度地提高林业生产集约化水平及林农收入, 并通过林农合作组织经济实力的增强带动所在农村社区的发展。

最后是林农合作组织社会影响力扩大阶段。这一阶段可以考虑国家层面的林农合作组织的构建及其制度安排, 逐渐形成林农合作组织参与林业政策进程的有效机制, 从根本上保障林农长远利益, 维护林农的社区林权安全。逐渐拓展林农合作组织能够涉及的领域或业务, 为林农争取更大利益, 并融入林业经济的全球化, 参与国际竞争。

4.2 采用上下结合的林农合作组织构建途径

目前转型国家也在积极构建林主合作组织, 主要采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2种构建途径。根据目前中国各地的实践, 建议采取上下结合的构建途径。一方面要尊重大多数林农的意愿, 要了解林农是否有合作意愿和倾向于什么形式的合作; 另一方面, 中国的农村改革不同于转型国家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 在中国农村社会, 甚至整个社会还难以形成自由、民主等林农合作组织产生与持续发展所依赖的社会文化环境。这就需要国家采取比较积极的态度推动林农合作以及林农合作组织的构建, 为林农合作组织的构建与持续发展提供激励机制和制度保障。

4.3 加强林农合作组织发展的制度供给

发达国家林主合作组织体系的成熟与完善, 以及转型国家林主合作组织的迅速发展, 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良好的社会政策与制度环境。鉴于中国与国外社会、政治与文化环境的差异, 加之中国林农合作组织起步较晚, 现阶段要加快林农合作组织的建设, 就更加需要国家提供良好的制度环境支撑。就林业合作社而言, 目前需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基础上不断加以细化、补充、配套与完善。地方政府应加紧制定相关实施条例和管理办法。其次, 要加强国家在林地流转、林权抵押贷款等方面的林业生产融资、森林保险、财政和税收优惠等制度的供给和完善。这方面可以结合中国实际, 既要借鉴发达国家已有的成功经验, 还要把握转型国家正在开展的有关实践及其效果。

4.4 实施重点发展东部兼顾西部的格局

国外林主合作组织的发展在区域上已经出现了新格局, 改变了以往欧美发达国家林主合作组织发展一边倒的局面。转型国家林主合作组织的积极构建给予了其他国家很大的鼓舞。林主合作组织在欧美发达国家得以率先发展, 而其他国家的发展在后, 其中市场经济环境形成的先后是一大影响因素。从中国目前的实践来看, 林农合作组织同样较多地集中在东部经济发达省区, 而西部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地区林农合作组织还相对较少。这主要是由于东部省区在较为活跃的市场经济环境下, 林农要面对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 更需要紧密的合作, 但这并不意味着西部省区就不需要发展林农合作组织。随着集体林权制度主体改革的逐步完成, 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的经营制度得以确立, 为西部省区的林农合作奠定了产权基础, 该区域可以针对比较活跃的行业或林产品等先进行合作, 共同提供服务和开展销售活动等。因此, 建议中国当前以发展东部的林农合作组织为重点, 在开展示范和总结经验的同时, 兼顾和带动西部省区的林农合作组织发展。

参考文献
[1]
David B Kittredge.Forest owner cooperation around the world: where, how, and why it succeeds[G]//Forestry Cooperatives: What Today's Resource Professionals Need To Know.Washington, DC: USDA Forest Service, 2006: 31-38. (0)
[2]
A M S C Mendes, S Stφrdal, W Adamczyk, et al. Forest owners'organization across Europ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G]//Issues Affecting Enterprise Development in the Forest Sector in Europe.Finland: Faculty of Forestry, University of Joensuu, 2006: 84-104. (0)
[3]
Dragan Nonic.Organization of private forest owners in Serbiacompared to Austria, Slovenia and other Central European countries[G]//Legal Aspects of European Forest Sustainable Development.Zurich: 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2006: 95-106. (0)
[4]
Daniel Hägglund.European forest owner organization: main figures, aims and goals[R].Luxembourg: CEPF, 2008: 4-39. (0)
[5]
S F Ashton, B Hull, R M Visser, et al. Forest management in the interface: forest cooperatives[R].Florida: the School of Forest Resources and Conservation, University of Florida, 2006: 1-7. (0)
[6]
Mersudin Avdibegović, et al. Organization of private forest owners in Serbia and Bosnia-Herzegovina: soci-econom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political indicators[R].Bled, Slovenia: IUFRO, 2010: 1-21. (0)
[7]
Mensura Nuhodžic,'Franc Ferlin.Experiences in establishing private forest owners' associations and their in fluence on the development of forest policy and legis lation of Montenegro[G]//Small Scale Forestry in a Changing World: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and Role of Extension and Technology Transfer.Bled: Slovenian Forestry Institute, 2010: 512 -524. (0)
[8]
Bruce Hull R, Sarah Ashton. Forest cooperatives revisited[J]. Journal of Forestry, 2008, 106(2): 100-105. (0)
[9]
Blinn C R, Jakes P J, Sakai M, et al. The United States:alocal focus for engaging landowners[J]. Jou rnal of Forestry, 2007, 105(5): 245-251. (0)
[10]
Nathaniel M.Anderson Enhancing the growth and economic viability of landowner cooperatives to improve sustainable forest manage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R].Maryl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Conservation Biology University of Maryland, May 2003. (0)
[11]
Martin Lillandt.Forest management association: a major toll to promote economic sustainability of family forestry[G]//Economic Sustainability of Small-Scale Forestry.Finland: European Forest Institute, 2001: 93-100. (0)
[12]
FSC﹒Formation of success fulsustainable forest cooperative in Indonesia[R/OL]﹒(2010-05-19).[2010-10-10].http://www.fsc.org/fileamin/web-data/public/document_center/Smal-lholders_Documents/case_indonesia_Chin.pdf. (0)
[13]
Rachael Beddoe.Opportunities and barriers for small-scale and community forestry access to carbon markets: a literature review[R]. USA: Rubenstein School of Environment and Natural Resources, University of Vermont, 2010: 5-29. (0)
[14]
Michael James Jones.Evaluation of Honduran forestry cooperatives: five case studies[D].Michigan: Michigan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2003: 77-79. (0)
[15]
MTK.The role of forest management associations[EB/OL].(2006-02-01).[2010-10-20].http://www.mtk. (0)
[16]
Ikuo O ta.Activities and significance of forest owners.cooperatives in Japan[C]//Proceedings of the 10th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Legal Aspects of European Forest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Faculty of Forestry, University of Sarajevo, Sarajevo: 2009: 101-108. (0)
[17]
CCCBE.Forestry co-operatives[R/OL].(2007-07-03).[2010 -10-20].http://www.socialeconomynetwork.ca/node/127. (0)
[18]
Jody Padgham.Sustainable forestry cooperatives in the Midwest[EB/ OL].[2010-10-30].http://www.uwcc.wisc.edu/info/uwcc_bulletins/bulletin_07_02.pdf.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