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12, Vol. 25 Issue (2): 57-62  
0

引用本文  

范圣明, 王忠明, 龚玉梅, 等. 我国林业知识产权发展研究[J]. 世界林业研究, 2012, 25(2): 57-62.
Fan Shengming, Wang Zhongming, Gong Yumei, et al. Research on Development of Forestry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 China[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12, 25(2): 57-62.

基金项目

林业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项目林业行业科技文献信息支撑系统研建(200704023);林业重点领域知识产权预警机制研究(林技综[2010]02号)

作者简介

范圣明(1986-), 男, 在读研究生, E-mail:fsm1208@126.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1-12-14
我国林业知识产权发展研究
范圣明1 , 王忠明1 , 龚玉梅2 , 马文君1     
1.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北京 100091;
2. 国家林业局科技发展中心, 北京 100714
摘要: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的深入,各国相继制定了知识产权战略以及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准确掌握国内外知识产权战略情况,将有助于推动我国林业知识产权的长期良性发展。文中概述美国、欧盟、日本、韩国以及我国的知识产权战略及特点,介绍我国2个林业企业国际维权的典型案例,统计分析我国林业知识产权发展情况,并提出思考和建议。
关键词知识产权战略    林业知识产权    发展    创新    
Research on Development of Forestry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 China
Fan Shengming1, Wang Zhongming1, Gong Yumei2, Ma Wenjun1     
1. Research Institute of Forestry Policy and Information, Chinese Academy of Forestry, Beijing 100091, China;
2.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enter, State Forestry Administration, Beijing 100714, China
Abstract: As economic globalization develops further, countries had instituted their intellectual property strategy and protection system.Understand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strategies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can promote the long-term and virtual development of forestry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 China.The paper reviewed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European Union, Japan, Korea and China, introduced two cases of international disputes in which Chinese forestry enterprises defend their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analyzed the development of forestry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 China.Finally, some reflections and suggestions were offered.
Key words: intellectual property strategy    forestry intellectual property    development    innovation    

随着全球经济的不断发展, 知识产权在国际贸易和科技发展中的作用日益凸显。欧美等发达国家已把知识产权提升到显示国家竞争力和综合实力的战略高度, 并通过不断推进知识产权的发展来提高国家的核心竞争力[1]。我国的知识产权战略实施虽然相对较晚, 林业知识产权却在其背景下发展迅速。因此, 认清和掌握国内外的知识产权战略形势, 将有助于促进我国林业知识产权的长期良性发展。

1 国外知识产权战略概况

在经济发展全球化不断深入的背景下, 发展和保护知识产权已成为全球的共识, 从发达国家到发展中国家都先后实施了知识产权战略和保护制度, 其中美国、欧盟、日本、韩国的知识产权战略实施较为成功, 知识产权发展迅速[2]。本文介绍这4个国家或联盟的知识产权战略和以林业专利、植物新品种、林产品地理标志为代表的林业知识产权保护制度, 以期为促进我国林业知识产权发展提供参考。

1.1 美国知识产权战略

美国是实施知识产权战略最早的国家之一, 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经济体, 美国特别注重知识产权的保护和推广。美国现在已形成了多层次、多方位、完善而系统的知识产权制度, 并将知识产权作为促进美国经济发展、保护美国利益、防御其他国家竞争的有力武器[3]。美国采用联邦法和州法并存的2级知识产权法律体制, 利用"337条款"对国内企业实施贸易保护, 利用"特别301条款"和"306条款"将知识产权的保护扩展到海外。美国通过实施国内、国际2个标准以及不同保护强度进行知识产权的双重保护[4-5]。美国积极参与知识产权国际规则的制定, 推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等国际公约的实施, 迫使国际市场的竞争主体加大对其知识产权的保护。为了协调各部门联合执法, 2010年6月美国政府公布了《美国知识产权执法2010联合战略计划》。此外, 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推出了促进美国经济安全和保证竞争优势的21世纪战略计划(the Cen tury Strategic Plan)[6]

美国的专利制度提高了专利申请和授权的效率, 并减少了成本及费用, 使得其专利申请与授权量均一直保持在世界领先位置。截至2010年底, 美国林业相关技术专利总量为28 169件, 仅次于日本; 美国的林业育种专利申请量为909件, 占全球的41.6%[7]。在植物新品种保护方面, 美国出台了植物专利法和植物新品种保护法, 建立了形状审查数据库, 通过对申请品种的描述与数据库信息的比较确定植物新品种的特异性。美国对林产品地理标志的保护模式是以商标法保护为主, 主要通过证明商标和集体商标进行保护。

1.2 欧盟知识产权战略

欧盟采用"超国家战略"的知识产权理念, 以对内和对外双重形式平衡盟内成员国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差异, 协调盟内各国的经济发展, 应对其他国家的竞争和挑战。欧盟区域内知识产权法律法规体系统一而完善, 司法制度高效、便利, 行政执法制度严格并注重对知识产权不规范行为的惩治。欧盟通过建立统一的专利体系、修订欧洲专利协定、出台著作权保护规定、减少商标注册费和续展费、打造以企业为主体的"知识产权价值链"等一系列措施加强联盟内部的知识产权发展, 并积极开展与第3国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双边谈判与合作[8]。在对外知识产权战略中, 欧盟利用严格的海关保护制度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欧盟海关在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中执法主动性较强, 保护的知识产权范围广, 对货物侵权行为的调查程序简便。以进口环节保护为主的海关制度在欧盟对外贸易的知识产权保护中起到了关键作用[9]

欧洲的林业育种专利数量仅次于美国。在欧洲专利局申请专利是欧盟专利战略的一大特点, 一项专利可以在成员国内享受同等效力的保护和使用。欧盟的植物新品种保护办事处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 提供新品种的申请程序、共同体品种权以及法律资源等。欧洲的林产品地理标志保护以法国的专门法保护和德国的混合保护模式为代表, 具有很强的公权性, 并通过"在先权利"等方式解决了地理标志保护与商标保护的冲突。

1.3 日本知识产权战略

日本是知识产权战略实施最成功的国家之一, 经历了由"贸易立国"到"技术立国", 最终到"知识产权立国"战略的转变[10]。日本为了追求经济和科技的长足发展, 放弃了以前采用的"技术追随"和"外围专利"战略模式, 开始更加注重技术的基础研究。2002年小泉纯一郎在知识产权战略会议上提出日本将"重视和利用知识产权", 将"知识产权立国"作为国家发展的基本方针, 以期通过对日本知识产权战略制度的改进来促进日本的经济发展, 提高日本的科技活力和国际竞争力[11]。日本知识产权战略本部每年发布知识产权推动计划, 在《知识产权推动计划2009》中提出了软实力产业(Soft Power Industries)的概念, 体现了日本用产业方式提升国家软实力的实践途径; 在《知识产权推动计划2010》中, 选取了医疗等7个行业作为日本争取获得国际标准的领域。日本修改了专利法、工业产权法的相关法案, 使其与国家的知识产权战略相协调, 并培养日本全社会知识产权保护和创造的文化理念。同时, 日本也十分注重知识产权的网络和数据库建设, 利用特许厅的知识产权数字化图书馆(IP DL)进行知识产权信息的保护和传播, 并提出了建立亚洲知识产权网(AIPN)的构想, 旨在抢占亚洲的知识产权制高点, 并以此实现日本经济的全球扩张[12]

日本的专利审查标准与国际接轨, 并开发和普及专利审查、检索的高新技术。例如, 对花卉类的专利或品种权可以按颜色检索。为了减少品种权纠纷, 日本通过新品种注册网先公布申请报告, 而后才实施审查, 提高了植物新品种保护效率和透明度[13]。此外, 日本主办了第一届东亚植物新品种保护论坛(EAPVP)。日本的地理标志保护模式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为主, 侧重于从消费者利益和市场秩序的角度保护地理标志。

1.4 韩国知识产权战略

韩国是在短时期内崛起的知识产权强国, 其知识产权战略经历了以扶持重工业和技术密集型产业的知识产权制度国际化时期, 以及以提高本土企业技术水平和竞争力的知识产权强化保护时期[14]。自1994年TRIPS协议后, 韩国调整了知识产权战略的核心, 将其转变为知识产权全球化保护战略。WIPO的报告显示, 2004年韩国知识产权局(KIPO)受理的专利申请量位居世界第3, 仅次于美国和日本[1]。韩国知识产权战略的主要措施有:修订相关法律法规, 以适应TRIPS协议的要求; 提高知识产权行政管理的效率, 扶持优秀的专利技术产品, 促进其商业和产业化; 加大刺激企业创新力的研发资金投入, 着重保护韩国在全球技术合作中的知识产权。另外, 韩国积极参与国际知识产权规则的制定, 以保证其在全球化时期的知识产权主动权[15]

韩国林业专利总量相对较少, 但近年来增长迅速, 2011年林业相关专利数量为1 017件, 几乎与日本持平[16]。韩国是国际新品种保护联盟(UPOV)的第50个成员国, 承办了多次植物品种保护会议, 制定了64个属或种的植物品种测试指南。在韩国, 林业植物新品种在知识产权局申请发明专利权保护, 也可以向农业和林业部下属的国立种子管理所申请品种权保护。韩国的林产品地理标志保护采用了以《商标法案》和《农产品质量控制法案》为主的保护体系。根据《农产品质量控制法案》, 由农业和林业部签发的地理标志标识永久有效。

2 我国知识产权战略

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建立以商标法、专利法和著作权法的相继制定为标志。首次明确提出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是在2007年"十七大报告"中。2008年6月国务院印发了《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 以期通过加强知识产权创造、运用、管理和保护的能力来提升我国的科技竞争力和经济发展水平。《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的正式出台是我国知识产权进入转型时期的标志。该纲要提出, 将着力建立完善的知识产权制度, 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提出了5年的短期目标和12年的长期目标以及具体的战略重点、专项任务、战略措施。纲要的战略重点除了知识产权的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外, 还强调完善知识产权制度和培育知识产权文化。我国的知识产权战略以知识产权效益的最大化为目标, 注重知识产权的立法和立法内容的国际化[17]。我国每年发布《国家知识产权战略推进计划》以保证知识产权战略的顺利、高效率实施, 确定高技术产业化重点领域优先发展, 并将知识产权服务领域纳入高技术产业。与日本单纯的"知识产权立国"观念不同, 我国的知识产权战略与科教兴国和可持续发展等战略相互协调促进, 共同推动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18]。与亚洲的另外2个知识产权强国日本和韩国的知识产权战略相比, 中国更加注重对知识产权运用水平和管理能力的提高, 更加注重创新资源的优化配置, 而且战略目标更具体, 计划性更明确[19]

在我国, 3种专利类型中的发明公开专利最能代表知识产权质量和科技创新水平。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统计资料显示, 2009年获得中国授权的国内发明公开专利的数量为65 391件, 首次超过同期国外在我国获得授权的发明公开专利数。2010年我国国内获得中国授权的发明公开专利的数量为79 767件, 比2009年增长了22%, 而国外在我国获得授权的发明公开专利数从2009年的63 098件下降至55 343件。截至2011年10月底, 2011年获得中国授权的国内发明公开专利的数量已达到90 412件, 是同期国外在我国获得授权的发明公开专利数的1.84倍[20]。以上统计结果说明, 我国的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对知识产权发展的推动作用逐渐明显, 知识产权不仅数量在迅速增长, 质量也在不断提高。

由于我国知识产权战略实施时间较短, 知识产权的总体水平与发达国家差距还很大。以专利水平为例, 截至2010年底, 在已获得中国专利授权的3 384 478件国内专利中, 发明公开专利所占比例为9.93%;而国外在中国获得授权的512 881件专利中, 发明公开专利所占比例为75.2% [20]。随着我国知识产权体系的不断完善, 国家创新能力的不断增强, 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深入实施, 我国知识产权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将不断减小。

3 我国林业知识产权的国际纠纷典型案例分析

随着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和出口能力的不断增强, 我国企业在产品出口中面临各种各样的贸易壁垒和技术纠纷, 林业企业也不能幸免。要在国际纠纷中取得主动权, 必须坚定维权信念, 积极主动, 依靠自主创新和加强对知识产权保护来打破国外的贸易壁垒。下面介绍2个我国林业企业应对国际专利纠纷的案例。

3.1 地板锁扣"337调查"案

2005年7月1日, Unilin集团下的3家子公司(Unilin Flooring, Unilin Beheer和Flooring Industries Ltd.)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发起"337调查"的申请, 理由是包括17家中国企业在内的30家木地板企业侵犯其4项地板锁扣专利, 并请求ITC发出普遍排除令和禁制令。17家涉及此案的中国地板企业包括圣象、菲林格尔等国内龙头企业。2007年1月, ITC做出终裁, 最终确定了除深圳燕加隆外的16家中国企业对Unilin地板锁扣专利侵权成立, 并签发了普遍排除令。随后中国企业提起上诉, 但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做出维持ITC终裁的判决。地板锁扣"337调查"案历时3年多, 此后Unilin集团要求中国木地板企业在美国每销售1m2锁扣地板须支付0.65美元专利使用费, 这给中国地板锁扣产品出口美国造成沉重打击[21]。但同时此次"337调查"案确立了深圳燕加隆公司的"一拍即合"锁扣技术作为地板锁扣领域全球3大核心专利技术之一的法律地位, 打破了国外企业的技术垄断, 增强了中国木地板企业积极应对国际纠纷的信心, 坚定了中国木地板企业自主开发新技术、注重专利申请和保护的信念。

3.2 重组竹专利案

2007年11月5日, 美国Teragren公司向华盛顿西区地方法院起诉Smith and Fong公司侵犯其第5543197号专利(平行随机排列叠层的竹地板和竹束), 要求法院禁止涉案产品在美国销售。Smith and Fong公司是中国安吉天振竹地板有限公司在美国的重组竹地板销售商, 并且众多中国地板企业均在美国销售同种类型的重组竹产品。如果Teragren公司胜诉, 中国重组竹产品将不能出口美国。在此次海外维权中, 中国林产工业协会竹材专业委员会成立了维权工作组, 20多家中国竹材企业结成同盟, 全面支持Smith and Fong公司应对侵权指控。2009年5月, 华盛顿西区地方法院下达终审裁定, 认定中国产重组竹地板不构成侵权[22]。我国重组竹专利海外维权案胜诉说明, 应对知识产权国际纠纷要有坚定的维权信念, 行业协会在寻求多方专家支持和促进企业结盟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行业协会和企业联盟的共同应对将更有优势。此次重组竹专利案催生了南林竹产业知识产权联盟的成立。

在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 我国企业要打破国际技术垄断和贸易壁垒, 必须不断加强对知识产权的能力建设和提高科技自主创新水平。

4 我国林业知识产权发展概况

林业知识产权是国家知识产权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我国现代林业科学发展的有力推动力量。林业知识产权主要包括林业专利、林业植物新品种、林产品地理标志、林业商标以及相关版权、遗传资源等。根据中国林业知识产权网信息统计, 截至2010年底, 获得中国授权的林业相关专利数量为95 872件, 其中发明专利40 404件, 占林业专利总数的2.1%;林业植物新品种申请量23件, 授权量320件; 林业驰名商标86个; 林产品地理标志197件; 林业软件著作权343件; 林业图书种类已超过10万[23]

本研究统计了2001-2010年林业授权专利量、林业植物新品种申请与授权量、林产品地理标志审核与注册量、林业相关驰名商标量、林业软件著作权量, 并着重分析了国家实施知识产权战略以来相应的林业知识产权情况。

4.1 林业专利

2001-2010年我国授权的林业专利量为77176件, 其中发明公开专利总量为33539件, 占同期专利量的43.4%。2008-2010年专利数量为37 834件, 占2001-2010年专利量的48.8%, 占林业相关专利总数的39.5%。2008-2010年发明公开专利数量为16 563件, 占2008-2010年专利量的43.8%。由此可以看出, 2008-2010年林业专利数量和发明公开专利数量都维持在较高水平上。

4.2 林业植物新品种权

植物新品种是指经过人工培育的或者对发现的野生植物加以开发, 具备新颖性、特异性、一致性和稳定性并有适当命名的植物品种[24]。我国于1997年成立了国家林业局林业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 1999年开始对林业植物新品种进行授权。目前, 获得林业植物新品种权的植物种类主要为观赏植物、林木和果树等, 其中桉树、杨树等新品种已成为我国速生丰产林建设的主要品种。

我国的林业植物新品种权申请量呈增长趋势, 虽然2005-2010年林业植物新品种授权量有所波动, 但总体维持在较高水平上。由于林业植物新品种审查和测试自身的特点, 2001年和2007年植物新品种授权量分别高于当年申请量。2008-2010年植物新品种权申请233件, 占2001-2010年申请量的43.7%, 占植物新品种申请总量的32.3%。2008- 2010年植物新品种授权量为121件, 占2001-2010年授权量的41.6%, 占植物新品种授权总量的37.8%。

4.3 林产品地理标志

地理标志是标示某产品来源于特定地域, 产品的品质和相关特征主要取决于该地域的自然、人文及历史等因素, 并经审核批准以该地域名命名的特有产品。我国对地理标志知识产权的保护主要有商标保护和专用标志保护2种[25]。林产品地理标志对促进区域经济、文化发展和增加农民收入有重要作用。目前, 我国已注册和审核的林产品地理标志主要有枣、核桃、板栗等。

2008-2010年林产品地理标志的注册与审核量为127件, 占2001-2010年申请量的64.5%。2010年林产品地理标志的注册与审核量为62件, 占2001-2010年申请量的31.5%。2008年以来的林产品地理标志注册与审核量明显增多, 说明我国地方政府已认识到林产品地理标志的巨大品牌作用, 开始注重林产品地理标志知识产权的保护。

4.4 林业商标

商标一般分为普通商标、知名商标、著名商标和驰名商标4种。驰名商标只能由国家工商总局认定。

我国林业驰名商标年认定数量虽有波动, 但总体呈现增长趋势。2008-2010年林业行业获得认定的驰名商标数量为57件, 占2001-2010年林业驰名商标量的67.8%, 占林业驰名商标总数的66.3%。

4.5 林业软件著作权

软件著作权是指软件的开发者或者其他权利人依据有关著作权法律规定对软件作品所享有的各项专有权。林业软件著作权的发展趋势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林业网络数据资源的发展趋势。

2001-2007年林业软件著作权发展相对平稳, 2008年以后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2008-2010年林业软件著作权数量为260件, 占2001-2010年林业软件著作权数量的75.8%。2010年度的林业软件著作权达到135件, 占2001-2010年林业软件著作权数量的39.4%。

以上统计结果表明, 我国林业知识产权的基础薄弱, 在2001-2007年发展速度平缓。自2008年《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发布以来, 我国林业知识产权数量增长迅速, 质量也不断提高, 林业行业的知识产权意识明显增强, 林业的品牌建设和林业信息的网络资源建设也得到快速的发展。值得注意的是, 与2009年相比, 我国2010年林业专利总量、林业发明公开专利量、林业发明公开专利所占比例、林业植物新品种授权量、林业驰名商标量虽然有所下降, 但这符合我国处于知识产权战略初始阶段的特征, 具有起点低、发展快、易波动的特点。针对这种情况, 林业主管部门应当加强政策引导和资金扶持, 调整战略部署, 为林业知识产权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在植物新品种审查、测试方面, 国家林业局已建成植物新品种测试中心、分子测定实验室和专业测试站, 并编制了相关测试指南和相应的植物新品种数据库。在植物新品种保护国际履约方面, 我国作为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公约(UPOV)的成员承担编制了山茶属、丁香属和牡丹3项国际测试指南的工作。此外, 国家林业局启动了林业知识产权试点工作, 并举办了全国林业知识产权培训班、高层论坛。截至2011年5月, 已确定55家林业企事业单位为林业知识产权试点单位[26]

5 加快我国林业知识产权发展的思考与建议

近年来, 我国林业知识产权虽有了较快的发展, 但由于林业知识产权的基础较薄弱, 其数量、质量、转化率和贡献率与其他行业相比差距较大。国家林业局虽有林业知识产权管理部门, 但仅能对林业植物新品种进行授权, 林业植物新品种与农业植物新品种的界定也不清晰; 林产品地理标志可以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农业部注册或登记获得保护, 但3种保护体系容易冲突, 且不便于管理。另外, 林业科研成果不能高效地转化为林业专利, 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研产相结合的林业知识产权创新机制还不够完善, 林业应对国际纠纷的维权能力也相对较弱。针对当前这种情况, 提出以下建议:

1) 加强林业行业激励创新机制建设, 强化林业企业在知识产权创造中的主体地位, 提升林业科研单位的知识产权创造能力, 搭建林业科研单位与林业企业之间的成果转化应用平台, 促进林业专利的转化与运用, 提高林业科研成果的转化效益, 缩短知识产权的产业化周期。

2) 鼓励林业植物新品种的培育, 加强林业植物新品种审查、测试能力建设, 健全林业植物新品种测试体系, 促进林业植物新品种的推广和应用, 建立林业优良新品种推广应用的产业化示范基地。

3) 推进林业品牌建设, 加大对林产品地理标志申请为中国驰名商标的奖励措施, 鼓励林业企业在国外注册商标, 将林产品地理标志和林业商标纳入国家林业局相应的部门进行规范管理。

4) 加强林业知识产权的基础信息共享平台建设, 丰富林业信息、林业专利、植物新品种等数据库的内容, 建立相应的成果推广信息库, 提供更便利、高效的林业知识产权信息检索服务。

5) 成立林业知识产权预警中心, 切实发挥林业知识产权预警机制的作用, 制定多方位的林业知识产权突发事件应对预案, 引导林业企业公平参与国际竞争, 并为其决策提供参考依据和数据支撑。

6) 提高林业行业的维权意识, 坚定林业企业的海外维权信念。建立以行业协会和企业联盟为主体的林业知识产权维权机制, 鼓励林业行业协会与企业联盟建立行业的"专利池", 建成林业知识产权的多方专家库, 设立林业知识产权海外维权专项基金, 高效应对林业知识产权海外纠纷。

为贯彻落实国家知识产权战略, 2011年1月国家林业局印发了《关于贯彻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的指导意见》, 进一步明确了林业知识产权工作的指导思想、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随着国家知识产权战略推进的深入, 林业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的能力将进一步提高, 对现代林业发展的支撑作用将更加突出。

参考文献
[1]
Patricia H Schneider. International trade, economic growth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a panel data study of developed and developing countries[J].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2005, 78(2): 529-547. DOI:10.1016/j.jdeveco.2004.09.001 (0)
[2]
Yee Kyoung Kim, Keun Lee, Walter G Park, et al. Appropriate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and economic growth in countries at different levels of development[J]. Research Policy, 2012, 41(2): 358-359. DOI:10.1016/j.respol.2011.09.003 (0)
[3]
Sunil Kanwar, Robert Evenson. On the strength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that nations provide[J].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2009, 90(1): 50-56. DOI:10.1016/j.jdeveco.2008.11.006 (0)
[4]
陈高翔, 吴少锐. 美、日、韩知识产权战略及对我国的启示[J]. 商业经济, 2011(2): 6-8. (0)
[5]
崔鑫生. 论美国知识产权海外保护问题[J]. 科技管理研究, 2010(4): 220-221. DOI:10.3969/j.issn.1000-7695.2010.04.072 (0)
[6]
余翔, 武兰芬, 姜军. 国家经济安全与知识产权危及预警和管理机制的构建[J].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2004(3): 65-70. DOI:10.3969/j.issn.1002-0241.2004.03.017 (0)
[7]
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发展司. 生物育种产业专利态势分析[J]. 专利统计简报, 2011(15): 7-11. (0)
[8]
European Commissioner for Internal Market and Services.EU patent strategy[C].Pan Europe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Summit, Brussels, 2006. (0)
[9]
赵姝杰. 欧盟对外贸易中知识产权保护的特点及对我国的启示[J]. 黑龙江对外经贸, 2007(7): 48-50. DOI:10.3969/j.issn.2095-3283.2007.07.019 (0)
[10]
Hisamitsu Arai. Japan's intellectual property strategy[J]. World Patent Information, 2006, 28(4): 323. DOI:10.1016/j.wpi.2006.07.006 (0)
[11]
王绍媛. 日本知识产权战略特点与借鉴[J]. 现代日本经济, 2009(6): 41-44. (0)
[12]
左忠梅, 王智源, 盛四辈. 中日韩知识产权战略比较研究[J]. 学术界, 2011(1): 214-221. (0)
[13]
日本新品种注册网.http://www.hinsyu.maff.go.jp/. (0)
[14]
董潇丽. 国外知识产权战略对我国的启示[J]. 法制与经济, 2010(22): 116-117. (0)
[15]
张辉, 吴松强. 日、韩知识产权的战略比较[J]. 科学管理研究, 2010, 28(3): 65-68. (0)
[16]
国家林业局科技发展中心.国外林业专利全文库[DB/OL].[2011-12-10].http://www.cfip.cn/page/framelimit.cbs?ResName=sjpe. (0)
[17]
王婧. 论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的影响层面分析[J]. 法制与社会, 2010(24): 157-158. DOI:10.3969/j.issn.1009-0592.2010.24.091 (0)
[18]
梅术文, 王超政. 中、日国家知识产权战略比较[J]. 中华商标, 2010(4): 43-48. (0)
[19]
左忠梅, 王智源, 盛四辈. 中日韩知识产权战略比较研究[J]. 学术界, 2011(1): 214-221. (0)
[20]
国家知识产权局.统计信息[DB/OL].[2011-12-10].http://www.sipo.gov.cn/tjxx/. (0)
[21]
国家知识产权局.战略专题[DB/OL].[2011-12-10].http://www.nipso.cn/onews.asp?id=530. (0)
[22]
张勤丽. 中美重组竹地板专利诉讼始末:以中方胜诉告终[J]. 国际木业, 2009(7): 32-33. (0)
[23]
胡章翠, 于建亚, 王忠明, 等.2010林业知识产权年度报告[R].北京: 国家林业局科技发展中心, 中国林科院林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2011: 48-51. (0)
[24]
戴剑, 李华勇, 丁奎敏. 刍议我国农业植物新品种保护体系[J]. 种子, 2008, 27(11): 98-101. DOI:10.3969/j.issn.1001-4705.2008.11.030 (0)
[25]
时艳蕾. 我国地理标志保护体系现状及其完善[J]. 中国发明与专利, 2009(11): 48-49. DOI:10.3969/j.issn.1672-6081.2009.11.014 (0)
[26]
国家林业局科技发展中心.林业支持产权动态库: 第二批全国林业知识产权试点单位授牌[DB/OL].[2011-12-10].http://www.cfip.cn/page/framelimit.cbs?ResName=mrxw.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