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20, Vol. 33 Issue (3): 38-42  DOI: 10.13348/j.cnki.sjlyyj.2020.0038.y
0

引用本文  

费本华, 漆良华. 实施我国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的思考[J]. 世界林业研究, 2020, 33(3): 38-42.
Fei Benhua, Qi Lianghua. Thoughts on the Strategic Planning of Implementing National Bamboo Reserve[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20, 33(3): 38-42.

基金项目

国家“十三五”重点研发计划“竹资源全产业链增值增效技术集成与示范”(2016YFD0600900)。

第一作者

费本华,男,研究员,主要从事木材科学与技术等领域研究,E-mail:feibenhua@icbr.ac.cn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9-05-14
修回日期:2020-04-19
实施我国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的思考
费本华 , 漆良华     
国际竹藤中心, 北京 100102
摘要:实施国家储备材和储备林制度是保障我国木材安全的重要手段。我国竹林资源丰富,竹子种类与竹林面积均居世界首位,竹材长期以来对维持木材供给平衡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竹林作为我国森林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被纳入国家储备材或国家储备林计划进行管理。文中在分析我国木材安全现状与形势的基础上,阐述了实施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的重要意义与保障措施,提出建设竹材储备国家体系,制定长期国家规划,对每年成熟的竹材当年采伐、合理利用、及时储备,对于充分发挥竹资源潜力、促进竹产业高质量发展和保障国家木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竹材储备    国家战略    木材安全    中国    
Thoughts on the Strategic Planning of Implementing National Bamboo Reserve
Fei Benhua, Qi Lianghua     
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Bamboo and Rattan, Beijing 100102, China
Abstract: Implementing the national timber reserve and forest reserve system is an important means to ensure the wood security in China. China has abundant bamboo forest resources, with the bamboo species and bamboo forest area ranking the world first, and bamboo has long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maintaining the balance of wood supply. However, although as an important part of China's forest resources, bamboo forests have not been included in the national timber reserve or national forest reserve plan. With the analysis of the current status of wood security in China, this paper expounds the significance and implementing measures of the national strategic bamboo reserve plan, proposes to establish the national bamboo reserves system and formulates the long-term national plans to ensure the mature bamboo forest harvesting, reasonable utilization and timely storage of bamboo timber. This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give full play to the potential of bamboo resources, promote th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of the bamboo industry and guarantee the national wood security.
Keywords: bamboo reserve    national strategy    wood security    China    

木材、塑料、钢材和水泥,是国际上公认的4大原材料[1]。我国木材目前呈现“总量不足、南增北减、结构失衡、进口受限”的态势。近年来,我国钢铁、水泥、塑料产业都得到了长足发展,唯有木材一直处于紧缺状态。为解决国家木材供应之需,我国于1989年就出台了《国家储备材管理办法》,指出储备材是以原木以及锯材、人造板等由原木加工而成的半成品为对象,其储备模式与煤炭、矿石相同,通过建立仓储设施堆放储存。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推进以及国际社会对森林生态效益发挥的高度重视,目前我国大力实施储材于林的储备林政策,即按照规划造林或确定一定地域的林分,作为未来大径级林木培育,获得中等或大径级木材。我国竹林资源丰富,无论是竹子的种类,抑或是竹林面积均居世界首位,竹材长期以来对维持木材供给平衡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竹林作为我国森林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没有被纳入国家储备材或国家储备林计划进行管理。受诸多因素影响,在竹林经营管理过程中长期存在成熟竹株未能及时采伐利用或低值低效利用而竹加工企业又存在季节性原料短缺等问题。如何在充分发挥竹林生态功能的同时又能为我国经济发展提供充足的竹材,保障用材安全,是当前不得不考虑的重大战略问题。本文将通过分析我国木材安全现状与形势,结合竹子独特的生物生态学特性和我国丰富的竹林资源,阐述实施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的重要意义与保障措施,以期推动从国家战略层面实施,以促进竹产业高质量发展,保障国家木材安全。

1 我国木材安全现状 1.1 木材需求形势

我国是一个木制品消耗大国。近30年来,木材消耗量与国内木材产量年均增长3.7%和1.9%,国内木材储备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且缺口比例年均加大近2个百分点[2]。从2000年到2014年的15年间我国木材消耗量增加了3.94倍,由原来的1.09亿m3增加到了5.39亿m3[2]。据测算,我国人均GDP每上升一个百分点,木材需求量将会上升0.16个百分点[3]。随着我国人口数量的增加和城镇化水平的提高,木材需求量将持续增长。以世界人均木材消耗量的80%计算,预计到2020年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时,年均耗材量将超过7亿m3,木材供需缺口将达到2.5亿m3以上[3]。同时为了遏制生态环境恶化,促进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我国实施了天然林保护工程。从2017年起,天然林已经全面禁止商业性采伐。因这一举措减少的木材供给量约占全国木材消费量的10%,将进一步加大木材供需缺口[2]

1.2 木材进口形势

我国的原木供给形势非常严峻,进口依然是解决木材供需矛盾的重要形式。从2000年至2014年的15年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进口木材占国内木材消耗量的比重由原先的27.9%升至50.7%[2],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大背景下这个比重还会持续提高。我国约从60个国家进口原木,其中俄罗斯是最主要的进口来源国,其次是新西兰、马来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据2000—2012年木材进口统计数据,上述国家原木进口量分别占我国原木进口总量的54%、8.8%、6.1%和6.1%[4]。俄罗斯为发展国内木材加工产业不断提高木材出口关税的措施,给我国木材进口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使进口木材贸易面临的风险越来越大。另外,一些国家和国际性组织为保护生态环境出台的法律法规以及为保障国内木材储备而出台的一些政策已形成绿色贸易壁垒,使珍稀树种和大径级原木进口存在断供风险。未来中国原木进口的主要风险将是资源风险以及由资源风险带来的政治风险和舆论压力。

1.3 储备林建设

保障我国木材安全,最根本的措施就是实施符合中国国情的国家木材安全战略,仅仅依靠造林、扩大森林面积是不够的。当前我国林业发展方式较为粗放,重面上覆盖、轻经营管理,重数量增长、轻质量提升,造成我国森林结构纯林化、生态功能低效化加剧。我国森林单位面积蓄积量只有全球平均水平的78%,纯林和过密林分所占比例较大,单位面积森林年净生长量仅相当于林业发达国家的一半左右。据相关统计,我国能新造林的地方最多不超过国土面积的6%~7%[5]。因此,为保障用材安全,促进绿色发展,从2012年开始推行国家储备林建设,到2015年底已经覆盖湖北、福建、湖南等15个省(自治区)。《全国木材战略储备生产基地建设规划(2013—2020)》提出,到 2020年规划建设国家储备林700万hm2,到2035年达到2 000万hm2,年平均蓄积净增2亿m3。在一系列政策法规的促进作用下,我国储备林建设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但面临的问题也同样突出。

2 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的主要内容及重要意义 2.1 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的主要内容

据《中国森林资源报告》[6],全国现有竹林面积641.16万hm2。其中,毛竹林面积467.78万hm2,占72.96%;毛竹株数141.25亿株;其他竹林面积173.78万hm2,占27.04%。按起源分,天然竹林面积390.38万hm2,占60.89%;人工竹林250.78万hm2,占39.11%。竹林分布于17个省(自治区),其中竹林面积在30万hm2以上的有福建、江西、浙江、湖南、四川、广东、安徽、广西8个省(自治区),共有竹林面积570.7万hm2。毛竹林分布于13个省(自治区),其中面积70万hm2以上的有福建、江西、湖南、浙江4个省,合计370.62万hm2,占全国毛竹林面积的79.23%。可见,我国竹林资源不仅丰富,而且每年成熟且可采伐利用的竹材资源也很充足。

从1998年开始国家实施了天然林保护工程、退耕还林工程、速生丰产用材林工程、“三北”和长江中下游地区防护林工程、野生动植物保护和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以及环北京地区防沙治沙工程6大林业重点工程。6大工程的实施不仅发挥了很大的生态作用,同时也提高了我国森林资源的储备量。2015年国务院又印发了《国有林场改革方案》和《国有林区改革指导意见》,对林业发展的方式提出了新的要求,提出国有林应转变职能,要由以前的以木材生产为主转变为生态修复和建设,要从获取经济利益转变为提供生态服务。《林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同样对我国2016—2020年林业发展做出了具体规划,在林业6大工程基础上又提出了国土绿化工程、森林质量精准提升工程和林业支撑保障体系建设工程等,将绿色发展与生态保护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在新形势下,为保障木材供给,同时充分发挥竹材资源潜力,国家可以出台相关政策法规,实施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制定中长期国家规划,从政策、资金、科技、产业等不同角度开展竹材储备国家体系建设。国家出台保护收购价格,成熟竹材及时采伐,保障竹农收入,促进竹林可持续经营;综合考虑竹林资源、竹材蓄积量、竹加工企业规模、数量与区域分布,建设国家竹材储备基地,配套建设设施条件,结合竹生产企业原料需求,对收购的竹材进行初加工,分级分类储存,短期利用与长期战略储存相结合;竹加工企业通过国家竹材储备基地实现原料的稳定供应,彻底解决竹材供应的季节性短缺问题,专注于技术创新与产品升级换代。通过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实施,对每年成熟的竹材当年采伐、及时储备、合理利用,对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以及林业生态和林业产业协同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2.2 实施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的重要意义 2.2.1 维护国家木材安全的重大举措

木材是继粮食、石油之后的第3个战略储备资源,也是其中唯一可再生的绿色材料和生物资源。木材还是继石油、铁矿石之后对外依存度最高的自然资源之一。我国原木进口量1997年为447.1万m3 ,2017年增长到5 539.83万m3,增长了11.39倍;2015年的锯材进口量为2 657.69万m3,与1997年的132.5万m3相比增长19.06倍[7]。随着森林资源的减少,世界各国对森林的保护意识越来越强,加之为发展本国产业而提高木材出口关税,我国木材随时面临断供的风险。因此,为解决我国木材供需矛盾,迫切需要立足国内,加快建设竹材战略储备生产基地,通过政府调控、企业担当,每年对成熟的、没有及时利用的竹材进行采伐、仓储、备用,促进行业高质量发展。

2.2.2 竹农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

国家竹材储备基地建设不仅有利于竹材供给以及产业链结构的调整与发展,在扩大劳动就业、改善竹区群众生活水平与精准扶贫方面同样具有重大意义。我国现有竹林面积600多万hm2,其中大径竹的年产量约为24亿根,资源极为丰富。据估算,通过参与与国家竹材储备基地相关的建设活动,竹农每人每年可创收3万余元[2],在采伐、运输、管理、护林等方面也能为基地附近林农提供大量工作岗位。我国竹子主产秦岭、淮河流域以南地区,分布区域以山区为主,这些区域也是国家实施精准扶贫工程的主战场。竹林经营收入是该区域农户的重要收入来源。然而,由于竹材产区交通不便以及缺乏系统的产业布局,竹林资源优势未能转化成经济优势。实施国家竹材储备计划能促进竹产业链的采伐、运输和销售环节更加高效和系统,有利于林区脱贫攻坚,践行“两山”理论。

2.2.3 促进竹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实施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是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是涉林企业经济效益稳步增长的有力保障。构建国家竹材储备战略有利于形成行业内利益共同体,解决竹材企业小散乱和生存能力不足的问题。通过竹材储备库建设还可以加快行业资源整合,在规范经营、统筹管理等方面起到促进作用。竹材在建材、建筑、家居等多个领域被广泛应用,竹产品有100多个系列、上万个品种。据统计,2018年竹产业产值已达3 000亿人民币。然而,受全球经济形势的影响,当前竹产业发展受到一定制约,加强高附加值产品研发以及提升加工和利用技术是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然方向。在这一过渡阶段,对短期内不被利用的竹材通过实施国家储备计划进行分级处理、分区储存、分型利用,有利于促进我国竹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价值持续稳步提高。通过成熟竹材的年年储备,可以逐年提高我国木质材料的增量,也是变向的能源储备;通过成熟竹材的年年储备,可以调控木质材料的供需矛盾,对材料价格进行保护;通过成熟竹材的年年储备,可以实现高效利用,充分发挥竹材的高附加值。

2.2.4 促进竹林提质增效和可持续经营

竹子生长快,成材早,产量高。竹连鞭,鞭生笋,笋成林。对竹林只要做到合理适时采伐,采育兼顾,即可实现永续利用。以特产于我国的毛竹为例,采伐年龄提倡“留三砍四莫留六”,即三度竹(1~4年生)留养、四度竹(5~7年生)砍伐、7年以上毛竹不再保留。采伐年龄与竹林复壮、更新和使用价值密切相关。采伐年龄一般以4年为宜,培养特大径级毛竹林时伐龄可延至8~9年,造纸可采伐当年新竹。采伐应以砍老留幼、砍密留疏、砍小留大、砍弱留强为原则,季节以秋冬季为最佳。通过国家竹材储备材基地建设,合理采伐,调整竹林空间结构和年龄结构,保持合理的竹林经营密度,维持竹林旺盛的生理代谢能力,可提高林分质量,实现年年采伐,增加收益。

2.2.5 发挥竹林储碳功能和延长碳排放周期

作为《京都议定书》的缔约国,我国将面临承担减排责任的严峻挑战。竹材作为可再生的绿色环保型材料,在节能减排方面有着钢筋、水泥和塑料无法比拟的优势。研究表明,如果把建筑所用的水泥和砂石用竹木材代替,每替代1 m3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0.75~1 t[8]。通过竹林采伐和产品生产可将竹林所固定的碳转移到竹质产品中,使竹质产品成为巨大的碳排放缓冲器,在很长时间内储存大量的碳,可成为降低大气碳浓度、延缓气候变化的有效方式[9-10]。目前,全球竹木质产品碳储量年增长量约为森林碳汇的 25%~50%[8]。竹木质林产品的碳储量估算已被列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谈判的重要林业议题之一。通过建设国家竹材储备战略基地提高森林储碳功能,延长碳排放周期,是应对气候变暖的重要措施。

3 实施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的保障措施 3.1 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

我国高度重视储备材基地的建设工作。早在2009 年,中国老科协就我国用材安全赴基层调研时就提出了“关于保障我国木材安全的建议”。国务院参事室2012 年在基地调研的基础上,向国务院提交了报告《高度重视林业生产能力 尽快实现我国木材基本自给》,并建议制定《全国木材战略储备基地建设规划》来指导我国木材战略储备基地的建设;2013年又提出“加快木材战略储备基地建设,加大财政支持力度”等建议提案。目前木材战略储备基地的建设已经被列入林业生态文明建设6大体系之中,是我国保障用材安全的重要手段。实施竹材储备战略计划,属于国家政策的支持范畴。

3.2 充足的竹材资源贮备

我国是世界竹类植物的起源和分布中心,是世界上竹资源最丰富、竹林面积最大、竹材产量最高的国家。全国拥有竹类植物共37属631种,竹林面积600多万hm2,占世界的30%以上。我国竹材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1/3,仅毛竹每年即可采伐5亿~6亿根,年产各类径级竹材450多万t,素有“竹子王国”之称[11]。竹非草非木,却又亦草亦木,具有一次造林成功、地下茎可年年出笋成竹、可年年择伐而不破坏生态环境的特点。在我国,竹被赋予了第二森林资源的美称。全世界集中成片分布的毛竹约有90%在中国,为我国竹材的工业化采伐和储存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竹子是世界上生长最快的植物,2~3年即可成材,而木材却一般需要25年左右。竹材质量轻,弹性好,耐储存,使用寿命长,是不可多得的生物质材料[12]。我国每年砍伐的竹材相当于1 500多万m3的木材量,为缓解我国木材供需矛盾作出了重大贡献[13]。然而,由于人工成本增加、竹林多在山区、加工运营成本上升以及交通不便等诸多因素,我国许多竹林资源还未得到及时采伐和利用。因此,实施国家竹材储备战略计划,是充分发挥我国竹资源优势的重要机遇。

3.3 木材储备基地的相关研究可供借鉴

在当今社会高度发展的形势下,竹材储备基地需要扮演众多角色,在实现其仓储功能的同时往往还是加工车间以及竹材和半成品销售中心等。如何在木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的情况下提高竹材储备基地的效益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目前,有关木材储备基地的现代信息技术和管理技术研究成果可应用到竹材储备库的建设中。例如,景林[14]应用CAR模型进行计算机模拟,研究了南方林区木材储备基地原木库存量的动态变化;Eita[15]和Latta等[16]以计量经济学为手段,建立了相关的林产品供需模型并分析了产业影响因素;戚春华[17]通过建立数学模型研究了木材储备基地归装机械的配比问题,为提高储备基地的工作效率以及减少运行经费提供理论支撑;徐迁昌[18]以天然林保护工程为研究背景,对如何提高木材储备基地工作效率和管理水平提出了相应对策和措施;许恒勤等[19]分析研究了如何将微机应用技术应用到木材储备基地的生产实践。这些前期研究成果将为我国竹材储备库的建设提供一定理论支撑。

4 结论与展望

我国竹资源丰富,竹材是国家重要的战略资源。竹材储备基地作为贮存、调拨竹材的国库,在当前国内国际形势下应该得到高度重视。目前,虽然有众多构建国家竹材储备战略基地的有利条件,然而整体上仍然处于起步阶段,具体需要关注以下几方面问题:

1)创新国家竹材储备构建体系。探索政府与企业资本合作新模式,根据国家竹材储备项目的现金流和合理利润,扶持龙头企业,引导集约经营。以国有资本为主、民间资本为辅,科学确定政府出资比例,通过政府付费或补贴等保障社会资本获得合理收益,转变政府职能,激发市场活力,提升国家储备材建设质量和效率,实现信息互通互享,提高科技化、规模化、精细化生产水平,构建新型的竹材储备、生产和管理经营体系。

2)构建国家竹材储备大数据管理与应用平台。应用区块链、云计算、动态规划等理论、技术与方法,管理竹资源蓄积量、成熟期、可采伐数量与规格等时空分布信息,以及竹材储备基地的设施条件、仓储能力等储备适时信息,再叠加生产企业市场需求信息,建立国家层次的竹材储备大数据库,在区域水平上加以应用,实现成熟竹材及时采收、分级储存、定向供给、物流运输、生产加工的全产业链监测网络。

3)提高国家竹材储备科技支撑能力。竹材是保障我国木材安全的重要战略资源,长期以来没有被纳入国家储备材或国家储备林计划进行管理。当前,竹产业是我国林草行业的朝阳产业,需要制订竹材储备国家中长期规划,开展竹材储备关键技术体系研发,以充分挖掘、利用、发挥我国丰富的竹资源潜力,实现竹产业高质量发展。

参考文献
[1]
胡运宏, 贺俊杰. 1949年以来我国林业政策演变初探[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2, 11(3): 21-27. (0)
[2]
国家林业局.国家储备林建设规划(2016—2020)[A]. 北京:国家林业局,2015. (0)
[3]
国家林业局.全国木材战略储备生产基地建设规划(2013—2020)[A]. 北京:国家林业局,2013. (0)
[4]
刁钢.中国木材供给及政策研究[D]. 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14. (0)
[5]
唐守正.如何实现木材供应与生态保护双赢?[N]. 中国绿色时报,2014-06-20(001). (0)
[6]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中国森林资源报告[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2019. (0)
[7]
陈水合, 罗山鹰. 论我国木材加工业与林业生态发展的关系[J]. 国际木业, 2016, 46(11): 8-10. (0)
[8]
季春艺.中国木质林产品碳流量核算及影响研究[D]. 南京:南京林业大学,2013. (0)
[9]
WINJUM J K, BROWN S, SCHLAMADINGER B. Forest harvests and wood products: sources and sinks of atmospheric carbon dioxide[J]. Forest Science, 1998, 44(2): 272-284. (0)
[10]
HASHIMOTO S, NOSE M, OBARA T, et al. Wood product: potential carbon sequestration and impact on net carbon emissions of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J]. Environment Science & Policy, 2002, 5(2): 183-193. (0)
[11]
李智勇, 王登举, 樊宝敏. 中国竹产业发展现状及其政策分析[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5, 4(4): 50-54. (0)
[12]
ZHOU B Z, FU M Y, XIE J Z, et al. Ecological functions of bamboo forest[J].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 2005, 16(2): 143-147. (0)
[13]
朱宏耀. “5年后,竹地板将在全国铺开”:对当前竹地板行业的点滴构想[J]. 国际木业, 2009, 39(7): 30-31. (0)
[14]
景林. 南方集体林区储木场原木库存随机预报模型的研究[J]. 运筹与管理, 2013, 2(1): 38-41. (0)
[15]
EITA J H. Supply and demand macro-econometric model of a small economy: evidence from Namibia[J]. Development Southern Africa, 2018(1): 1-30. (0)
[16]
LATTA G S, ADAMS D M. An econometric analysis of output supply and input demand in the Canadian softwood lumber industry[J]. Canadian Journal of Forest Research, 2000, 30(9): 1419-1428. (0)
[17]
戚春华. 储木场归装机械最佳配比的探讨[J]. 吉林林业科技, 1995, 8(4): 8-12. (0)
[18]
徐迁昌. 如何提高国有林区储木场管理水平及木材质量[J]. 吉林农业, 2012, 12(6): 10-14. (0)
[19]
许恒勤, 杨学春, 曹玉华, 等. 阿尔山林业局储木场木材生产管理中的微机应用技术[J]. 东北林业大学学报, 2003, 31(5): 89-9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