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20, Vol. 33 Issue (3): 74-79  DOI: 10.13348/j.cnki.sjlyyj.2020.0017.y
0

引用本文  

路瑶, 周雪, 陈晓文. 我国城市森林健康发展对城市品质提升驱动路径分析[J]. 世界林业研究, 2020, 33(3): 74-79.
Lu Yao, Zhou Xue, Chen Xiaowen. Analysis of the Driving Path of Urban Forest Health Development to Urban Quality Improvement in China[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20, 33(3): 74-79.

基金项目

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规划项目“中国‘特色小镇’实践模式与可持续发展机制研究”(17YJA790013);山东省社科联人文社会科学课题“生态视角下区域城市化与城市森林资源交互耦合的脆弱性分析”(16-ZZ-JJ-14)

通信作者

周雪, 女, 山东青岛人, 青岛大学经济学院讲师, 博士、硕导, 研究方向:城市可持续发展; 城乡生态资源配置, E-mail:iamzhouxue@126.com

第一作者

路瑶, 女, 山东济宁人, 青岛大学经济学院研究生, 研究方向:资源环境统计核算, E-mail:luyaobaymin@163.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9-09-17
修回日期:2020-02-25
我国城市森林健康发展对城市品质提升驱动路径分析
路瑶 , 周雪 , 陈晓文     
青岛大学经济学院, 山东青岛 266000
摘要:城市森林健康发展在城市品质提升过程中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文中选择衡量城市森林健康发展和城市品质的评价指标,通过因子分析对城市森林健康发展指标进行分类,最后建立了我国城市森林健康发展与城市品质之间的结构方程模型。研究结果表明:1)城市森林健康发展指标可以分为城市森林规模发展、城市森林建设、城市森林价值衍伸3类;2)城市森林建设和城市森林价值衍伸对城市硬品质的提升有正向驱动效应,同时通过提升城市硬品质为中介变量可以间接提升城市软品质;城市森林规模发展可以提升城市软品质。
关键词城市森林    城市品质    结构方程模型    中国    
Analysis of the Driving Path of Urban Forest Health Development to Urban Quality Improvement in China
Lu Yao, Zhou Xue, Chen Xiaowen     
School of Economics, Qingdao University, Qingdao 266000, Shandong, China
Abstract: Urban forest health development is playing an increasingly important role in the process of urban quality improvement. In this paper, the evaluation indexes of urban forest health development and urban quality are selected, and the indicators of urban forest health development are classified by means of factor analysis. The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of urban forest health development and urban quality is then established. The results show that: 1) the indicators of urban forest health development can be divided into three categories, i.e., scale development of urban forest, urban forest establishment and urban forest value extension; and 2) the urban forest establishment and the extension of urban forest value have a positive driving effect on the improvement of the hard quality of cities, while the improvement of the hard quality is used as an intermediary variable to indirectly improve the soft quality of cities, and thus urban forest scale development can improve urban soft quality.
Keywords: urban forest    urban quality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China    

我国已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和“十三五”规划均提出建设和谐宜居城市是新时期中国城市发展的重要导向。只有建设绿色城市、提升城市品质才能真正践行以人为本和生态文明的发展理念,促进城市健康可持续发展。城市森林作为城市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有改善环境、维持生态平衡的功能,还为城镇居民提供了休闲游憩的空间,城市森林发展对于城市品质提升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Gramlich[1]提出,城市品质不仅涉及传承和发展城市文化,还涵盖深厚的经济、社会基础以及完善的城市基础设施。国内外研究者均指出高品质城市应具备2个基本特性:1)城市自然环境优美、社会经济和谐。高品质城市必定有高标准的城市外在环境,涉及城市生态和环境文明建设以及城市公共基础服务设施完善等多方面的内容。例如,张松等[2]认为城市品质关乎人们居住环境的塑造;Weziak-Biaowolska[3]提出,公共交通、文化设施、超市便利、绿地、空气质量都是代表城市生活品质的因素。2)人们生活幸福。例如,胡迎春等[4]认为城市品质是内在人文精神的综合反映,Biagi等[5]认为对城市生活品质的感知取决于个人发展经历。对提升城市品质的研究可以分为2个方面:1)完善城市基础设施,改善城市居住环境。例如,胡迎春等[4]提出提升城市品质应持续改善社会民生、坚持转变生态文明发展机制,周武忠等[6]分析了景观园艺对于提升城市品质的作用。2)把与公众幸福相关的概念渗透到城市规划和设计中,提高城市的宜居性和可持续性。Macke等[7]和Papachristou等[8]都强调了通过提高居民幸福感来提升城市品质。近年来对城市品质的研究已经处于理论与实践并行的阶段,但理论阐述仍处于主导地位。

与天然林相比,城市森林健康发展更多地受到人为干预,城市森林健康发展的含义不仅包括树木本身的健康还应包括健全的经济社会服务功能。冯银等[9]认为,城市森林生态健康是自然属性,经济文化健康则是社会属性。城市森林健康评价方法主要分为单项评价和综合评价2大类:1)单项评价法仅从单一侧面作出判断,如指示物种法。但由于筛选标准不明确,所得结果往往不具有代表性。2)综合评价方法包括层次分析法、主成分分析法、模糊综合评价法等。例如,张佳平[10]采用层次分析法评价了云台山草本植物资源的园林开发价值,杜甲宝等[11]用主成分分析法评价了郑州市行道树的价值。城市森林健康发展对提升城市品质有着积极影响:1)城市森林作为城市中最大的具有自净功能的生态系统,可以吸收空气颗粒物,提供生物能源原料,缓解城市热岛效应。2)城市森林提供休闲游憩空间,有利于居民保持身心健康,提升幸福感。城市森林研究目前正在不断发展和完善,尽管国内外学者研究角度不同,但基本结论是一致的,即城市森林对城市发展产生了巨大的积极作用。

通过对比有关城市品质和城市森林的文献可以发现,二者均强调真正适宜居住的现代化城市一定是以人为核心,关注人的发展,同时具有良好的生态环境。但目前大多数文献仅对城市森林健康发展能够提升城市品质进行了理论阐述而未对提升路径进行实证研究。本文将选择衡量城市森林健康发展和城市品质的指标,并尝试建立城市森林与城市品质之间的结构方程模型,探索我国城市森林健康发展通过哪些路径对提升城市品质产生驱动效应,并据此提出相应建议。

1 指标选取及变量提取 1.1 理论指标选取及数据来源

参考康文星等[12]和郭聪聪等[13]研究结果,选取能直接体现城市森林健康发展状况的6个评价指标,包括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建成区绿地率、花卉及其他观赏性植物总产值、城镇森林虫害防治率、城市环境园林绿地建设投资。同时,鉴于城市森林健康发展还会带动城市其他产业尤其是旅游业的兴旺,将森林休闲产业旅游人次作为体现城市森林间接价值的评价指标。此外,参考张亚鑫等[14]观点,假设住房市场处于均衡状态,将其他各种可能造成住房价格差别的历史、文化和经济等非城市森林因素都忽略,则住房价格差别可以归结为城市绿化的价值。根据揭示偏好法原理,将别墅及高档公寓与经济适用房屋平均销售价格差也作为评价指标。

借鉴贺建军等[15]构建的城市品质评价指标体系,将城市品质分为城市硬品质和城市软品质2个方面:1)城市硬品质是指城市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居住环境的改善,从城市的经济发展、环境生态、道路交通3个方面进行评价,分别选取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人均拥有道路面积3个指标。2)城市软品质是指城市服务居民并且促进居民自身全面发展的能力,包括城市的特色文化、市民生活质量以及社会和谐程度,分别选取人均拥有图书馆藏书量、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人数3个指标。

本文研究区域为中国除台、港、澳外31个省(市、自治区)的所有城市,将每个省级区域作为一个研究单元,通过对各省域城市指标的加总值进行分析来研究城市森林健康发展对城市品质提升的路径。数据来源于2008—2017年《中国统计年鉴》《中国林业统计年鉴》《中国环境统计年鉴》。

1.2 城市森林健康发展指标因子分析

对选取的评价城市森林健康发展的8个指标进行因子分析,录入无量纲化处理后的数据,KMO检验值为0.714,表明适合进行因子分析。旋转后,前3个主成分的累计贡献率为81.429%,表明提取3个主成分因子是合理的。旋转后各因子载荷值见表 1,根据分类结果,定义第1主成分为城市森林规模发展,表现为城市森林面积的增加和城市森林面积比例的优化;第2主成分为城市森林建设,表现为城市森林为支撑人们日常活动和维护身心健康提供物质和精神产品的能力增强;第3主成分为城市森林价值衍伸,表现为城市森林健康发展的正外部性作用越来越突出。

表 1 结构方程潜变量与测量变量
1.3 变量提取

根据指标选取及因子分析结果,确定用于建立结构方程模型的外生潜变量和内生潜变量及其相应的测量变量。其中,外生潜变量分别为城市森林规模发展、城市森林建设、城市森林价值衍伸,内生潜变量为城市硬品质和城市软品质。各变量具体情况见表 1

2 模型介绍及问题提出 2.1 结构方程模型

结构方程模型是同时对多个潜变量与测量变量进行路径分析,检验特定假设的一种方法,具有容错性强、弹性大的特点。完整的结构方程模型包含2个部分:1)测量模型,研究潜变量与测量变量间的关系,变量间的相关系数越大说明测量变量越能体现出潜变量的特性;2)因果模型(即路径分析),研究潜变量之间的关系,变量的路径系数越大表示潜变量间的因果驱动关系越强。

2.2 研究假设

城市森林面积的增加为维护居民身心健康提供更多的物质和精神产品,也为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多生态资源。加快城市森林建设会促进林业一、二、三产业的共同发展,从而进一步优化城市产业结构。城市森林产出增加会吸引更多的城市环境园林绿地建设投资,增加就业机会,通过增加收入改善居民生活质量。城市森林还具有提高房地产价值、降低居民供暖和降温费、拉动城市旅游业发展的作用,能够进一步促进城市发展、提高居民生活水平。由此提出6个假设驱动路径Hi (i=1,2…6),具体见表 2。运用AMOS22.0软件进行结构方程路径构建和模型分析,按照假设路径录入数据,得到初始路径系数,并据此检验模型路径假设。其中,H2H3H5成立;H1H6路径系数为负,假设不通过;另外,若在结构方程中加入H4路径会导致整个方程无法识别,H4不通过。

表 2 结构方程模型假设路径及验证结果
3 模型构建 3.1 优化模型结果

通过对模型初始路径进行修改优化,得到城市森林健康发展对城市品质提升的优化路径及系数,见图 1。结果显示,城市森林规模发展对城市软品质的提升有显著正向驱动作用,路径系数为0.725;城市森林建设、城市森林价值衍伸可以提升城市硬品质,路径系数分别为0.788和0.917;另外,城市森林建设、城市森林价值衍伸虽对城市软品质的提升无直接驱动效应,但二者均可通过提升城市硬品质间接驱动城市软品质的提升,城市硬品质提升对城市软品质提升的驱动系数达到0.59,城市森林建设和城市森林价值衍伸对城市软品质的总间接效应分别为0.465和0.541。

图 1 优化路径及系数 e1到e14表示结构方程模型的测量误差项,e15和e16表示残差项(也称干扰项)。
3.2 模型修正

选取6种拟合指数x2/dfGFIRMSEANFIAICECVI来衡量本文所建结构方程的适配度,结果表明模型拟合情况总体较好:x2/dfGFIRMSEANFIAICECVI分别为2.894,0.923,230.584,3.012,均达到临界值标准;RMSEANFI分别为0.188,0.740,未符合标准,需进行模型最优修正。将某一固定参数重新设置为自由参数再进行ML估计时,连接协方差修正指数可提高模型精确度。依据AMOS22.0提供的修正指数,通过释放部分限制路径或添加新路径对模型进行扩展修正。本文仅对M.I值大于20的误差变量进行添加新路径的修正,经过4次连接新路径后M.I值全部降到20以下,RMSEANFI的值分别为0.097和0.924,拟合指数全部适配,模型达到最优水平。

3.3 模型输出结果分析

1) 根据M.I值对模型优化路径进行扩展修正后,得到城市森林健康发展对提升城市品质的最优路径系数结果(表 3)。城市森林价值衍伸对城市硬品质的提升有显著正向驱动效应,最优路径系数为0.967,在所有路径系数值中排首位。城市森林价值衍伸不仅通过促进林业产业的发展来增加城市GDP,并且对城市旅游业、房地产等也产生巨大的正外部效应,城市森林价值衍伸对各类产业的影响辐射面广、作用范围大,直接推动城市相关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有利于实现城市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是提升城市硬品质的最大驱动力。城市森林建设对城市硬品质的提升也有正向驱动效应,路径系数为0.796。城市森林建设为支撑人们日常活动和维护身心健康提供物质和精神产品,但由于其产品多受自然气候的限制,季节性特征明显,不能全年发挥价值,如花卉及其他观赏性植物多生长于春夏季节,因此城市森林建设对城市硬品质提升的驱动效应小于城市森林价值衍伸的驱动效应。城市森林价值衍伸、城市森林建设又以提升城市硬品质为中介间接提升城市软品质,路径系数为0.599。当只有城市硬品质这一个中间变量时,间接效应的计算方法是把2个路径系数相乘,则城市森林价值衍伸、城市森林建设对提升城市软品质的间接驱动系数为0.579和0.477。城市硬品质的提升体现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城市经济的高速发展,城市经济基础建设必然影响城市服务居民并且促进居民自身全面发展的能力。城市硬品质对城市软品质的提升发挥着基础性作用,可以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增强居民生活幸福感和城市归属感。城市森林规模发展对提升城市软品质同样产生显著正向驱动作用,路径系数为0.802。城市森林规模扩大可直接作用于提升城市软品质,其驱动路径系数高于城市森林价值衍伸和城市森林建设对提升城市软品质的间接驱动系数。城市森林规模的扩大是发挥城市森林价值的基础条件,可为居民和游客提供更多的休闲场所,给予居民精神支撑,有益居民身心健康,在推动人与城市自然环境和谐相处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表 3 结构方程模型最优路径及内生潜变量与测量变量间关系

2) 在结构方程模型中,潜变量与测量变量的相关系数越大说明测量变量越能充分解释潜变量。由表 3可知,全部内生潜变量与测量变量的相关系数都大于0.45,说明所选测量变量均可以充分说明内生潜变量。人均拥有道路面积对城市硬品质提升的代表程度高于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和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对城市硬品质的代表程度,相关系数依次为0.857,0.686,0.578,全部高于城市软品质与其测量变量的相关系数,并且人均拥有道路面积与城市硬品质的相关系数最大,说明城市硬品质是提升城市整体品质的基础,改善城市基础设施最能高效提升城市硬品质,要特别关注城市中道路的建设和维护;城市软品质的提升体现在人均拥有图书馆藏书量的增加、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人数的增加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加,贡献程度依次降低,系数分别为0.547,0.522,0.453,说明提升城市软品质要更加注重精神文明建设,合理增加城市图书馆数量,加强图书馆藏书积累,提高图书馆使用率。

4 建议

1) 以城市生态可持续发展为指导原则,扩大城市森林规模,加强城市森林建设。综合考虑城市生态资源承载能力和经济社会发展现状,建立基于可持续发展的城市森林规模发展体系,合理扩大人均公园绿地面积,继续提高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和建成区绿地率。不同地区城市森林建设要遵循区域自然地理要素的分异规律,深入了解不同类型城市森林功能的异质性,在现有的森林资源基础上探索适合各地区的城市森林类型结构,科学种植花卉及其他观赏性植物。继续加大城市环境园林绿地建设投资,提高城市森林虫害防治率,保持树木健康,同时也要兼顾经济规律,将可持续发展原则贯彻到城市森林建设整个过程中。

2) 城市森林价值衍伸要以“人”为核心,提高公众参与的广度和深度。提升城市品质的关键在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要继续加大宣传力度,鼓励更多公众参与对城市森林价值衍伸的探索。不同城市要结合国家和本地的发展规划,加强城市园林部门与旅游部门的交流合作,依托新媒体信息共享平台,深入了解不同年龄层、不同社会背景的公众对城市森林的需求。在此基础上判断各地城市森林价值衍伸的正确方向,充分挖掘城市森林健康发展的正外部效应,进而为城市发展吸引更多的人才和投资,最终实现城市森林价值衍伸成果共享。

参考文献
[1]
GRAMLICH E M.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a review essay[J].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1994, 32(3): 1176-1196. (0)
[2]
张松, 镇雪锋. 城市保护与城市品质提升的关系思考[J]. 国际城市规划, 2013(1): 26-29. (0)
[3]
WEιZIAK-BIAłOWOLSKA D. Quality of life in cities: empirical evidence in comparative European perspective[J]. Cities, 2016, 58(3): 87-96. (0)
[4]
胡迎春, 曹大贵. 南京提升城市品质战略研究[J]. 现代城市研究, 2009(6): 63-70. DOI:10.3969/j.issn.1009-6000.2009.06.012 (0)
[5]
BIAGI B, LADU M G, MELEDDU M. Urban quality of life and capabi- lities: an experimental study[J]. Ecological Economics, 2018, 150(4): 137-152. (0)
[6]
周武忠, 周之澄. 景观园艺:"绿色"与"艺术"提升城市品质[J]. 风景园林论坛, 2013(3): 42-45. (0)
[7]
MACKE J, CASAGRANDE R M, SARATE J R, et al. Smart city and quality of life: citizens' perception in a Brazilian case study[J]. 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2018, 182(1): 717-726. (0)
[8]
PAPACHRISTOU I A, ROSAS-CASALS M. Cities and quality of life: quantitative modeling of the emergence of the happiness field in urban studies[J]. Cities, 2019, 88(2): 191-208. (0)
[9]
冯银, 但维宇, 张合平. 城市森林健康:定义、内涵、特征[J]. 中南林业调查规划, 2012, 31(1): 57-60. DOI:10.3969/j.issn.1003-6075.2012.01.015 (0)
[10]
张佳平. 云台山野生草本植物资源的园林开发利用评价[J]. 南京林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3, 37(1): 37-38. (0)
[11]
杜甲宝, 潘盼, 杨芳绒. 主成分分析法在郑州市行道树综合性能评价研究中的应用[J]. 西北林学院学报, 2009, 24(3): 190-193. (0)
[12]
康文星, 吴耀兴, 何介南, 等. 城市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指标体系与评价方法[J]. 林业科学, 2008, 44(12): 129-134. (0)
[13]
郭聪聪, 牟洪香, 康玲, 等. 河北省城市森林综合评价体系研究与建立:以保定市为例[J]. 西北林学院学报, 2010, 25(4): 191-194. (0)
[14]
张亚鑫, 田晓晖, 刘珉. 城市森林价值评估方法研究综述[J]. 林业经济, 2017(3): 64-72. DOI:10.3969/j.issn.1672-7789.2017.03.018 (0)
[15]
贺建军, 张维维. 我国县域城市品质评价指标体系构建与实际测度:以浙江省慈溪市为例[J]. 现代城市研究, 2014(2): 9-14. DOI:10.3969/j.issn.1009-6000.2014.02.00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