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12, Vol. 25 Issue (2): 75-80  
0

引用本文  

谢再钟, 郭祥泉, 赖学舜. 澳大利亚桉树培育经验对我国桉树可持续经营的启示[J]. 世界林业研究, 2012, 25(2): 75-80.
Xie Zaizhonɡ, Guo Xianɡquan, Lai Xueshun. Inspiration of Australian Experiences in Eucalyptus spp.Cultivation on Sustainable Management of Eucalyptus spp.in China[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12, 25(2): 75-80.

基金项目

国家外专局资助项目

通信作者

郭祥泉, 男, 汉族, 福建永安人, 主要从事森林资源培育与林木良种选育, E-mail:gxq19670709@sina.com

作者简介

谢再钟, 男, 汉族, 福建古田人, 福建省林业厅副厅长, 主要从事森林资源培育与林业资源管理、科技创新工作, E-mail:xiezz@fjqz.gov.cn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1-09-27
澳大利亚桉树培育经验对我国桉树可持续经营的启示
谢再钟1 , 郭祥泉2 , 赖学舜1     
1. 福建省林业厅, 福州 350003;
2. 福建省三明市林业局, 福建三明 365000
摘要:阐述桉树在我国的引种状况、生长适应性、经营现状及存在的问题,通过考察澳大利亚桉树培育分析桉树原分布区速生丰产培育模式、生物多样性以及对环境的影响,探讨澳大利亚桉树经营对我国桉树可持续栽植的启示,提出我国发展桉树的建议。
关键词澳大利亚    桉树    栽培    可持续经营    
Inspiration of Australian Experiences in Eucalyptus spp.Cultivation on Sustainable Management of Eucalyptus spp.in China
Xie Zaizhonɡ1, Guo Xianɡquan2, Lai Xueshun1     
1. Forest Department of Fujian, Fuzhou 350003, China;
2. Sanming Forest Bureau, Sanming 365000, Fujian, China
Abstract: The paper described the introduction situation, growth adaptability, management status and existing problem of Eucalyptus spp.in China.The cultivation model of fast-growing and high-yield, biodiversity and the effect on environment in Australia were analyzed based on the field tour on Australian Eucalyptus spp.cultivation.The inspiration of sustainable management of Australian Eucalyptus spp.cultivation on China's sustainable management of Eucalyptus spp.was discussed and the revelant recommendations were proposed for China to sustainably develop Eucalyptus spp.
Key words: Australia    Eucalyptus spp.    cultivation    sustainable management    

桉树是世界"三大奇迹树种"之一, 树干通直, 材质好, 纤维长, 应用广泛, 已被国际林业组织作为重点研究和发展树种。目前, 包括人工杂交培育新种, 桉属共有960余种, 除尾叶桉和剥桉原分布于印度尼西亚"华莱士线"以东外, 其他非人工培育种的起源都在澳大利亚, 从南纬7°到南纬43°39′都有分布, 但大多分布于南回归线以南地区。桉树主要经济用材树种有100多种, 目前广泛栽培的约40多种。其中柳桉在澳洲以外地区推广面积最大, 如巴西、安哥拉、阿根廷等国都有较多栽培, 西班牙和摩洛哥则以赤桉栽植较多[1-2]。在现有的100多个引种国家或地区都有一些适宜种表现出良好的速生性, 许多引种区的年生长量都在30m3/hm2以上, 有的达50m3/hm2。巴西定向培育桉树优质高产无性系工业人工林的平均年生长量为45m3/hm2, 最高产试验林的平均年生长量超过75m3/hm2[3]。近年来, 我国因部分人对桉树的认识不足, 把许多生态问题归结为桉树栽植, 在社会上产生了反对栽植桉树的潮流。本文试图通过对澳大利亚桉树栽植经验的考察学习, 分析我国桉树栽植状况及所产生的社会问题, 让人们对桉树有更深入的了解, 并提出我国可持续发展桉树的建议, 使桉树的丰产与速生性为我们所用, 更好地保护我们的生存环境。

1 澳大利亚桉树经营经验 1.1 天然林

桉树是澳大利亚的主要分布树种, 在人类开发之前, 澳大利亚曾蕴藏着丰富的桉树资源。自1788年欧洲开始大批殖民以来, 约有一半以上的天然林资源被消耗, 原始高大乔木被采伐, 许多原始天然林变成经济利用价值低的次生林, 优良物种被破坏, 森林资源一度处于危困状态。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 澳大利亚按照不同功能对天然林进行管理, 分别以生态、环境、游憩、商品用材等功能分类经营。一类桉树天然林每30年进行一次抚育性择伐; 二类桉树天然林每70年择伐一次, 不进行收获性经营; 三类桉树天然林只进行防火性经营。同时出台了一系列保护森林资源的法律法规, 对天然林采用择伐方式进行采伐, 要求郁闭度保留在0.4以上, 并进行目的树种的人工补植, 促进林地恢复, 使森林资源得到迅速发展, 天然林破坏速度得到有效抑制[4-5]。笔者考察的Dandenong国家森林公园的桉树林分平均胸径达70 cm以上, 树高达40 m以上, 每公顷株数达300株以上, 资源蓄积量在1 200 ~ 1 800m3/hm2, 林下植被丰富, 亚层林木分布有多种阔叶乔木, 物种多样性丰富。但在我国福建, 许多近、成熟采伐林分的蓄积量仅为150~225m3/hm2, 与其相差达8倍以上。

1.2 人工林

上世纪70年代, 澳大利亚实行了保护天然林发挥生态效益与发展人工林提供木材需求的林业分类经营制度, 根据区域自然条件在降水较丰富的地区(年均降雨量在600 mm以上)栽植人工林, 实行集约经营, 培育速生丰产用材林。到2000年, 人工林面积已达到170万hm2。澳大利亚对人工林强制实行保护环境的森林采伐作业规程, 在东南部与西南部和塔斯马尼亚林区雨量充沛、土壤条件较好的林地实施小面积块状皆伐(每块面积10~20hm2), 采用人工更新。澳大利亚桉树人工栽植的研究时间较短, 许多研究尚处于初级阶段, 目前在生产中有许多值得借鉴的经验。

1) 桉树人工纯林。澳大利亚在降雨量较低的区域发展以辐射松为主的针叶人工林, 在降雨量为600 mm以上的区域发展桉树人工林。桉树人工林经营约有40年历史, 在栽植方式、树种选择和经营期等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在适宜栽植的采伐迹地或宜林地进行炼山、林地清理, 采用机械化条带整地, 早期以实生苗为主进行造林, 近十几年开始发展无性系造林。桉树造林密度在1 110~1 650株/hm2。因为施肥可能增加水资源中氮、磷、钾等成分的含量, 以及提高投资成本, 所以在澳洲不对桉树幼树进行施肥抚育。在株行距配置上, 利用桉树对光照需求高的特性, 株距小于行距, 加大行间空间透光, 促进个体生长。5年后开始对林分进行间伐, 以培育7 m长、尾径不小于25 cm的原木为培育目标, 经营周期大于15年, 期间实施多次间伐抚育, 后期林分密度保留450~600株/ hm2[4-5]。这种人工林培育方式具有较高的年生长量, 所培育的木材质量优良, 可以取得较高的经营效益与良好的生态效果。

2) 桉树人工混交林。澳大利亚原分布有700多种桉树, 分别适应于不同的生境。在速生性方面有速生高大乔木、乔木、小乔木与灌木, 在抗逆性方面有抗旱的、耐盐抗风的和耐瘠薄的等, 树种多样性丰富。为了增强林分抗逆性, 在桉树人工林培育中, 选择多种桉树混交造林, 以块状混交为主, 较少进行带状或行间混交, 很少与其他阔叶树种混交。混交林的经营模式同人工纯林基本一致, 以长周期、大径材为培育模式, 采用多次间伐抚育以促进林分个体生长, 很少或不进行垦复与施肥抚育管理。经过对澳大利亚不同地域桉树林下植被的调查, 未发现有芦苇、五节芒和竹类的分布, 这可能与当地降雨量较少有关, 但具体原因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该区域的植被分布特点对桉树林分后期个体生长与养分供应有利, 能较好地保障个体生长的养分需求, 保证其后期的速生性。

1.3 人工林经营的生态效应

1) 人工林经营的生物多样性。澳大利亚是一个降雨量较少的国家, 气候干燥, 整个陆地植被以桉树为主要分布种, 其他植物生长都处于林分下层, 林下分布的物种一般都为相对耐荫的植物。而相对耐荫的植物通常对水分需求量较大, 降雨量是林分下层物种分布的主要限制因子, 所以限制了林分物种的多样性。澳大利亚桉树人工林分为纯林与多种桉树混交林, 其他类型的混交模式较少。初植密度较我国现有栽植密度略小, 且间伐时间较早, 通常在5~6年生时进行第1次间伐, 林分透光性较大, 为林下其他物种入侵提供了有利条件。人工林以经营大径材为目标, 林分经营周期较长, 有利于林分物种多样性的发展。人工林采用低密度、长周期的经营模式, 能有效地促进林分物种入侵, 保障林分生物多样性[6-8]

2) 人工林经营对地力维护的影响。澳大利亚对桉树人工林采取低密度与大径材经营模式, 主要通过间伐抚育促进林分生长。在经营期内, 以尽可能少输出林分养分进行地力维护。林分在5年生后进行首次间伐, 间伐采用注射化学药品促使林木枯死, 并把枯死木留在林地, 不输出木材, 以提高林地有机物的积累。该经营模式能较好地促进林地有机物养分积累与林地土壤养分供应。澳大利亚桉树人工林培育对地力维护的影响说明, 采用较长周期与较少养分输出的经营模式能较好地维护地力。桉树覆盖澳大利亚整个国家, 其漫长的生长过程并没有导致整个国土地力的衰退。我国桉树林分地力衰退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短周期经营与大量养分输出超出了土地的承受力, 目前我国杉木人工林短周期经营也同样存在着地力衰退的问题。采取减少养分输出与较长周期的经营模式可以对地力维护起到积极的作用, 只有选择科学的经营方式才能有效地维护地力[6-7]

2 我国桉树栽植状况及存在问题分析 2.1 桉树引种状况与生长适应性

我国从1890年开始由意大利引进多种桉树到广州、香港、澳门等地。到1982年, 全国有15个省(区、市)600多个县(市、区)共引进300多种桉树, 进行过育苗造林的达211种。目前栽植面积达154万hm2, 另有18亿株四旁绿化树, 仅次于巴西和印度, 居世界第3位, 占世界桉树栽培面积的15%左右[1]

许多桉树在我国的引种栽植区都有良好的适应性。在闽中、闽南区域栽植的尾巨桉和柳桉等年生长量达30m3/hm2。在闽北引种的邓恩桉个别优良单株3年生胸径达15.6 cm, 树高近16 m, 5年生林分平均年生长量达28m3/hm2。在尾巨桉与马尾松按1:1混交的3年生林分中, 尾巨桉生长量达74.6m3/ hm2[8-9]。经调查, 尾巨桉与马尾松混交的10年生林分平均胸径达30 cm, 平均树高达24 m, 材积为393m3/hm2, 年生长量较杉木丰产标准高22m3/hm2以上[10]。目前, 我国已人工选育出许多桉树新种, 如尾巨桉、柳窿桉和尾细桉等, 都具有良好的速生性, 在中、南亚热带区域大量推广栽植并获得了成功。但不同桉树种在不同区域的生长适应性差异较大, 特别是抗寒适应性限制了许多桉树种的推广区域[11-12]

2.2 桉树经营的社会问题

在我国南方, 桉树已成为主要造林树种。由于桉树短周期经营, 林地养分输出过大, 导致地力衰退, 引发其他物种生长差、分布少, 出现了一些生态问题。随着许多桉树种进入第3代短周期经营, 出现了桉树栽植造成危害的说法。主要有"桉树是林地的抽水机之说", "桉树导致地下水源污染之说", "桉树是抽肥机之说", "桉树林分导致其他物种难以生存之说"以及"桉树致病之说"等, 致使一些区域的人们反对栽植桉树。如何客观评价桉树栽植与生态环境问题, 已成为目前我国桉树研究的重要课题[6, 13]

对于桉树"有毒之说"与"桉树致病之说", 经调查研究表明, 海南曾经发生过种植的桉树U6无性系小苗被牛羊吃光叶子的事件, 但并未导致牛羊中毒死亡。根据资料, 国外将桉树枝叶加工成饲料喂养牲畜。我国自1986年开始用桉叶加工桉叶粉和桉叶提取物喂猪, 可增产13%。1985年开始用桉叶生产桉油, 桉油经过深加工可生产用于制造止咳、喉片、药皂、清凉油、防冻膏及其他药品等的香芋醛、薄荷醇、百里酚和玫瑰油等。桉叶还可提取芦丁, 用于治疗微血管硬化[13]

对于"桉树是林地的抽水机之说", 已有学者专门对桉树与乡土树种收获量的水分利用量、林冠降雨量截留和蒸发量做了研究, 结果表明, 桉树收获量水分利用量是510L水/kg生物量, 而针叶树是1 000 L水/kg生物量; 桉树蒸腾率变化幅度在冬季和夏季分别是1.5 mm/d和4~6mm/d; 桉树杂种林冠降雨量截留为12%, 马尾松为27%, 相思树为25%, 辐射松为19% [13]。由此可见, 桉树对水分的要求远低于乡土树种, 这与桉树原分布区澳大利亚的气候条件相适应, "桉树是林地的抽水机之说"是不成立的。

对于"桉树是抽肥机之说"、"桉树导致地下水源污染之说"与"桉树林分导致其他物种难以生存之说", 则是桉树人工林的养分消耗问题, 不同栽植区域分别存在着良性的与恶性的影响。主要表现为, 经济贫穷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和地区, 如非洲、印度、中国等, 桉树人工林出现的问题较多; 而经济发展较好的国家和发达国家的桉树人工林出现问题的情况较少, 如巴西、澳大利亚和欧洲等。造成桉树人工林养分循环出现紊乱的主要原因是经营和收获措施, 并非桉树本身。目前, 我国桉树人工林经营的现状是, 在短周期经营的基础上实施全树利用。在一些区域, 农民还将林分中的枯枝落叶捡回家, 使林地的有机质积累受到严重影响, 导致一些乡土树种因立地养分差而不能正常生长, 不得不对许多人工桉树林进行大量施肥来平衡养分循环, 从而也影响水源水质。这是经营措施不当引起的, 与树种无关[6, 13-14]

在中亚热带较高纬度引种栽植桉树时, 低温冻害是推广栽植的重要限制因子。由于人们对桉树认识不足, 常把桉树属的970多个种误作同一个树种, 而造成树种选择错误。在中亚热带较高纬度栽植不耐寒桉树种, 易遭受低温冻害影响, 造成经济损失。在2010年的低温冻害中, 许多受冻树种都属于林农树种选择错误造成的。虽然也有许多抗寒桉树种生长良好, 但因冻害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致使决策者反对桉树推广栽植。

在我国的各种桉树危害之说主要是由于人们对桉树的认识不足, 以及目前经营措施不当而带来的。改变经营方法, 选择适宜的桉树种, 就能较好地发挥桉树的速生价值。这对提高我国单位林地资源蓄积量, 输出更多的木材, 缓解社会对木材的供求矛盾, 减少对林地的采伐压力, 有效地保护生态环境具有重要意义。

2.3 生物多样性问题

我国推广栽植的桉树都为速生高大乔木种, 在人工林生态群落中处于林冠上层, 对林下其他物种的生长存在一定影响。在郁闭后1~2年, 林冠较密, 林下光照较弱, 阳性植物由于光照不足而自然枯死。2~3年后, 随着树高生长, 自然整枝加强, 树冠的透光性变好, 有些阴性植物逐步进入林分, 物种多样性增加。据调查, 我国桉树植被类型主要有4种: 1)桉树与小乔木、灌木、草本、藤本植物伴生的植物群落, 占50%以上; 2)桉树与小灌木、草本植物伴生的植物群落, 占30%以上; 3)桉树与草本(矮草)植物伴生的植物群落, 占15%; 4)桉树林下很少长草或不长草, 约占5%。产生第4种类型的原因主要是: 1)该类型立地干旱, 土地贫瘠、板结, 许多不耐瘠薄植物难以生长; 2)种植过密, 每公顷达3 000株以上, 林下光照弱, 满足不了植物生长而自然枯死; 3)栽植区域缺柴, 农民为了烧柴经常在林区刨光所有枯枝落叶和草, 造成林下物种单一。经调查, 在我国引种区桉树林分同样具有丰富的物种多样性。例如, 10年生以上隆缘桉(小叶桉)林下分布着30多种植物, 植被盖度达80%以上, 林中动物有白头翁、伯劳、斑鸠、黄雀、画眉、鹧鸪、蝶类、蜻蜓、野蜂、蝗类等[3]。对于短周期经营的原料林, 因轮伐期多为5~8年, 有开花现象的树种较少, 蜜蜂等昆虫因缺乏蜜源而。但10年生以上林分, 许多桉树已能开花结果。桉树花色鲜艳, 花期可吸引蜜蜂等昆虫, 使林分的物种多样性明显加大。澳大利亚所生产的蜂胶等名贵药品主要是以桉树为蜜源。桉树林分物种多样性相对较低的另一原因是桉树种子小, 一些以植物种子为食物的动物难于获得足够的食物, 从而影响了部分动物的活动与分布, 使得一些以鸟类等动物为传播媒体的树种的传播受到影响。在我国, 桉树林分生物多样性缺乏除上述原因外, 主要在于短周期经营, 人为破坏了林分的物种多样性。

3 启示与建议

澳大利亚是一个地广人稀、经济发达的国家, 林木资源分布范围广阔, 资源消耗总量相对较小, 整个国家的林木资源可依据区域进行合理区划、分类经营。我国的自然条件与澳大利亚不同, 林业资源相对贫乏, 社会对林木资源需求量大, 需要发展速生丰产且可持续经营的人工林。

3.1 发展桉树人工林是我国林业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 由于经济发展等原因, 占有较大人口比例的乡镇居民日常生活中对林木资源消耗量大, 特别是建筑与燃料方面, 社会发展需要林地输出更多的木材与木质纤维。桉树具有年生长量大, 耐干旱、瘠薄的特性, 在我国长江以南许多区域引种都表现出良好的适应性和速生性, 已成为南方主要造林树种。但许多桉树种不耐寒, 多数仅能在南亚热带以南区域栽植, 较少能推广到中亚热带北部区域。如果能解决桉树耐寒问题, 更大面积推广栽植速生抗寒桉树种, 可大幅提高我国森林蓄积总量。我国国土横跨20个经度, 东西水平距离约达2 000 km。速生抗寒桉树种每向北推广栽植1个纬度, 适宜栽植面积将扩大约2 000万hm2; 若以10%用于栽植桉树, 则适宜栽植面积可增加200万hm2以上。根据桉树与乡土树种杉木和马尾松年生产量比较得出, 栽植速生抗寒桉树可增加生产量达22m3/ (hm2·a)。如此计算, 每年可增加木材蓄积量达4 400万m3, 相当于我国年林木限额采伐总量的60%以上, 将对我国林业可持续发展与环境保护起到重要作用[2]

3.2 良种选育与适地适树是桉树人工林可持续发展的方向

不同桉树种有不同的生长适应性, 同一桉树种也存在着较大的个体分化。我国桉树可推广栽植区域的立地条件差异较大, 作为沿海防护林, 要选择抗强风、耐盐碱、耐瘠薄且具有良好速生效果的桉树种; 在更高纬度推广栽植, 要选择速生抗寒桉树种; 在瘠薄立地条件下, 则要选择抗旱、耐瘠薄的速生桉树种。在大面积推广栽植中, 要根据不同区域选择适宜的栽植树种。在选择良种与优良无性系推广栽植时, 要考虑多基因类型优良无性系造林, 以避免林分基因型相对单一和抗逆性下降。我国在桉树良种选育方面已开展了较多研究, 筛选出一些优良个体。例如, 海南省通过新杂交组合筛选出的优树海E19号6年生树高达23.9 m, 胸径29.1 cm, 材积0.541m3, 能适宜在瘠薄立地条件下生长[3]; 雷林一号、U6和U9等优良个体是适宜在南亚热带与热带区域栽植的优良个体; 邓恩桉的金山02和03号个体当年生树高分别达5.83 m和5.72 m, 分别比林分平均值高101%与90.5%, 且具有较好的抗寒性, 适宜在较高纬度区域栽植[2, 9]。由于所筛选优良个体偏少, 在抗逆性方面选择还很缺乏, 还要进行更多不同抗逆性速生优良个体选择, 以满足不同栽植区的需要。

目前, 影响我国桉树栽植的主要因素是树种耐寒性, 在优良个体无性系推广中, 应注意适地适树, 控制不耐寒桉树种北移栽植。建议在不同栽植区定点建设不同桉树种的优良种苗基地, 根据适宜栽植区域定向培育苗木, 加强苗木调运管理, 严格控制不耐寒桉树种苗调入有低温危害的区域栽植, 禁止非定点育苗户育苗, 预防扰乱桉树苗木市场。国家可采用苗木价格补助或定点育苗的形式无偿提供苗木, 保障良种供应与适地适树, 有效提高林地生产力与良种使用价值, 减少社会投资损失。

3.3 桉树是河岸与道路护坡固堤和沿海防护林建设的理想树种之一

1) 在沿海防护林建设中的作用。有些桉树种具有抗强风、耐盐碱、耐贫瘠的特性, 在我国沿海地区栽植表现出较强的适应性, 且生长迅速。20世纪50年代, 海南开始大力发展橡胶, 但由于经验不足, 没有营造胶园防护林, 使新植橡胶树因台风影响而生长不良。通过在胶园四周营造以桉树为主的防护林, 并配置其他较耐阴树种, 形成良好的防护林带, 可以有效保护橡胶树的生长和产胶[3]。在我国福建、广东、广西和海南等省(区)有上万公里的海岸线, 桉树作为良好的沿海防护林树种, 与木麻黄进行带状混交, 可形成复层防护林, 有效提高防护林的林带高度, 增强防风效果。由于桉树速生而且萌芽能力强, 桉树防护林带能进行良好的周期性更新, 同时可提供大量商品材, 为沿海防护林建设与可持续发展提供更新资金, 也弥补了木麻黄2代更新困难的不足, 对防护林的持续发展有着积极作用。

2) 河岸与道路护坡固堤功能。由于桉树适应性强, 在地下水位较高的河边也能良好生长, 散生或单行栽植的桉树有更好的年生长量, 当年栽植即能成林。目前在我国中亚热带以南适宜桉树生长的区域分布着许多大小不等的河流和水库, 有很长的河流和水库堤岸, 以及铁路和各种不同等级的公路护坡, 每年因台风和季节性暴雨引发的护坡滑坡、水库堤岸与河堤冲毁等经常造成交通中断等经济损失。由于这些区域立地条件特殊, 地下水位高、土壤贫瘠, 许多绿化树种生长不良或生长缓慢, 需很长时间才能形成防护功能, 有的或因生长不良而被淘汰, 以致至今该类区域未能建成较好的防护体系。尤其是现今的高速公路与高铁护坡, 急需建设较好的护坡防护体系。在该区域选择适生桉树种与乡土绿化树种进行株间混交, 可在短期内形成较好的防护体系, 产生良好的立体效果, 既有利于景观建设, 也符合现今社会发展的需要。

3.4 桉树大径材经营模式是丰产高产的主要措施

我国桉树经营主要是短周期、纯林模式, 虽能在短期内为社会提供所需木材, 但材积生产量达不到该树种应有的效果, 且过度消耗林地肥力, 导致了许多社会问题。桉树通常造林密度为1 665株/ hm2, 6~7年生林分平均保留1 200株/hm2, 林分平均胸径约14 cm, 树高约13.5 m, 林分蓄积仅为107.6m3/hm2, 平均年生长量约为15m3/hm2。经调查, 通过间伐经营保留600株/hm2, 10年生林分平均胸径可达26 cm以上, 树高约21 m, 林分蓄积为266m3/hm2, 平均年生长量为26.6m3/hm2; 再次间伐, 至15年生时保留450株/hm2, 在良好立地条件下, 林分平均胸径可达38 cm以上, 树高约25.5 m, 林分蓄积为506.25m3/hm2, 平均年生长量为33.75m3/hm2。上述数据表明, 要获得高生长量, 桉树经营不适宜进行短周期皆伐, 应实行更长周期经营, 通过多次间伐分批输出中、小径材, 在林分材积生长速生期以后进行主伐。这样可实现较高的林地生产力, 同时减少林地养分输出, 增加林分生物多样性。大径材经营模式是提高桉树生长潜能的重要措施, 并能克服相关生态问题。

3.5 营造桉树混交林是维持林地可持续经营与生物多样性的有效途径

桉树原分布区澳大利亚气候相对干燥, 桉树林下少见杂草。根据对昆士兰州与新威尔士州部分桉树林分的调查, 林下未发现芦苇与竹类分布, 林下其他物种养分竞争较弱。我国桉树适宜栽植区属于海洋性季风湿润气候, 降雨量充沛, 适宜物种生长, 芦苇与竹类在郁闭度0.6以下林分中有良好分布, 竞争力强, 成为林下主要分布物种。桉树是强阳性树种, 无性系造林因长势一致而造成空间竞争激烈, 自然整枝强, 形成顶端小树冠, 且树冠稀疏, 给芦苇与竹类提供了良好生境。现有许多桉树纯林林下芦苇与竹类生长旺盛, 影响林分生长, 造成林分后期生长不良。试验证明, 桉树混交林具有更高的单位林地生产量, 如尾巨桉与马尾松混交[8]。桉树与杉木和相思树混交也有良好的生长量。由于桉树的速生性, 通过合理混交栽植能促进林分形成复层林, 减少林分个体的空间竞争, 并对桉树林下起到遮盖效果, 抑制芦苇与竹类等生长, 减少林地养分竞争。若与壳斗科、樟科、山茶科等具较大果实的耐荫树种混交, 可为动物提供充足的食物, 增强林内动物活动, 促进以鸟类等动物为传播媒体的树种的入侵与分布, 有效保障桉树混交林的生物多样性。

参考文献
[1]
祁述雄. 桉树栽培[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2002: 1-48. (0)
[2]
郭祥泉, 洪伟, 吴承祯.邓恩桉适应性栽植决策与抗寒速生优株选择应用的研究[D].福州: 福建农林大学, 2009: 72-88. (0)
[3]
温茂元. 海南桉树引种种植功绩[J]. 热带林业, 2005, 33(2): 27-31. DOI:10.3969/j.issn.1672-0938.2005.02.009 (0)
[4]
David Cheal. Growth stages and tolerable fire intervals for victoria's native vegetation data sets[R]. Avictorian Government Initiative of Australia, 2010: 28-207. (0)
[5]
J Doland Nichols, R Geoff, B Smith, et al. Subtropical Eucalyptus plantations in eastern Australia[J]. Australia Forestry, 2010, 73(1): 53-62. (0)
[6]
普尔·弗赖斯. 桉树的生态作用[M].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1985: 13-36. (0)
[7]
白嘉雨, 甘四明. 桉树人工林的社会、经济和生态问题[J]. 世界林业研究, 1996, 9(2): 63-68. (0)
[8]
郭祥泉. 尾巨桉与马尾松不同混交处理3年生造林研究[J]. 福建林学院学报, 2003, 23(4): 338-342. DOI:10.3969/j.issn.1001-389X.2003.04.013 (0)
[9]
郭祥泉, 洪伟, 吴承祯, 等. "t"检验法则在闽北抗寒速生邓恩桉优株筛选的应用[J]. 应用与环境生物学报, 2009, 15(3): 385-389. (0)
[10]
俞新妥. 杉木栽培学[M]. 福州: 福建省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6: 143-171. (0)
[11]
郭祥泉, 郭祥堆. 邓恩桉在闽北生长规律与适应性探讨[J]. 西北林学院学报, 2010, 25(2): 50-55. (0)
[12]
郭祥泉, 朱会芸, 洪伟, 等. 极端低温分布模型在邓恩桉抗寒性标准定量化应用研究[J]. 热带亚热带植物学报, 2011, 19(1): 51-55. DOI:10.3969/j.issn.1005-3395.2011.01.007 (0)
[13]
陈少雄. 桉树生态问题的来源与对策[J]. 热带林业, 2002, 33(4): 26-30. (0)
[14]
温远光, 刘世荣, 陈放, 等. 桉树工业人工林植物物种多样性及动态研究[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2002, 27(4): 27-32. DOI:10.3969/j.issn.1671-6116.2002.04.00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