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项:   检索词:    
  世界林业研究  2020, Vol. 33 Issue (3): 85-89  DOI: 10.13348/j.cnki.sjlyyj.2019.0110.y
0

引用本文  

刘馥瑶, 刘晏嘉. 里山倡议及其在我国台湾地区的实践应用[J]. 世界林业研究, 2020, 33(3): 85-89.
Liu Fuyao, Liou Yanjia. Satoyama Initiative and Its Implementation in Taiwan Region of China[J]. World Forestry Research, 2020, 33(3): 85-89.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中国自然遗产保护的国家公园管理模式研究”(17BJY161)

通信作者

刘晏嘉, 高级工程师, 主要从事环境影响评估与生态工法, E-mail:yoshiki0331@hotmail.com

第一作者

刘馥瑶, 博士, 主要从事社区林业与地景生态研究, E-mail:dna1988@qq.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9-07-09
修回日期:2019-08-13
里山倡议及其在我国台湾地区的实践应用
刘馥瑶1 , 刘晏嘉2     
1. 三明学院国家公园研究中心, 福建三明 365004;
2. 屏东科技大学环境工程与科学系, 中国台湾屏东 91201
摘要:“里山倡议”是透过农业生物多样性的保育,平衡生态环境、生产和生活文化,利用自然资源和传统文化知识,确保社会—生态生产地景的永续利用,建立人与自然的良性互动。文中以台湾地区林务局推动里山倡议概念中的“林下经济永续经营可行性之研究”为基础,梳理里山倡议在社会—生态生产地景的运作内容及框架;在实践过程中强调传统知识和现代技术的融合,对山林地景的保护、恢复及营造,借由城乡交流和互惠,以地景为尺度、社区为主体,透过培力(充权)社区参与自然资源经营,构建生态与生计共存的永续经营模式;总结台湾社区里山倡议的发展过程,跨地域整合及促进生态福祉的整体策略架构。
关键词里山倡议    社会—生态生产地景    社区林业    林下经济    台湾省    中国    
Satoyama Initiative and Its Implementation in Taiwan Region of China
Liu Fuyao1, Liou Yanjia2     
1. Research Center for National Park, Sanming University, Sanming 365004, Fujian, China;
2.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and Science, Ping-Tu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ing-Tung 91201, Taiwan, China
Abstract: "Satoyama Initiative" is to balance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the production and the life culture and ensure the sustainable utilization of 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and 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man and nature though the agriculture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With the focus on the feasibility study of the sustainable under-forest economy management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which has been implemented by "Forest Service of Taiwan", China, the paper reviews the operation content and frameworks in this initiative regarding 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The sustainable management practices put the focus on the integration of traditional knowledge and contemporary techniques, and highlight the protection, rehabilitation and construction of mountainous and forest landscapes through the reciprocity and communication between cities and villages. With landscapes as the scale and communities as the subject, community empowerment is promoted to allow communities to participate in the management of natural resources, thereby pursuing an economy in which the ecology can be preserved while people's livelihood maintained. This study summarizes the promo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in Taiwan region of China and concludes the overall strategic framework for cross-region integration and ecological well-being improvement.
Keywords: Satoyama initiative    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SEPLs)    community forestry    under-forest economy    Taiwan Province    China    

我国台湾在2010年引进“里山倡议”(Satoyama Initiative),以人类社会与自然和谐共存为目标,从事乡村生产地景和生态保护的案例愈来愈多。由“林务局”、民间组织及学校等共同推动《水梯田暨湿地生态复育工作》,为了促进实务工作者间的经验交流,分别在各个里山地景的社区内成立工作坊,协助实务工作者和地方辅导的工作[1]。本文将回顾台湾地区的里山倡议发展概况及其对“社会—生态生产地景(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SEPLs)”的计划执行过程,并根据里山倡议概念架构以及各林业试验所办理的《林下经济永续经营可行性之研究》,梳理里山倡议在SEPLs的运作内容及架构。

1 里山倡议的起源及其特点

里山倡议的宗旨是透过恢复传统社会生产方式,以地景为尺度、群体(当地居民)为思考,促使SEPLs达到保全和有效利用[1-3]

1.1 里山倡议的起源

里山倡议源自20世纪60年代,当时日本关注到“半自然/复合式的SEPLs”对人和自然环境的重要性,故于各地展开了一连串的“里山保全运动”,期望透过恢复传统社会生产方式促进当地居民对周边山林资源的合理运用,维持生物多样性与永续利用的平衡发展[4-5]。期间,联合国大学(UNU-IAS)协同日本环境省和民间组织在SEPLs中进行长期研究,于2010年10月的第10届生物多样性公约大会上提出《里山倡议》[4-5]并将其运用于森林治理和乡村振兴,主张从社会和科学的角度整合传统知识和现代科技,采取友善环境的方式,维持、恢复或重建SEPLs,进而达到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和谐共生的愿景[6-8]

1.2 里山倡议的特点

里山倡议倡导多维度的生态生产经营方式,通过人与自然的协调,从互惠、互利的角度,恢复SEPLs独有的生态系,并给予适度利用和合理管理[9-10]。其特点可归纳如下:

1) 以地景为尺度的土地利用。里山倡议基于永续的理念,以行动来恢复和利用SEPLs。为了便于操作,提出了“三折法”为操作模式,借以改造地景或乡村环境[9-12]。三折法即以1个愿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3个方法和6个行动面向为操作方式(图 1)。3个方法为:确保多样化的生态系统服务与价值;结合传统知识和现代化科技来促进创新;在生态平衡的基础上,尊重原住民过去对传统社区土地(集体土地与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建立协同管理平台[12-13]。实践永续自然资源开发和保护的方式为,在环境承载量限度内使用自然资源,强调自然资源的循环利用,重视地方传统与文化的重要性,促成各方权益关系人的参与及合作、鼓励对于永续性社会及经济的相关贡献,增进当地社区的恢复力和韧性,以及重新连结人与自然的关系[12-14]。其最终目的是减少对市场经济的依赖,促进社会经济(扶贫)、生态(生物多样性)、生产(粮食安全)、授予地方社区权力等福祉。

图 1 里山倡议的运作方式[6-17]

2) 聚焦伙伴关系的共识。强调多方跨部门(产、官、学、民)的沟通协调和合作关系,以永续经营策略的规划、执行与社区营造为基础,透过社区辅导或培力(充权) (Community Empowerment)提升地方居民自发参与环境保护的行动[9]。此外,以当地社区为主体,通过多方权益关系者的投入,协助地方传统产业的振兴及发展,以达到共同经营、分担责任及分享执行成果。

3) 重视生态文化和传统智慧的连贯性。里山倡议强调SEPLs的整体协调性、活用当地居民传统的农耕文化、保全生态系统和保障粮食安全[11]。采取顺应自然的方式,构建人类与自然的正面关系(自然过程-社会过程),使其达到互惠互利的和谐关系。

2 里山倡议在台湾地区的实践应用及其成效

里山倡议的引入,充分体现了地景保育的重要性。由早期以林业为对象、农民为主体,使森林资源得到有效管理,延伸至地景尺度的农业生态系统[11, 15]。同时也强调社区居民参与地方森林资源经营,与林业管理部门共同分担森林发展和经营管理责任,并在社区进行补助和辅导等工作,共同分享执行成果[16-17]

2.1 发展概况

台湾地区的里山倡议行动是以友善环境的方式,推动地方发展绿色产业,强调“产官学民”的多元协力合作。以“林务局”为主,协同产业界、学术单位及地方社团共同合作,在各个SEPLs的地区(山林部落和乡村)陆续将里山倡议作为环境营造和经营管理的指引。2013年,首度征求《里山发展机制》的计划,推动和建立“里山倡议国际伙伴关系网络”[11]。2014年,国家公园也将其理念应用到“保护区内的社区”,以太鲁阁国家公园—西宝社区为示范区,推动农林生态保育工作,协助农民从“惯行农法”转为“有机农法”,善用山林资源,从而实现乡村振兴、粮食自给率提高、森林资源循环利用等效益[11]。2016—2017年,农委会在《林业资源永续利用政策》宣示里山倡议精神融入农林政策(社区林业和林下经济),林务局则借鉴《国际里山倡议伙伴关系网络》的经验,水土保持局也将其纳入《农村再生推动方式》,整合《台湾地区的里山倡议伙伴关系网络》,共同达到资源能够永续利用的目的[18]

台湾地区将里山倡议的理念融入农林政策中,使其兼具“生态—生产—生活”的均衡发展[15];强化自然资源“适度使用”的永续思维,以及重视当地社区与自然遗产的连结,进而达成《生物多样性公约》的保育生物多样性、永续利用、惠益分享3大目标[12-14]。此外,鉴于《生物多样性爱知目标(2011—2020年)》即将期满,从2018年起,里山倡议已由过去的“单一示范区”,逐步朝本岛和离岛的全域发展,透过点、线、面的方式,将“森—川—里(农村聚落)—海”等地景进行跨域串联,以生态造林、推广友善环境农耕(有机无毒农业)、建立动物通道等,保全生态健全性与生物多样性,建置“国土生态保育绿色网络”,以保障万物在土地上共存、共荣的权利[18]

2.2 实践应用

我国台湾的乡村地区普遍面临人口外流、老龄化和劳动力衰减等问题,使得废耕地与荒林面积不断扩大,不利于SEPLs生态系统的维持;引进里山倡议后,进一步调整SEPLs的生产结构,推动绿色环境给付,重视地景的现况问题及保全和活用(图 2)[7, 20]。实践的关键问题在于,借鉴他国经验,修正现有法规和行政体系,以及提升权益关系人协同管理SEPLs的意愿,主要体现在以下5个方面[14-20]

图 2 台湾地区里山倡议的实践和应用框架14]

1) 国际参与。鼓励当地组织加入“台湾里山倡议伙伴关系网络(TPSI)”,同时积极加入里山倡议国际伙伴关系网络(IPSI),以及参与相关交流活动。对内,定期举办国际性研讨会及工作坊活动;对外,增进国际交流和学习先进经验,创造乡村产业的附加价值。

2) 政策研究。参酌国际友善环境的生产政策(如有机农业),制定因地制宜的SEPLs保全活用机制,例如建立科学的生态补偿机制、推广生态农法(有机)、绿色保育认证制度等。

3) 知识增进。吸取国际对原住民传统知识和非物质文化保存的研究成果及实务经验,并以创新的方式融合当地的传统知识。

4) 能力培养。传统知识的流失、传统社会体系的弱化是导致扶持项目无法顺利运作的因素。应透过TPSI组织深耕各地社区,以分区工作坊为核心,推行社区培育计划,推动林下养殖或耕作等绿色经济产业,协助初级产业的后续加工、包装及销售等,成功扶培养地方人才及延续传统技能,借此吸引青年返乡并参与传承文化工作。

5) 实践范例。鼓励各个SEPLs的社区,通过相关会议和信息平台,分享实践范例的成果,使生态利益和传统文化价值受到保护,亦可保障原住民在自然资源永续利用的权利。

2.3 运作及成效

我国台湾里山倡议的运作,是通过“城乡生态系网络”的连接,融合环境、文化、社会、经济的村落创新发展模式,进而促进SEPLs保护功效的发挥(图 3)。其运作的基准重点在于生态多元,虽着眼于乡村,但采取的则是促进乡村上游(自然地区)和下游(城市)的整体连贯性原则。因此,建立城乡互惠的绿色经济发展模式才能有助于乡村振兴,亦即以地景尺度来检视传统农耕和消费型产业。

图 3 里山倡议下的SEPLs生态圈[7-20]

以花莲吉哈拉艾部落为例,如同多数农村一样面临人口老龄化和外流的问题,且早期生产的稻米皆被其他粮商收购,冠上其他地方的品牌,经济获益小。从整体环境层面来看,碍于大环境对当地乡村发展较为不利,但又有潜力(农产品或休闲产业),所以在里山倡议的运作下,透过整合与应用相关保育及生态知识,进一步建立城乡的连接;借由乡村的优势,提供生态系统服务给城市,城市则提供人力和财力的支持(如绿色消费、公平贸易),实现城乡共享SEPLs的生态服务功能[19-21]

利用科学共享经济,促进资源拥有者和消费者的融合互助,创造生态服务产业是里山倡议的重要目标,即利用生态网络的方式,根据当地农业环境,连结周边山林的自然资源,整合当地的环境、生态、人文及产业,借以营造生态网络和绿带,并促进农林经济、生态环境和传统文化的永续发展。其次,发展SEPLs的共享经济,使资源拥有者和消费者都能对自然资源有正向利用的态度,利用“里山精神认证”来突显品牌价值,突显“吉哈拉艾”的品牌意象,使得农产品的获益增加,也增强青年返乡的意愿[22]。此外,利用符合里山精神标准的产品,在营销过程中不断强调社区拥有的生物多样性,以及提醒消费者生态保育的重要性[22]

3 结语

里山倡议的发展是以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生产为核心,并非只是关注农村经济、地方扶贫和乡村振兴等问题,也不是要求原住民要回到过去的传统生活,或是盲目追求过往人与自然和谐的存在关系;而是采取因地制宜的方式,发展适合不同SEPLs的创新管理模式,对环境、人文及产业进行重新连接,营造一个以社区为主体的生态网络。目前我国台湾地区鉴于国土资源保育和下个10年的生物多样性目标发展,将里山倡议作为人与自然共存的生态生产符号和农林政策的基础,所以在发展上更应深化地方内部沟通、宣传里山倡议理念、开展持续的互惠和跨域合作(空间、部门、专业)以及融合各地区的总体开发策略等;还可通过共享经济和集成创新的方式,将传统智慧和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优化生态(不影响原有栖地或林木生长状况)、经济(具市场价值的作物)、社会(地方特色及地方共识)的综合发展,从而避免社区林业和林下经济推动时的盲点。

参考文献
[1]
林华庆.人在里山-野生动物就是环境安全指标[EB/OL]. (2012-06) [2019-03-20]. http://info.organic.org.tw/2293/. (0)
[2]
OSUMI K, FUKAMACHI K. Note for thinking about Satoyama[J]. Forest Technology, 2001, 707: 12-15. (0)
[3]
赵荣台. 生物多样性的永续使用与里山倡议[J]. 台湾林业, 2015, 41(1): 19-23. (0)
[4]
UNU-IAS. Satoyama-Satoumi ecosystems and human well-being: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of Japan:summary for decision makers[M]. Tokyo: 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 2010. (0)
[5]
UNU-IAS.Satoyama Initiative: advancing 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for the benefit of biodiversity and human well-being[EB/OL]. (2012) [2019-03-20]. http://satoyama-initiative.org/. (0)
[6]
KURECHI M.Restoring rice paddy wetland environments and the local sustainable society[R]. Miyagi, Japan: Project for Achieving Co-existence of Rice Paddy Agriculture with Waterbirds at Kabukuri-numa, 2011. https://www.zhangqiaokeyan.com/academic-journal-foreign_other_thesis/0204110375546.html (0)
[7]
TANIGAKI T.Efforts of satoyama conservation in Japan[C]//2012互惠互助的自然经营: 里山倡议精神的实践研讨会论文集.中国台北: 台湾行政院农委会林务局, 2012: 12-13. (0)
[8]
林华庆.从里山倡议到国土生态保育绿色网络之建置[C]//屏东科技大学第八届热带林业研讨会论文集.中国台湾屏东: 屏东科技大学, 2017: 3-9. (0)
[9]
李光中. 乡村地景保育的新思维:里山倡议[J]. 台湾林业期刊, 2011, 37(3): 59-64. (0)
[10]
黄裕星. 从混农林业谈台湾特色林下经济[J]. 林业研究专讯, 2018, 25(1): 1-4. (0)
[11]
李光中. 地景尺度着眼的里山倡议与生态农业[J]. 地景保育通讯, 2016, 42: 12-18. (0)
[12]
陈美惠, 林颖桢. 整合协同经营与里山倡议的森林治理:以阿礼与大武部落生态旅游及资源保育为例[J]. 台湾林业科学, 2017, 32(4): 299-316. (0)
[13]
UNU-IAS(n.d.).Satoyama Initiative[EB/OL]. (2011)[2019-06-20]. http://satoyama-initiative.org/. (0)
[14]
夏荣生, 黄群策, 许晓华, 等. 推动台湾里山倡议的策略架构刍议[J]. 台湾林业, 2015, 41(1): 38-45. (0)
[15]
梁嘉桓.里山倡议: 寻找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EB/OL]. (2018)[2019-03-20]. http://satoyama.tw/in-the-mountain-initiative/115-establishing-taiwan-39-s-lee-hill-initiative- partnership-network.html. (0)
[16]
史育祯, 张长义, 蔡博文, 等. 社区林业作为部落自然资源管理之想象:新竹县尖石乡司马库斯部落个案研究[J]. 台湾大学生物资源暨农学院实验林研究报告, 2006, 20(1): 51-64. (0)
[17]
卢道杰, 阙河嘉, 黄书娟, 等. 社区培力与资源保育:我国社区林业政策评析[J]. 台湾政治学刊, 2011, 15(1): 137-204. (0)
[18]
赵敏. 台湾里山倡议下一步-林务局从点至面串联国土绿网[J]. 农业经营, 2017, 67(11): 76-80. (0)
[19]
TAKEUCHI K.Keynote speech on the IPSI Global Conferences[EB/OL]. (2012)[2019-06-20]. http://satoyama-initiative.org/en/category/events/. (0)
[20]
李光中. 归园田居乐自在[J]. 科学发展, 2014(总501): 22-30. (0)
[21]
台湾行政院农业委员会林务局.台湾第四次森林资源调查[EB/OL]. (2015) [2019-06-20]. https://www.forest.gov.tw/0000052. (0)
[22]
环境资讯中心.文化景观的水梯田米粑流保留传统农耕智慧[EB/OL]. (2014)[2019-06-20]. https://e-info.org.tw/node/101019. (0)