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12, Vol. 25 Issue (2): 69-74  
0

引用本文  

李佳佳, 傅建祥, 丁云. 新中国成立以来洛阳牡丹产业化演进[J]. 世界林业研究, 2012, 25(2): 69-74.
Li Jiajia, Fu Jianxianɡ, Ding Yun. Luoyang Peony Industrialized Evolution After the Found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12, 25(2): 69-74.

作者简介

李佳佳(1986-), 女, 河南洛阳人, 硕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产业集聚与升级研究, E-mail:lijialovelife@sina.com;
傅建祥(1959-), 男, 浙江绍兴人, 硕士生导师, 主要从事人文旅游研究;
丁云(1988-), 女, 江苏泰州人, 硕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人文旅游与旅游规划研究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1-08-30
新中国成立以来洛阳牡丹产业化演进
李佳佳 , 傅建祥 , 丁云     
浙江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科学学院, 浙江金华 321004
摘要:以其独特的地理、文化背景,洛阳牡丹在洛阳形成了产业化发展之势。产业集群合作行动是从现实主体互动角度探讨产业集群的重要性并对现实中的产业集群实践操作提供指导意义。文中从产业集群合作行动的角度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洛阳牡丹产业化演进进行梳理,将其分为抢救与恢复、奠定基础和产业化初步发展3个阶段,分析洛阳牡丹产业化发展面临的问题并提出对策。
关键词洛阳牡丹    产业集聚    合作行动    演进    
Luoyang Peony Industrialized Evolution After the Found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Li Jiajia, Fu Jianxianɡ, Ding Yun     
College of Geography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 Zhejiang Normal University, Jinhua 321004, Zhejiang, China
Abstract: Peony in Luoyang formed the trend of industrialization development owing to its unique geographical and cultural background.Industry cluster cooperation is the one to discuss the importance of industrial cluster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reality subjects, which is of significance for guiding the practices of industrial cluster in reality.This paper combed the industrialized evolution of peony in Luoyang after the found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from the aspect of industrial clusters cooperation action, which was divided into three stages, i.e.rescue and recovery stage, the stage to lay foundation and preliminary industrialized development stage.Finally, the problems cropping out in the industrialization development of Luoyang peony were analyzed and countermeasures were put forward.
Key words: Luoyang peony    industrial cluster    cooperation action    evolution    
1 前言

产业集群在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发挥区域发展优势, 乃至增强国家实力方面都有着重要的作用。国内学者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对产业集群进行了广泛研究。而其现实研究来源主要有2个:一是存在着大量中小企业空间集聚并活力旺盛的一些区域, 如"第三意大利"等; 二是在高校和科研院所集中区周围衍生的富有创造力的中小企业, 发展了大型高科技企业的区域, 如美国的硅谷[1]。在这2类产业集群中, 均存在着主体间或多或少的互动与协作。国内产业集群研究专家王缉慈教授从行为主体的角度认为, 产业集群是一群在地理上邻近的企业和机构(通常称为行为主体)因具有产业联系而相互影响从而产生的在空间上的集聚。林涛将在对集体效率的追求中发生的这种联系和相互影响定义为产业集群合作行动[2]。纵观国内产业集群的发展实践, 无论是传统制造业集群或是高新技术产业集群, 以出口为主的集群还是内销偏重的集群, 大企业主导的集群或是众多中小企业集群, 其发展过程均体现为大量的合作行动[2]。企业作为市场主要的竞争主体参与市场竞争必然会想方设法压低成本。波特学派认为产业集群能够使企业获得外部经济而降低成本, 但"逐底竞争"的存在会使产业集群衰退或转移并有可能危及区域产业的未来生存[3]。这就需要在集群治理方面作出努力使集群能够真正经受住经济波动的考验。这里的集群治理即众多主体的各种类型的合作行动。本文将在产业集群合作行动研究的基础上对洛阳牡丹产业演进进行研究。

牡丹是洛阳市的市花, 也是洛阳市重要的旅游品牌和对外交往的城市名片, 以牡丹为龙头的花卉苗木产业还是洛阳市农业6大主导产业之一。洛阳牡丹产业集中在邙山、洛南2个万亩牡丹产业集聚带, 并向市区周边万山湖、南部山区延伸。依据洛阳政府网站(http://www.lymdhh.com/)统计数据, 2010年洛阳牡丹种植面积达1 400 hm2, 总株数达6 000多万株, 包括1 200多个国内外品种, 发展百亩以上生产基地68个。牡丹盆花在全国花卉市场上占有重要位置, 产品销往30多个国内大中城市和20多个国家(地区), 牡丹产业每年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效益超过10亿元。但是, 洛阳牡丹也面临着国内外牡丹产区巨大的竞争压力。为使洛阳牡丹集聚区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内外闻名的栽培胜地、种质资源基地、观赏中心和种苗盆栽基地, 克服集群内部的恶性竞争, 增强集群竞争力, 使洛阳牡丹产业健康持续发展, 必须采取合作行动。

2 产业集群合作行动定义

产业集群合作行动指某一产业集群中的相关主体为了增进公共利益和集体效率而发挥能动作用, 采取集体的方式共同行动。从产业集群合作行动的定义我们可以看到, 其中包含了4层含义:

1) 合作行动是有多主体参与的共同行动。这里的主体包括政府、企业、支持机构、企业家等。在现实情况下, 这些主体的合作行动又有不同的形式, 如政府对企业的扶持、企业之间的合作、科研院所和产业协会对企业的支持等。

2) 合作行动有其特定的目标——增进区域产业的公共利益和集体效率, 如降低企业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增强产业创新与交流等。这里的产业合作行动目标主要指正面效应, 不包括如企业与非法组织勾结的欺行霸市行为以及为打压其他企业的官商勾结行为等。

3) 合作行动包含有合作主体能动性的发挥, 有合作主体对未来发展的展望以及在发展过程中所付出的种种努力, 例如, 产业发展中政府领导人的决策、领袖企业家的能动作用、科研人员刻苦攻关突破技术难题等。

4) 合作行动指产业内部通过合作的方式共同行动。合作行动的开展需要根据区域实际情况、产业特点以及所处阶段等采取适宜的模式。这需要在演进的视角下对这一合作行动的过程进行分析[3]

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不同发展时期, 洛阳牡丹产业的相关主体如政府、企业和支持机构不断合作, 调整目标, 把握每一次发展机遇, 使洛阳牡丹产业在全球牡丹产业中占有了极其重要的地位, 成为国内外闻名的栽培胜地、种质资源基地、种苗盆栽基地和牡丹观赏中心。

3 新中国成立以来洛阳牡丹产业的演进

"洛阳地脉花最宜, 牡丹尤为天下奇。"洛阳地处中原, 属于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区, 气候温和, 雨量适中, 土壤酸碱度适宜, 尤其是富含锰铜等适宜牡丹生长的微量元素, 具有栽培牡丹的优越自然条件。洛阳牡丹人工栽培始于隋, 盛于唐, "甲天下"于宋, 至今已有1 400余年的历史。遗憾的是在宋代以后的几百年间, 洛阳历经战乱, 地位衰落, 洛阳牡丹也伴随着时势变迁屡经盛衰; 到民国年间, 只残存了30多个品种, 数量不足千株。

1959年周恩来总理视察洛阳时说:"牡丹花是我国的国花, 她雍容华贵, 富丽堂皇, 是中华民族兴旺发达、美好幸福的象征, 要赶快抢救。"一席话道出了牡丹在华夏文明史上的重要地位, 从而也开辟了洛阳牡丹发展的新纪元。洛阳牡丹产业化已经走过了60多年的历程, 依照其发展历程可以分为抢救与恢复、奠定基础和产业化初步发展3个阶段[4]

3.1 抢救与恢复阶段(1949-1982年)

新中国成立之初, 牡丹只有几百株, 散存于洛阳南郊的几个私家花园。1959年, 周恩来总理得知洛阳牡丹现状后指出, 牡丹是我国的国花, 要加紧挽救整理。洛阳市政府因此建立了王城公园, 并聘请洛阳牡丹世家王氏兄弟为技术员, 专门收集整理牡丹。

3.1.1 目标

对花卉品种进行抢救整理, 培育新的品种, 为以后牡丹的产业化发展储备资源。

3.1.2 主体及主体功能性的发挥

这一时期以政府为主导开展了抢救与恢复工作, 牡丹培育带着一定的政治色彩。洛阳本地养花人对牡丹养护技术的了解以及感情上对牡丹的热爱为抢救和保护工作提供了保证和可能。

3.1.3 合作行动的系统性

这一时期的合作行动主要体现在政府主导部门和牡丹技术人员之间的相互理解与支持。牡丹的抢救和保护工作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5]

在品种资源方面:民国时期, 战乱频繁, 洛阳牡丹品种资源仅余下50余个; 据统计, 洛阳牡丹品种数量1949-962年为105个, 1963-1985年为265个。

在种植地分布方面:民国时期, 洛阳牡丹主要分布于私家花圃和花园、公园等, 如图书馆花园、吴佩孚花园、李家楼梁家花园、茹凹花圃等。1949年后洛阳政府园林部门重新布局, 牡丹种植主要集中在王城公园、西苑公园、牡丹公园等公共场所。另外, 郊区及辖县中的国营集体、个体的生产园圃和园林牡丹科学研究的试验园圃等也成为牡丹种植分布地。同时, 市区、街道、机关、庭院亦遍植牡丹, 使洛阳成为名副其实的"牡丹城"。

在科研工作方面:民国时期, 牡丹的科研工作基本停止。为了恢复"洛阳牡丹甲天下"的盛誉, 1957年, 洛阳园林处组织园林系统的科技人员和技工深入郊区农村和市区居民院落, 调查搜集和鉴定牡丹品种。以后园林单位成立牡丹科研小组, 园林处统一组织课题开展恢复牡丹传统培育技术的试验研究工作。

3.2 奠定基础阶段(1983-1999年)

1982年春, 日本冈山市代表团访问洛阳, 在交流过程中洛阳人了解到日本有个樱花节。每年樱花盛开之时, 日本国民积极参与, 并吸引了国外的许多观光客, 取得了良好的经济、社会、文化效益。受此启发, 加之洛阳在历史上的赏花习俗, 开办牡丹节的呼声日渐高涨。伴随着1983年洛阳市第一届牡丹花会的开展, 牡丹种植业蓬勃开展起来, 以牡丹花会为平台的社会、经济、科研、文化、旅游等各项事业也得到广泛的开展[6]

3.2.1 目标

这一时期的牡丹产业主要是围绕牡丹花会开展, 牡丹种植是以取得观赏效益为主。

3.2.2 主体及主体功能性的发挥

政府仍是主导, 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洛阳牡丹花会(从2011年起河南省洛阳牡丹花会正式升格为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上, 围绕"牡丹搭台, 经贸唱戏", 让牡丹花为旅游观光和经贸合作交流服务, 牡丹花会逐渐成为在全国有影响力的节庆活动(图 1)。

图 1 1983-1999年洛阳牡丹花会旅游接待人数 资料来源:洛阳市牡丹花会办公室网站(http://www.lymdhh.com/), 1998年洛阳牡丹花会旅游接待人数未统计在内

牡丹花会给洛阳带来了极大的经济效益。按照洛阳牡丹花会办公室网站数据统计, 1987年洛阳牡丹花会经贸活动成交额为2.5亿元, 1988年为12亿元, 1992年为14.3亿元, 1994年为15.17亿元, 1996年为21.6亿元, 1998年为39亿元, 1999年为21.54亿元, 12年间成交额增长了近9倍。

围绕着这一阶段的发展目标, 合作行动的相关主体能动作用的分析如表 1

表 1 主体视角的能动作用分析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 牡丹花会主要参与主体为政府, 牡丹的培植也主要为花会观赏服务。

这一阶段牡丹的商业价值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更没有把牡丹花当做一个产业来发展。但此时期科研院所的研究成果, 如优质种质资源的提供、国内领先的催花技术的突破等都为牡丹产业化发展奠定了基础。通过与外界的交流, 也为牡丹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思路, 为产业化发展做了商品意识方面的准备。

3.2.3 合作行动的系统性

这一时期合作行动的系统性表现在围绕牡丹花会政府部门在政策和宣传方面的支持, 如成立了培育牡丹花的基地和科研机构。洛阳牡丹研究所、洛阳牡丹协会、牡丹开发办公室等机构相继成立, 本地高校和一些研究机构的科研人员开始了牡丹研究, 制定颁布了推动牡丹花种植的一系列政策。

图 2 产业化奠定基础阶段的合作行动系统图
3.3 产业化初步发展阶段(1999年至今)

1999年5月, 洛阳市政府制定了《洛阳牡丹发展规划》, 明确提出了牡丹产业化的发展战略, 标志着洛阳牡丹产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人们的牡丹商品意识加强了, 牡丹产业已经发展成为洛阳经济和生物资源开发创新产业中一个极具有活力的新兴产业。

3.3.1 目标

在办好牡丹文化节的基础上实现牡丹产业化发展, 牡丹种植面积大幅度增加, 牡丹经营企业的数量和规模快速增长。

3.3.2 主体及主体功能性的发挥

这一阶段政府角色主要为产业政策的制定者, 牡丹产业开发则交由市场。企业、花农、科研机构、文化机构等对牡丹价值进行挖掘。

在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对所辖区域的经济发展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洛阳市政府在周边省份牡丹产业大发展而洛阳牡丹"有名无实"的境遇下, 审时度势地积极推动牡丹产业的发展。

表 2 政府为发展牡丹产业采取的措施

洛阳牡丹产业化主要建立在洛阳牡丹花会的影响力上, 所以商业化牡丹园的筹建是牡丹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这一时期在政府政策的支持下, 一些企业和个人参与进来, 发展商业化牡丹园。这些牡丹园不仅为牡丹文化节提供观赏资源, 平时更是商品牡丹的主要生产基地。这一时期筹建的牡丹园, 包括财政差供事业性牡丹园, 共有14家。2010年商品化牡丹种植面积达到1 133 hm2

企业是以营利为目的的组织, 企业家为完成目标会最大程度地发挥能动性, 如制定企业目标、承担发展风险、筹集发展资金以及掌握新技术和分析进入市场的能力。本文以洛阳神州牡丹园为例分析企业家能动性的发挥。洛阳神州牡丹园是洛阳市一家商业化运营的牡丹园, 我们可以从它的2个特色——位置优越、园区内划分景区, 分析企业家在其中所发挥的能动性(表 3)。

表 3 企业家采取的措施

牡丹种植企业的行为引发了诸多外部效应, 如相关的牡丹深加工业、牡丹书画、牡丹文化产品和牡丹科研工作等呈现出活力。根据洛阳市政府网站公布的数据, 2010年洛阳牡丹年产值达到10多亿元。

3.3.3 合作行动的系统性

这一阶段合作行动为增长类系统性模式, 即牡丹产业增长对地方基础设施的建设、社会的发展、第三方组织与服务业的发展以及创新氛围的形成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图 3)。

图 3 产业化初步发展阶段的合作行动系统图
4 牡丹产业合作行动评价

洛阳牡丹产业演进在产业合作行动中的目标越来越趋向商业化, 参与主体更加专业, 主体能动性发挥也更加理性, 合作行动的系统性不断增强(如图 4)。牡丹产业发展目标的商业化, 有主体不断对外交往、市场化意识不断增强的原因。以牡丹节期间灯展的举办形式变化为例, 可以反映主体能动性对目标的影响。最初搞灯展, 各式彩灯一律摆在市政府门前的大街上, 供游人免费观看。广州市的一位副市长看后发表评论说:"洛阳古风尚存, 就是缺乏商品经济观念, 要在广州, 灯展放在公园里, 不知要赚多少钱!"此话传出后, 洛阳市领导大受启发, 从1989年起, 牡丹灯会不再在街头免费展览, 而是进入了公园, 实行门票制。

图 4 洛阳牡丹产业合作行动的系统性示意图

围绕发展目标的商业化, 主体不断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在牡丹文化方面, 以政府为主体向外推介牡丹文化, 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花卉供应, 2011年洛阳牡丹文化节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政策扶持牡丹文化的深入挖掘; 产业化经营主体交由公司, 形成规模化、系列化、批量化生产, 大大提升了洛阳牡丹在国内外市场上的总体实力。

产业集群发展目标明晰, 在参与主体及能动性作用下, 合作行动开展形式多样, 系统优势也得到发挥。在政策引导下, 牡丹文化资源深入挖掘提高了洛阳牡丹的知名度, 商业价值也相应提高, 牡丹科研又为牡丹商业化发展提供了技术保证。而且, 商业价值的实现又扶持了牡丹文化资源的开发和牡丹科研的推进。落实到现实层面上, 围绕牡丹产业的发展, 政府、企业、科研机构等共同行动, 集群产业发展的生态是持续、健康的。

5 结语

花卉产业是一项劳动密集型的产业, 人在里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本文从主体合作行动角度对洛阳牡丹的产业化发展进行分析。发挥作用的主体从政府到企业, 适应了产业化发展的需要, 是符合市场规律的。但作为产业化发展, 洛阳牡丹产业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1) 产业政策方面。虽然将经营主体交给了企业, 但其发展战略仍以行政力量为主导, 导致在资金投入、土地、劳动力等方面粗放投入。这在发展初期是需要的, 但走产业化发展之路需要做精做细。例如, 组织相关专家对国内外牡丹产业发展进行研究, 制定科学的发展规划, 完善配套的产业政策和相关法规; 同时制定牡丹产业的统计方法和统计指标, 完善牡丹产业的生产、销售、科学研究、投融资、人才等相关信息, 为政府部门和企业的决策提供依据。

2) 管理体制方面。洛阳市委农工委(牡丹办)主管牡丹种植和产业化, 园林局主管牡丹园和牡丹研究所, 林业局分管国家牡丹园, 科技局主管牡丹科研项目, 花会办主管牡丹文化节, 旅游局主管花会旅游[7]。一朵牡丹多头管理, 这样对品牌建设不利, 洛阳牡丹产业优势不能很好地发挥。政府创新管理体制, 改变管理观念势在必行。

3) 技术方面。目前在洛阳牡丹生长发育规律、园艺特性、水肥特性、花期控制技术等多项研究上均取得了突破, 实现了牡丹全年开花; 并且在牡丹繁殖技术和鲜切花技术等方面取得了突破, 牡丹(芍药)切花贮藏期达到110天。产业化发展需要延伸产业链, 对牡丹进行深加工, 如生产牡丹干切花。但处理干切花的关键技术还没掌握, 在花色、花姿保持等方面并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因此, 在深加工技术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同时也要健全技术培训推广体系, 适时举办牡丹技术和企业管理培训班, 提高企业的生产经营水平。

总体上, 洛阳牡丹的产业化发展目前在国内拥有着领先的技术, 深厚的文化资源, 丰富的种质资源和先进的经营模式, 有实现产业化发展的良好基础。

参考文献
[1]
王缉慈. 创新的空间[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5: 150-154. (0)
[2]
林涛. 产业集群合作行动[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10: 4-6. (0)
[3]
Port M E. Clusters and the new economics of competition[J].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1998(3/4): 16-25. (0)
[4]
邓国取. 洛阳牡丹产业化发展现状[J]. 河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3, 21(1): 87-89. (0)
[5]
洛阳市志(16): 牡丹[EB/OL].[2011-05-11]. http://www.lydqw.com/DB/BookContent.aspx?BookID=200904080016&Content=Digital. (0)
[6]
洛阳市牡丹花会历届回顾[EB/OL].[2011-05-11].http://www.lymdhh.com/ljhg/2010/0701/1876.html. (0)
[7]
洛阳牡丹产业发展情况分析报告[EB/OL].[2011-01-04].http://www.lyd.com.c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